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诗选


阿坚(1955- ),原名赵世坚,出版有小说与诗合集《正在上道》,长期从事搜集整理当代民谣的工作。

儿子老子(儿歌) 趁钱也趁病 你爸我爸(儿歌) 上帝应该有个哥 天天日出 饿是犯罪 网球 那一片大楼基 手风琴 川天之秋 78年过关 小晨 梦不是你 水火土和风(组诗) 养育 怀念过去也是生活


儿子老子(儿歌)



你爸不爱你的妈
心思只在别家的妈
别家的妈,像你姐
你爸管她叫小姐

你妈流泪你留级
你爸买来大鸭梨
你妈捶他像擂鼓
你爸揍你像揍驴

你妈不跟你爸离
管不了你爸管得了你
放学只许回家玩儿
就怕你去找女孩儿

你的女孩像青蛙
为啥慢慢变蛤蟆
老师告状你告饶
爱顿小打你大嚎


趁钱也趁病



一辈子该生多少病
够活就行
一辈子该挣多少钱
够花就行

满天的钱爱打滚儿
满地的病不打盹儿
挣钱累,花钱累
八宝山的门票渐天儿贵

趁钱的,也趁病
缺钱的,不缺命
老天日月两只眼
照着大官和百姓

钱包阔,去买药
小病专吃大钞票
炕头穷,够睡觉
一个好觉一服药


你爸我爸(儿歌)



我爸臭,你别说
我爸开个大粪车
你爸大官怎么了
大官屎多尿更多
我爸不淘你们家
把你爸淹得像臭虾

我爸瘦,你别笑
我爸从来不吃药
你爸大官怎么了
肚子比官大两道
脑溢血,高血压
你爸脑仁要开花


上帝应该有个哥



猪是最脏,最是健康
人最干净,最爱得病

越洗越脏的是水
越想越近的是鬼

进完了教堂进洞房
盖完了寺院盖医院

人拿自己当要紧
活不够来活上了瘾

阿弥陀佛挺绕舌
是佛还是阿弥陀

老天是爷该娶个老婆
上帝是弟该有个哥哥

没跟神仙握过手
也能活到五十九

去信什么,都是什么
不信什么,不算什么


天天日出



天天日出,天天夜亮
我说不信,能撞不上
我的身子空了
她的肚子大了
正好她没地方再要
正好我没东西再倒

摸摸她的肚子
我说是个儿子
她说女孩就留下
男孩就流走
我说老天给咱块肉
哪能挑肥拣瘦

她说她要卧床保胎
我说孩子不想发呆
孩子正趴在车窗
你就是一个车厢
她问车窗在哪儿
我说是你两眼儿


饿是犯罪



吃了么,没呢
吃了么,吃了
吃了么,快了
吃了么,怎么着

地湿天先湿
问人先问吃
人嘴张天地
饥饱最先知

吃肉的人,不要太肉
吃面的人,不要太面
大师能喝西北风
倒指东南练气功

吃饱无愧
饿是犯罪
犯了第几
破坏自己


网球



飞行的网球,绿色流星
对面的大款一身肥光如月
他夸我喂球喂得舒服
又让我喂他春夜似的情人
她以为大款的朋友也是大款
朝我发出卧室般的微笑
她弯腰拾球若撒娇翘尾
让我舒服得忘了自己穷富
大款说要去谈判不带我去吃了
她问我呼号,给她潇洒写出
却没告诉她那是公共传呼
他们上了轿车,我上了自行
半道饿了,碰见拉面馆
钱只够买西餐的主食和冰棍
拉就拉面吧,真像我满肚柔肠
拉面老板的儿子叮嘱网球拍
喊爹,咋有这么大的苍蝇拍
那小童怯怯地望我像望着猎人


那一片大楼基



那一片大楼基,久无动静
连绵的水泥柱子像一座石林
是我们的乐园、战场和猎场
春打麻雀捉蚂蚱秋天打蛐蛐
那里的虫鸟们没有我们狡猾
弹弓仗,抓特务,常常变成打架
那里的野草乱石沾过我们的血
尤其夜晚月影斑驳风声如老猫
屏息走进练习胆量,不敢咳嗽
一群蝙蝠被我们吓得乱飞
我们靠在柱上大口地轻声喘气
灰白的柱子比圆明园里更多
我问大人这里也着过大火么
大人说苏联人盖完地基就走了
又骂了苏联修正主义了背信弃义
我告诉伙伴们放心地玩吧
苏联人不盖楼了送给咱们玩了
大家嗷嗷欢呼像占领了国家
可一个大孩子说你们就知道玩
大楼都没有了也不心疼吗
他用纸叠了苏联红军船形小帽
开仗时异常勇猛,用土坷垃
打得我们这边德军都快哭了
打到最后我们骂他是修正主义


