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华诗选


陈克华(1961- )出版的诗集有《骑鲸少年》(1981)、《我捡到一颗头颅》(1986)、《星球记事》(1986)、《与孤独的无尽游戏》(1993)、《我在生命转弯的地方》(1993)、《欠砍头诗》(1995)、《美丽深邃的亚细亚》(1997)等。

事件 美丽深邃的亚细亚 火祭 北回线上 雨中机场 需要


事件


我的出生正是你死亡
但我看见你
走过大山大海走过虚空茫茫大块
然后伸手——我被推出子宫

(我如此看见)
我走下摇篮我也爬出墓地
你背对着我
我说你不必认识我其实你
就是我
虽然

我的帽正是你的鞋
你的腿毛是我繁茂的髭
我的眼镜暗喻着你的脚铐
但我的精液混合有你的经血——

我们以肚脐为圆心旋转着人世之旅
一体却永世不知你是我的背面
你唾手可得的挚爱正是我一再的跌落
你双颊飞扬的桃红是我呼吸里萧索的苍绿,我是
你的第一次手淫呼应着我的初经
我的饥饿源自你无魇的饱足
你在前呼后拥当中遗以我完整的孤独
你胸前飘扬的领巾是我磨损的灰败的袜——我是你
同一棵树上的另一颗果实。
同一道流里的,被遗忘的地下支流
在你涨起的月圆里我正削瘦着自己
我知道我只能在这永世的疑惑中渐渐死去

我将如一般女人一般老去死去当
你捎来一朵蒲公英慰我你看
你说:我们都是生命的种籽而风是业力
落地是机缘我们合当有来世无数个来世……

只是我倦了我真的
倦于再充任彼此立体的影子
“是,”我俯首在因果汹涌的欲望之洋中眺望
那已永远沉落在海底黑暗礁岩里的自己
我伸手捞起但捞不到任何确切不移的记忆我说:
“或也不是,”当你以蝴蝶之姿前来探询我花的前世
那时,我正好已对花季感到厌倦

我想念死亡我说那当如
过去未来间任何一瞬一瞬当中
一切皆已俱足我说:
那时我们或许就不必再如此辛苦背对——

那时你正缓缓转颈

天坼地崩成住坏空
仅仅六亿劫数如风云变幻你正转头

仅仅仅六亿个我无比真实
仅仅六亿个我也无此虚幻
是我,呵你正是我(喜极而泣)
你无声的回声充塞着震动的宇宙
巨大而且钜细靡遗
大千大千你说(我说):真相已永远湮灭
请正面对我
然后说
何不,说:是,或也不是


美丽深邃的亚细亚
——赠郑问


       虽有圣境,莫作圣解;
       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楞严经

一、倒霉王——垃圾

让我参拜你辉煌的下体
一如我是 被你 吸附 的垃圾
千里外的你
不自觉地 吸附了
崎岖坎坷的垃圾的我(不远千里)

我方知我是已被人界摒弃的
经文上无关闳旨的细节 的
旁边的细节
的旁边的细节
(永无止尽)——
甚至不是
于垃圾界称王的
高贵垃圾,美丽垃圾,营养垃圾们

你说这垃圾界与非垃圾界都已在迅速崩坏之中
虽然拥有完美的脊柱与膂力
智能与福报,你依旧无法改变
身为一个倒霉王的命运……
然而倒霉终究是无从抵御的大神力
让幸运远离罢
远离这我一切深爱的颠倒梦想
我就是贪,我就是嗔,我就是痴

吸附我!
倒霉是因,是缘,是宿命是宴飨
是崩坏的基因是
你辉煌的下体永无止尽的细节
是彻底绝望之前的
一次深情 凝望

二、溃烂王——皮肤

溃烂是神性的花
悄悄,第一朵开在你羞怯的鼠蹊
你说,你愿像天上云朵
从此在地上自在飘流
无忧,无涉

不落苦乐,你该是
以溃烂纹身腐水净身的溃烂王罢
你原以为你那身熏着尸臭的风衣
可以驱挡群魔 生死 业力
不招因果

谁知你却悄悄溃烂了,溃烂是
内在的,一直到皮肤开出一朵
璀璨华美的花来——
「溃烂之花呢……」
而你竟是摩诃迦叶的微笑
恒河之水中的无数屎溺残尸
也将比不上这场庄严花事

溃烂罢,这广袤人世三界六道
必然之成之住之坏
之空中你不禁虚无了的虚无地报以微笑

“我不再代替你们溃烂了……众生呵,”
你不禁虚无了的虚无地微笑着了
当花落化为千顷春泥
你广袤丰饶的肉身
或将渐渐泛起了无言的混沌的寂寞沼泽……

三、收妖王——耳垂

我爱上的你那硕大耳垂
想必是你精实肢体结晶所幻生出之肥美果实
值得舌头再三品味

因而舌头也懂得勃起了
因而耳垂也懂得勃起了
你总是理直气壮在人间
吆喝一声:收妖去!

