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其矫诗选


蔡其矫(1918- ),出版的诗集有《回声集》、《涛声集》、《双虹集》、《福建集》等。

也许 风中玫瑰 在西藏 别样温柔 客家妹子 夜涛 烽火岛


也许


在生活的艰险道路上
我们有如太空中两颗星
沿着各自的轨道运行
却也迎面相逢几回,无言握别几回
没有人知道我们今后的命运如何
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否会相互发现
时间的积雪,并不能冻坏
新生命的嫩芽,
绿色的梦,在每一个生冷的地方
都唤起青春。
在我们脚下,也许藏着长流的泉水
在我们心中,也许点亮不朽的灯
众树都未曾感到
众鸟也茫无所知
在生活中,我永远和你隔离
在灵魂里,我时时喊着你的名字

1974


风中玫瑰

一上,一下,一来,一往。
飞舞的焰火
跃动的霞光。
一道道的浪痕
一条条的虹影。
在狂欢的流泻中闪射。
看不真切的轮廓
无法辨认的眼波。
从中散发捉摸不到的笑声。
一高,一低,一起,一落。

1978


在西藏




洪荒的冰风在蓝天的回旋中怒吼
一切既清晰又朦胧
旷野和陋屋,展露与深藏
雪白与枯黄
大块色彩下蕴含沸腾的热情
熔岩般喷发
如焚的白昼,如炽的炎云
一切高远,一切柔静
生命的悲壮苍凉
因孤寂而变得沉重
命运进入新的夤缘
意识冲出肉体的束缚
飘向非现实的时空
也许这是一度有过的天堂
无边浩瀚的美丽使我迷惘



再也没有什么广袤大地
能有这种想象的自由浩淼
漠漠雪野,山在云下飞转
如梦的轻烟飘过不为人知的荒原
寺庙的金色高墙
印满牦牛足迹的杂花草场
以豪华的寂寞
粗犷的寂寞
向苍穹论证大地的悲伤
灵魂孤独
不可抑制地进入渺茫
苍凉的空旷溶汇我心底
有如命运那样不可抵抗



把意绪投寄无言的寂静
大自然的情人
获得从来没有的满足
心灵进入另一个彻底裸露的自我王国
生活在大地边缘
五彩缤纷的混沌在扩大,飞升,飘逸
诉说人世的无限压抑
自由只能沿着已有的道路
荒漠不可接近
一切旅途都在梦中
那条走过来的漫长道路
只有如雪的沉默到处富余
似乎永世洪荒的独语
已渗入了我的灵魂
成为生活的真正信号



无数的高峰撑起梦境
瀚海一亿金星中窥见女神
风餐露宿的道路
一尺尺侵入冥色
峰顶积雪是发光的忧思
高悬在命运的上空
通过使人憔悴的风尘
无人迹的空旷萌动渴望
大地的哀歌只有象征女性
已从内心苏醒
用最强烈的色彩包容万物
献给无人知晓的寂静
我永远不是单身

1987


别样温柔

  
午夜发光的玫瑰
和金星相交的手臂
把白雪的心
化成春日泉水
  
捧惯鸽子的手
接触轻细
呼气的眩晕
如在梦乡温柔处
  
尚未爆发的火山
不能停泊的湖
接近天使比接近魔
更为障碍所不许
  
生命存在许多神秘
瞬间引导我超越自己
秋天向你说声再见
聚会是为了分离


客家妹子

  
初试新舵的雏鸟
慌乱中如纸鸢斜飞
犹是殷勤笑意
杏子明眸向我举杯
  
浪花磨光的卵石
唇上月亮般光洁
散出槐花清香
秀发向未来飘垂
  
未曾出世的童心
一池春水贮满深情
也许是莲瓣痴痴绽放
也许是早星看望夕阳
  
不使世界寂寞
有你常在的涟漪
不使生活枯燥
有你火焰般水滴


夜涛

  
夜用星束扎起浓黑长发
散落到深沉水里
心头溢满幽暗
忧思不请自来
  
谛听寂静汹涌
心事难以表达
不如以沉默和星说话
  
眼睛印着夜海
有如遥远不可及的悲哀
生命航行在无声世界
  
惟有时发时止的涛声
一次比一次深沉
一次比一次凶猛
敲打心的琴弦
  
也许未说出的东西最真实
不需发音便做同一梦幻
  
美丽慌乱的夜
心扉久闭后敞开
一切虚饰扫净
诉出柔情
以涛声作信使
  
灼灼星芒抚头顶
晚潮安慰被遗弃的心
闪烁一颗颗同情泪
  
夜已到朦胧时刻
空茫的月天更加沉静
灵魂向永生的昏暗飞去
借幻想淡化了痛苦的现时


烽火岛

  
波浪穿着珠色衣衫
时时在海面上舞动
梦中钻石纷飞闪烁
水天一时照成辉煌
  
不经燃烧即无心的热焰
烽火岛举起焚烟的红光
  
四围排列沙滩礁石
海魂在风波上徘徊
如薄雾笼罩的晨星
空中缀满彩色玻璃
  
广阔之爱的无私给予者
烽火岛为你心灵创造美
  
坐观浪峰涛号起伏
回想青春迷惑岐路
心中激荡天体的风
急切盼望未知胜境
  
怀着乡愁到处寻找家园
烽火岛是爱的可靠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