手风琴



手风琴响起的时候
共青团员们在歌唱
苏联的电影常常这样
森林湖泊,工地或广场
最方便的音乐就是手风琴
那时的周末,我们骑上自行车
带上面包水壶,老式手风琴
仿佛电影里的苏联青年
在郊外林地,吃饱了就唱
把共产主义理想都唱近了
手风琴声竟能那么飘扬
像国旗又像裙子的飘扬
手拉手站成一圈了,男女叉开
跳吧转吧,一个彩色的太阳圈
不问几点,似提前来到了苏联
河水哗哗,谁也不提回家
一支支唱着伏尔加顿河涅瓦河
唱着莫斯科像唱着自己的祖国
那架手风琴永远在伴奏
每人都想上去拉上一段捣密骚
没想到那琴商标是俄语
我们用俄语唱起故乡呵故乡
仿佛共产主义是我们的故乡
仿佛再唱几遍就快唱到了


川天之秋


哥们来信说她自杀三次未遂
现送进精神病院己无危险
说她觉活着没劲不见得是为你
你算了算,她刚离开你半个月
这个身体单纯内心多欲的姑娘
临走时没理你悄悄登上列车
她同学说她来京是为将你一军
看你敢不敢和她痛快恨爱一场
可你对她好而不烈,象剩仆人
奔走在她和另一姑娘之间
她离京后来信说对男人已失望
信中没按许诺把钥匙夹上
那是最后一封信,信就几行
她喜欢变态的舒曼画死的蒙克
投身于死和疯的姑娘是珍贵的
那珍贵属于世界,你失之交臂
你冤成使她失望的最后一块砖
整座大厦在她那儿先倒了
你这最后倒的一块砖承担罪责
若不倒世上还剩一块砖的建筑
一块砖立往也是碑可你委糜了
你成为过她的房间却是大帐房
记得她说,你这伟大虚伪的人
为了轻松爱她,当时你没否认



78年过关



78年四五平反时你也成了英雄
基本算追认,英雄就虚了
政府召你去吃饭,饭前非坐谈
别的英雄比你激动,如返广场
忽被抬举,他们的虚荣深不起
你心里发痒想笑只好多吃猪爪
你的报告是浅灰黯黄的调子
介乎李玉和跟王连举之间
人们听惯高音,你的中音时髦
你虚的荣是一种大荣,很空阔
这种大荣远不是社会和党给的
是你心里的一种气功,合天了
当时在广场你也跟吃错药似的
比疯狗高级,算疯马吧
觉得广场是那么光荣的草原
任青春奔跑嘶呜践踏撂蹶子
但你的神经却悄悄留了根线索
虽是一根,却象灯绳一样
一拉,就提前跑出明亮的包围。
否则你被抓进去很难不当叛徒
那几天惶惶等待备好了牙膏肥皂
成天吃好的,象最后的晚餐
风头一过,你的心依然灰溜溜
正好,灰色的心永在黑自之间



小晨


你又团结了个农村丫头
她老家专出伺候人的天才
你已计划她给你生个两男两女
你可躺在床上抽烟看报打哈欠
等着她抚睡了孩子把浓茶端上
她长得也象东洋旧式妞女
白,眼睛长,步履和话音都小
每次把晾衣绳饭桌弄成风景
然后惭愧地笑笑,牙齿一亮
她不跟你谈文学音乐什么的
也不用夸她啥,拍她一下就行
你的所有虚伪在她那儿没地用
带她下馆子,加同你有四报筷
到了夜里她跟个小青藤似的
可她为何不嫌你又老又穷呢
她说我党你象农村人可不一样
跟她相处比跟城里的省心省事
她拿起你的文章问真能卖钱呀
这要是个大学生不定怎么夸它
偶尔你也想想过去的文化姑娘
你承认自己象个自私的地主
周一到周五活在乡下村姐身边
周未去那个名媛沙龙文一文化
无所谓声张,那村姐体谅你呢


梦不是你



被子是盖在外面的东西
你睡觉时贴身盖的是梦
从你眼帘一下就滑满全身了
一旦盖上你,就觉不出是梦了
单一种你的生活,仿佛模子
却又扣不住你自日的生活
梦是生活反面之说不适合你
那夜你在梦中向枯井深望
越想看清可井底逐渐模糊
你象个编蝠已倒挂在井沿了
井底一股吸劲,你先听见古冬
那声很近,从你额到耳那么远
接着你和梦里的你忽然疼痛
摸摸并底,很凉,摸摸脸很粘
终于想起井壁上可能有灯绳
一拉亮了,井底是房间的地板
镜子里你的脸有处滋润的红
你靠在床上找这梦的原因
你钻过矿洞找到过美丽的石头
曾把头探进一大酒缸舀出缸底
把头探进过小窗,漆黑的芳香
也确实扒这一眼古井向下望过
象扒住一个女人望她的心眼
可这落并梦一下把你摔在梦外


