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思诗选


朵思(1939- ),原名周翠卿。出版的诗集有《侧影》、《窗的感觉》、《心痕索骥》、《飞翔咖啡屋》、《梦中音乐会》等,现任世界艺术走廊网站顾问、创世纪诗社成员。

达拉斯遇雪 沼泽 我的梦偎着母亲的容颜 不停的旅人 (湖岩礁)湖下地行船 在忧郁空旷的房间 我来到萨尔兹堡 我的床流淌着无数急湍的瀑布 许愿池 印象 达拉斯冬日黄昏 幻听者之歌 嘉义共和路印象 精神症医病关系 蒙马特区的邂逅 心灵映象 雪之晨


达拉斯遇雪


所有的雪急速的和耳朵摩擦
说悄悄话:
是该回家了

茄克冻得脸色苍白
鞋带和鞋底交换不安的眼神
黑鸟群体飞离树枝
让天空被点缀得非常灿烂的魅力
减去一大半
 
雪在那里和车棚、屋顶、草坪不停的交谈
只见一只狼狗穿著绵厚的背心
一步步踩出楼梯台阶打滑的脚印
要出来和雪一起蹓跶

 
《台湾日报》


沼泽


浑黄的诱魅,蓄养着无数的细菌,那是鳄鱼、蟒蛇、蜥蜴、荷花、布袋莲...以及所有爱好此类生物链流连忘返的乐园。
 
死囚的噩梦,是一只奋力伸向天空向神乞求沉没前坚持心愿的手,上上下下,抓着虚、抓着空、抓着无...
 
阳光依旧灿烂或暗沉,沼泽依旧蓄养无限生机或吞噬许多生机。


我的梦偎着母亲的容颜


我抱着她走进电梯,紧靠在我手腕上的身体轻软如绵,她需要一张床休息。

容颜疲倦而又枯槁,是被糖尿病长期折腾的效应,那症状,已在她体内不断不断蜿蜒。

当我和她单独占据着一个偌大房间,我明明看到她弓曲身体躺陷在床上,可是,我走过去,却蓦然发现母亲已经没有躯体。


不停的旅人

仿佛闻到甘草的味道,其实是一批人在一部巴士上车、下车;接着,又是另一批人在另一部巴士下车、上车;不停转换的生命轮轴,是旋转木马上模糊的脸。

重复的走动在同样的定点,说着仿佛是一致的口白,哼着打开僵局时唱着的类似的歌曲,以及夜游酒精累积的胃溃疡越来越严重的穿孔。

日出、日落是广告上愚昧呆滞的按序排列,他背对自己、面对游客、拥抱生活。


(湖岩礁)湖下地行船


地下三层的礁岩石洞
坦然洞开阴暗鬼魅的诱惑
层层台阶,密密编织
走向地狱搭上停岸船只的探幽心境
其实,这短短旅程
祇是通过时光隧道
地下希特勒打造飞机的方场
竟比美洞窟边缘突然出现的一朵塑料花
梦幻,几乎都在遥呼维也纳森林景观
其实,最纯粹的黑暗
更纯粹的,则是忘掉它正划行在想象
的拆卸和拼装


注:地下湖为维也纳一景,石窟地下三层,为二次大战希特勒打造飞机零件之处,再经由一通天大洞运出,拼装。


在忧郁空旷的房间

在忧郁空旷的房间,置放许多自己的冥想,有一列执行死刑的队伍在墙上站立,猎犬在相思树林的某个领域之内、之外穿梭,网络的郊野,萤火虫闪闪烁烁,在想象所能到达的距离。

是突来的风雨爆破了空旷的房间,他想象落叶一样飘,最好,飘到自己的童年。


人间八十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我来到萨尔兹堡


五月的阳光,蔼蔼的罩在
残雪犹存的阿尔卑斯山起伏的丘陵
最迷人的诠释是
它是莫扎特的故乡
我穿戴印有莫扎特字样的T恤和帽子
在那条热闹的街留影
Y,你来过时,无我
我也来到,无你
但莫氏谱写的旋律
却一直串连我们共同的想象


自由八七年五月二十七日~


我的床流淌着无数急湍的瀑布


当右侧睡姿压住潜意识的思念,取代左耳侧睡脑鸣的三更,这时,窗外的月光露现完整绵静的属性。

我的床,浩浩瀚瀚,开始淌流着无数急湍的瀑布,而每一座瀑布都悬挂一个名字,每一支水流都分别记录一段锁住的往事。


人间八十八年二月二十二日~


许愿池 印象

 
电影「罗马假期」的背景和美满结局
给幸福喷泉做了人向往之的活广告?
其实是贝里尼的艺术雕塑
才使半椭圆形的大水池栩栩如生活在游客心中
海神奈普顿立在马车上
左右侧女神「富裕」和「健康」
以及那座双乳涌出泉水的女神
一致占据庞大的假山
泉水由上经两级白石盆
再涓流四处缯棱不规则的石沿
倾泻而下
游客们大都随俗把硬币从右手往左肩掷去
许愿:身体健康,爱情顺利,重逢罗马,...


