南朝民歌


南朝民歌是由乐府机关采集而存的,现大部分收入宋代郭茂倩编《乐府诗集》中《清商曲辞》类。其语言清新秀丽,基调婉约缠绵,表现出南方人细腻微妙的情感。

读曲歌  读曲歌  华山畿(长鸣鸡)  华山畿  华山畿  华山畿(啼相忆)  华山畿  华山畿(相送劳劳渚)  华山畿(夜相思)  华山畿(夜相思)  华山畿(一坐复一起)  欢闻变  长干曲  攀杨枝  青阳度  石城乐  西洲曲  襄阳乐  夜度娘  夜黄  子夜歌  子夜歌(今夕已欢别)  子夜歌  子夜歌  子夜四时歌  子夜四时歌  子夜四时歌  子夜四时歌  子夜四时歌 


读曲歌

逋发不可料,
憔悴为谁睹。
欲知相忆时,
但看裙带缓几许。

读曲歌

打杀长鸣鸡,
弹去乌臼鸟。
愿得连暝不复曙,
一年都一晓。

华山畿(长鸣鸡)

长鸣鸡,
谁知侬念汝,
独向空中啼。

注释:
诗中以鸡啼隐谐啼哭,女子说她因为思念情人,一夜悲啼,直到天明。

华山畿

华山畿!
君既为侬死,
独生为谁施?
欢若见怜时,
棺木为侬开!

华山畿

奈何许!
天下人何限,
慊慊只为汝!

华山畿(啼相忆)

啼相忆,
泪如漏刻水,[1]
昼夜流不息。

注释:
[1]漏刻:古代计时器,又叫壶漏。

华山畿

啼着曙,
泪落枕将浮,
身沉被流去。

华山畿(相送劳劳渚)

相送劳劳渚,
长江不应满,
是侬泪成许。

注释:
劳劳渚:地名,当在建业(今南京)城南,为女子送别情人之地。许:如此,这样。

华山畿(夜相思)

夜相思,
投壶不停箭,[1]
忆欢作娇时。

注释:
[1]投壶:古代游戏,多在宴饮时举行。以箭投入特制的壶,中多者为胜,负者饮酒。

华山畿(夜相思)

夜相思,
风吹窗帘动,
言是所欢来。

注释:
言:谓,以为。

华山畿(一坐复一起)

一坐复一起,
黄昏人定后,
许时不来已。[1]

注释:
[1]许:义同“几许”,几多,多少之意。已:语助词,用法同“矣”。

欢闻变

锲臂饮清血,
牛羊持祭天。
没命成灰土,
终不罢相怜。

长干曲

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遥
妾家扬子住,便弄广陵潮。

攀杨枝

自从别君来,
不复著绫罗。
画眉不注口,
施朱当奈何?

注释:
画眉:语意双关,既是鸟名,又指描画眉毛。
不注口:语意双关,既指画眉鸟鸣叫不止,又指下句的“施朱”,即不涂抹口红。

青阳度

碧玉捣衣砧,
七宝金莲杵。
高举徐徐下,
轻捣只为汝。

石城乐

闻欢远行去,
相送方山亭。
风吹黄檗藩,
恶闻苦篱声。

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西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襄阳乐

女箩自微薄,
寄托长松表。
何惜负霜死,
贵得相缠绕。

夜度娘

夜来冒霜雪,
晨去履风波。
虽得叙微情,
奈侬身苦何!

夜黄

湖中百种鸟,
半雌半是雄。
鸳鸯逐野鸭,
恐畏不成双。

子夜歌

高山种芙蓉,
复经黄檗坞。
果得一莲时,
流离婴辛苦。

子夜歌(今夕已欢别)

今夕已欢别,合会在何时?
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1][2]

注释:
[1]悠然:谐“油燃”。
[2]期:谐“棋”。

子夜歌

始欲识郎时,
两心望如一。
理丝入残机,
何悟不成匹。

子夜歌

夜长不得眠,
明月何灼灼。
想闻欢唤声,
虚应空中诺。

子夜四时歌

春风动春心,
流目瞩山林。
山林多奇采,
阳鸟吐清音。

子夜四时歌

春林花多媚,
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
吹我罗裳开。

子夜四时歌

秋风入窗里,
罗帐起飘扬。
仰头看明月,
寄情千里光。

子夜四时歌

渊冰厚三尺,
素雪覆千里。
我心如松柏,
君情复何似?

子夜四时歌

自从别欢后,
叹音不绝响。
黄檗向春生,
苦心随日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