水火土和风(组诗)

月亮


又热又粘的黑暗,更黑
是停滞的风,充满大地
月亮是一枚古老的冰玉
把这一方夜,照出明亮的清凉
这一方月光之外,仍是浊夏
月亮圆而不滚,在天上坚持
夏夜带着大地
正躲开月亮,缓缓远离
光的使用
那道光,刚一出动就到达了
静静停在目的上
有时距离太远
一道光钻行在漫长黑暗
钻行了多深就留下多深的光
光不是无限的长
衰弱起来,仍是笔直的
停陷在泥一般的黑暗中
光收回像发出一样快
那个亮柱一下成了暗洞
又被四周的黑色淹没


风


峡谷无水
是秋天,谷底乱石
这峡谷是满满的,一峡谷的风
风比水快,风比水深
与峡谷一样深,正及山顶
风比水透明,在峡谷中奔流
直到峡谷出口,哗地散了
峡谷外是大平原
那风就像到了大海
在平原上展开


河流


天,贴着河面
河都在低处
向着更低的地方
波浪滚动,碰响了天空
没有风的时候
河水就像流风那样
轻盈地飘行
直到远处,整个地挂在天上
海是地球上最软的地方
那来自远山的液体,由淡变咸


云


云的汹涌,比洪水宏大
清晰,磅礴,却一声不响
使汹涌隐忍
也没有迸出火或光
有时,几团大云搏在一起
互相撕裂,互相契入
似就要发出最大的动静
终于只有柔韧的沉默
当众云从容和缓
这是平静的时分
比沉默更加安宁
静像一个洞
从云乱到云静,越静就越深


流星


天上的星星太多
小的星星不算
除非小星星高速流动
它才成为一个星星
流动的星星扎向大地
发出强光,也照亮自己
像银子那样燃烧
却连一块石头都没留下
大地接到了一撮烟灰
那股光芒,早被黑暗融尽
那块岩岸
一道岩缝,有细泉通过
水磨蚀着岩石,那么软的水
一万年后
那道岩缝没有了
那里有一道峡谷
谷中有河,河水仍然很软
继续磨蚀着大山
再一万年后
峡谷会低,大山会高
那水慢悠悠,柔柔的
发出刀子般的亮光


日光


太阳之火,从上往下烧
在地上的火都是烧向天空
太阳之火不断垂落
一层层烧干波浪
把大海烧得更咸
只有群山不动
保持万年前那场火的姿式
像倚天大火一下被凝住
一座山就是一座静止的火势
等太阳更加接近
群山才会飘动起来
由青色变成红色


沙漠


也是大海,金色的
沙波漠浪,缓缓动作
流得比水更柔
要花几百年,才打到平原之岸
风在沙漠上,发出风的浪声
一边是高山,一边是平原
沙漠离海很远,慢慢接近
海比沙漠更懒,等在原地
为了路过平原
沙漠不懈地朝海行进


雪峰


雪峰在夏季也是雪峰
把所有阳光都反射回去
使太阳更亮
天空像倒置的大海
总也淹没不了太阳
阳光一遍一遍温暖着风
通过雪峰,风又凉了
雪峰坚持着寒冷
最年青的雪峰最冷


养育


你屋里的老鼠爱富不嫌贫
它们偷完富邻回到你这
你扔在炉边什么它们就吃什么
吃不了兜着走,不浪费一粒
你忘了喂食,它们就啃旧书
因为新书的油墨味太恶心
你省一小口,顶它们一大饱
它们住地下室和屋顶
你看不清那些精巧曲折的楼梯
只听见软弱的足音,点点滴滴
它们把你这间当成大会堂
你一放音乐,它们滚着跳着
笑出芝麻粒一样的小牙
可是那只母鼠很久没有下来
它拖着大肚子在梁上散步
那双小眼里满是慈祥
半个月后它下楼带着三只小崽
小崽们晃晃悠悠打量这个世界
一看到你,仿佛看到上帝


怀念过去也是生活


自己缝制棉袄自己发面做馒头
想起姥姥揍我和揉我的手
那时有轨电车比现在飞机可爱
那些冒出咸菜气味的旧照片
像一扇扇小窗,窗外的古代
三十年前的古代啊
仿佛推窗可得,远的反而近

感动于昔日的细节
眯上眼,就能重来一遍
再用一回那位阿姨的上海香皂
再把那根三分冰棍用舌头舔光
在大人舞会的食堂和女孩说话
那时的星星全是仙女的眼睛

怀念过去,这实实在在的生活
仿佛反刍,第一遍是昔日的味道
第二遍才是真正的营养

时间从来就在那呆着,横贯前后
向前用身心,向后只能用心
我们经常返回过去,过一把瘾
却无法赖在那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