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诗选


一首诗 他和我 只有歌声 良伴 隔壁是谁


一首诗


诗应该是能吟诵的
能上口上心
能在饥饿时被大地吸入
并且感到甘甜
诗应该念着念着
就唱起来了
唱着唱着就飞起来了
诗应该有羽毛
用我的心和它的翅膀
使我随时能起身离去

诗使白天明亮
夜晚变黑
有时诗会摘下眼睛
让我佩带
看见另一个自然的天空
我熟悉的人都在飞来飞去
他们的脸上没有痛苦
只有信仰和
雪白的表情

诗应该一碰就发出好听的声音
使漫长的一生变得可以描述
成为可以邮寄的肖像
呈现在宝座前
诗使人感到口渴
诗人额上出色的光环
让人头晕
当他神圣的形象破碎之后
神的脸从后面浮现出来
这就是诗人的一生


他和我


他比在上面时更清瘦
更接近我心的模样
他像是让我明白
憔悴,苦楚,汗如雨下
甚至内心的波动

所有苦难都和这次有关
需要一次真正的泅渡
我走过他的脊背时
听到他的声音

他不沉重也不凄凉
只是痛苦
寂静中我突然心碎
看见他满脸下滴的黄金

我伸手抚摸他的容颜
像大千世界
只剩下我们两个
彼此忘记了自己的日子



要我羡慕一朵花是困难的
我的爱尚未长成它的形状
抑或已因成熟而凋落
有谁看见其中的一幕

爱人都在此刻走过
那天空的表情无可挑剔,但也无法辨别
谁都想在我身边轻歌一曲
皆未成功

我沉重的爱就这样留给了子孙
那伤心一页因此扩大了同情的领域
他们彼此相爱并互相靠近
宛如我的双眼


只有歌声


我被紧绷在那个波纹的中心
从幸福到另一种幸福
究竟有多深
而我高而瘦的眼神
何时是我们紧紧拥抱的
良辰

我的少女和荒芜已久的爱情
缓缓躺下如一把琴身
万物如何在创世之日呈现
琴声和呼吸也照样惊醒

只是我一生热爱的事物
如波纹离我越远,消失
如此广大的幅员
只有歌声始终凝视,渐远


良伴


我高兴时
他比我更喜乐
我悲伤时
他比我更卑微
我蒙羞时
他示我予鞭伤
我痛苦时
他便汗如雨下

这是一位什么人物
用这种方式靠近我
于是连我的饮泣
都有他的模样
我可以先叫他弟兄
然後称他为父

我意识到我们是如此相同
好在他乡重逢


隔壁是谁……


隔壁是谁在拖著锁链
走过来,走过去
锁孔中的灵魂拖曳在墙上

又细又长,在地上
已经有几十年了
已经有几千年了

金属的回声、白云的爱情
河流的母亲
可灵魂非常苍白、消瘦
万千的渴望涌上它的脸

呼喊。隔壁的亲弟兄
我多希望代你而去
让你在地上多出的一日
突然被神的目光凝视……


选自信仰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