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诗选


大仙(1959- ),1984年与黑大春等人成立圆明园诗社,著有诗集《再度辉煌》。

工艺品 爱情之夏 假如我们在太阳中升起 丙寅年十月二十二日对弈遇雪 听蝉


工艺品



把我的身体
整齐地叠起来
放进箱子里
锁上
送到行李寄存处
你就走了
很久以后
人们撬开这个没人领的箱子时
发现里面我已经
成为一件漂亮的
工艺品


爱情之夏


你心中最冷的风吹给我
我的火中空落了一场雨
为指向你我的手指不再弯曲
为了你不再等最后一枝爱情玫瑰
夏日午后一只白鸟飞出浓荫
随我而去
为远离你我不再留下声音
请为我而沉默
也为你的孤独再一次无语

你将属于那一片风景
青青蔓草间那一叠露水
一个香气弥漫的名字笼罩四季
灵山妙水为你的永宿之地
在我的上空是双双飞燕
又一只惊鸿失侣于风中

你也许不信我会爱到死前为止
更加不信死后还要爱到底
爱情直到薄薄的一层空气
随手可触是失去你的空空四壁

整个夏季你的明月之夜
有我呼吸中淡淡的一缕
所有花开之日我为谁摘
所有迎送之辰我为谁临
在黎明的淡白色中你将醒来
当你一眼瞥在我的离去之地
如今它已空得落不下脚步
你可举手截住一只回头雁
问一问我下一程的踪迹
千里之外我不会重归于你
当我远离夏季爱情踏上异地


假如我们在太阳中升起


假如我们在太阳中升起
与往事一同漫步
假如我们在爱情的水梦里摇荡
在繁星满天的秋夜赶路

假如我们独请你一人
残留在千日红最后的遗香
假如你挥响山野的风铃
阻止过一九九零年落山的太阳

就请船只,完好的把桨带回岸上
就请时间,为第一片夜色抹上黄金
假如错过日初,就准时守在日落
假如穷尽所爱,仍不过一吻

无数苍白的季节随风飘尽

雨雪打空的双眼,映入春色之心


丙寅年十月二十二日对弈遇雪


三秋无鸟的空林
庭前乱叶自风中而舞
我披褐坐于斗室
手中一杯酽茶吐气如兰

对面那棋友之脸
隐于长袖之后
他于口中念念有词
这声音被钟馨传于千里之外

窗外林中有三声高喊
普天之雪姗姗来临
落于青铜色的枝条上
一具黑石冷如美人

这个下午有始无终
桌上竟有一块空盘
我们的影子闲置于纹枰之上
空手而成一件摆设


听蝉


下午的寂静从林中的空地上漫起来了
这个下午的风在我的掌中一动不动
我默默地和石头坐在一起
四周全是我不同的姿式的影子

这蝉声就在这时候响起了
这蝉声从半空里轻轻落下
轻轻拂响我的影子
我那揣着风的手也张开了
要把这声音合进手掌

这蝉声在我的手心里
通过全身
和我的呼吸同在一个时间里
回到树上
这蝉声浓浓地遮住了我
一遍一遍褪去我身上的颜色
最终透明地映出我来
哦,我已是一个空蝉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