妖气弥漫的鼻头山下
人民世代耕读也不知有道有佛有圣有仙
只是你来因而嘴唇也懂得勃起了
      阴唇也懂得勃起了
妖在哪里?不如问
收的什么妖?不如
问:谁在收妖?
不如问:为什么要去收妖?
不如问
妖是不是妖?

不如不问。
不增不减。
你的垂肩耳垂日夜增长
沉重
慈眉愈见妩媚
善目更添风情
人民汲汲营营也不知有生有死有业有障
妖在哪里?
(不生不灭)
只是手指也懂得勃起了。
只是脚趾也懂得勃起了。
收妖王说一切爱染已臻化境
无处不丹田
这遭百般戏弄依然美绝俊挺的肉身呵……
(这里也是阳具那里也是阳具)
无处不勃起
舌头挟无情口业洗刷过的耳垂

终于听见了一声:
妖在这里。


火祭
——怀念郑南榕


我猜那时岛上
并没有雨季,没有一滴雨
愿意伪装成泪的举止

干燥的空气和泥土
龟裂成大脑的回纹
火,是当下的选择罢
火是可畅饮的酖
也是可止渴的梅,当时

我猜那燃烧的只是想象
是在怯于合眼
的剎那亮起一瞬

未来的风景的选择罢,我猜
必然没有痛也没有喊
静谧的焚烧
历史静静砌高的头颅城墙

火光在地平线上
像被云的手种下
活者赖活,困活,苟活
虚无的炎夏遥远的广场

黝黑的灵在砂地上流动着
多少年前的旧事如咒如符
岛仍在轻微摇动
炎炎夏梦,我猜我轻轻猜

猜着灰黑与血红
那年,都作了沉默的颜色拳头亦都熔化柔软
在空气转为湿凉的那个日子
雨下如泪的舞姿
火烧如盆的定格

我猜,在走过广场的尽头
当时,必然你没有喊也没有痛罢
依旧静谧的岛
其实是
静谧地记得



是第一千次的回顾了。这回我意识到
整数
所蕴含的,结束的意味──
一颗急驰的心所能负载的
便于重新点数的
情绪:一,就是一次相遇
之后的零零零
相继地
把悲哀十倍十倍
扩得极大
极空洞。


北回线上


那是一段长长的,断不去的梦
的旅程。我正要回去
那处盛产山水、大理石
和花莲人的地方

习惯上,会有一位阿美族青年与我同座
他看海,我想着心事
有时我们交换,有时,我们也为彼此守夜──

而终究是如此颠簸的梦境太绵长了
他偶而醒来,不快地
告诉我一个木麻黄的村落
遇见涂着眼膏的少女
口香糖,和吉他歌本
和到处一点点色情的暗示。

我说起发生在火车上,有关加速度的著名实验──
土葬。
一颗良心 
或者一块铅的坠落,更快速接近泥土呢?
石灰岩或者五万呎的人工草皮
观光收入或者生产指数
人口素质或者就业率

他说他不懂物理。那么,
我问他:
在清醒的时候,你比较崇拜烟囱呢,
还是阳具?


雨中机场


I七四七

能不能起飞呢?
铅色的云
正溶化着那架俯地的七四七
一块纯白色庞然固体
文明结晶的糖
我思想的盐粒
雨后


消失不见



II 热气球

能不能降落呢?
膨胀的热气球
一颗高温的果实,投影在群众的广场
却大脑般
浮在思维的高空
停止了
彷佛坚持:
冷了,才停下来。


需要


就在十二月短短的剧寒里
经常感觉得到一种,晶莹剔透
被爱的需要,被
深深拥吻被
撕捉被解剖被刺破被扭曲被吸咐被践踏被分解
被喘息被睡眠
被梦见(被惊醒)
之后,凝望

彼此眼里大片荒芜的绿
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