八十七年八月八日~


达拉斯冬日黄昏


路上走着激动得几乎能渗透隔世思维的风
天空飘着丢弃现实和宇宙乡愁的雪

零下三度 刀样的黄昏
仰望的屋脊
和抓紧岁月的树木
在苍然中
散发
孤独的光

86. 3.17


幻听者之歌


我听到刺鸟复活扑翅的声音
听到门把旋转古董倾斜花香推开枝梗
泥土远离根叶鸟翼停泊悬崖游鱼歇于行云
以及船只被波浪抓住拖曳回航的声音
我听到鞋子被门阶弹打
没有拿起的话筒发出欢呼,以及
兴奋的栏杆和盆栽和铝门混音合唱
医生说我预备出走的听觉,正在蜕化


嘉义共和路印象


追逐雨的行踪。离乡而后返乡
竟直如陷入陌生城市
踩下去的脚步
每一步却又都踩到过去每一个消逝的黄昏

只是,我找不到战栗我童年的鸽笼
找不到穿越屋顶仰望天空祈祷的槟榔树
找不到依偎岁月款摆的甘蔗园
也找不到稻穗抚吻土地的原始声浪
更且,找不到所谓共和
其实无所谓共和不共和的存在印象

但,我的眼睛已经找到
九重葛斜斜将记忆盖住的那面墙
一个孩站在更远的记忆角落
──成仁街被烧夷弹炸毁的瓦砾废墟
我找到撕裂自己皮肤的暴烈脾气
对照着,沐浴晨昏的路灯
它似曾相识的照耀
那一扇扇亲切却又完全陌生的门扉

86.3.29


精神症医病关系


病:我舒展我的心我的脑我的叶我的根
  请翻译我的退行、轻抚我的创伤

医:我正以我的口语带领你进入最初口腔期
  以非动力学方式
  着手减轻你对自己和社会的敌意

病:我非常努力要离开记忆中成功固着点的依附
  我抗拒内部对话的消极习惯

医:你自己充满可能性的潜意识罪恶感中
  理性宣泄和领悟
  你已欢欢喜喜结束心里的忿恨
  并且从自己塑造的法相中走出

86. 3. 6


蒙马特区的邂逅


在蒙马特区
一个黑妞向我走来
入夜街道铺设起单一暗沈诱魅的灯光里
她黑色的衣衫抖抖震颤
十分熟悉似又不甚熟悉的都市风情

我迎她目眩混乱的歪斜脚步
她的瞳孔却漾荡“红磨坊”的肉林喧哗
更以河水般的目光
泫然漫过我触及记忆某处的疼痛
艺术市集和圣心堂即时反射塞纳河纯洁的倒影

虚拟迷幻的情境
谁邂逅了谁云絮般变化的不可饶恕的
某种角落?

注:蒙马特区为巴黎艺术市集之地,更有拜占
庭风格圣心堂和“红磨坊”夜总会,探访是夜
,遇一嗑药黑妞,而成此诗。


心灵映象


  1

震耳是机翼掠过耳涡的冲撞
石头静立,聆听温暖的回答
阳光,影影绰绰照射我的皮肤
我的毛细孔流出一种语言
是一种被淋湿的更具体的爱

  2

携我走进猫的浮雕厅堂
凹陷的火星平原
留宿一生鲜活的灾难
最前置的执着
是:只委身于一朵火光

  3

占领你的灵魂
是新颖而不可饶恕的欲望
火焰在玫瑰花的脸中燃烧
陨石则堆砌在遥远的溪涧、山谷

85.12.14


雪之晨


黏满雪花的车窗间隙景观
出现:一部部蠕行霜白的车辆
一座座被静谧覆盖的塔型雪屋
以及绿白相间互相问候的列立树
它们一致标显圣诞节后必然的冬季气氛

雪,孕藏一年三季智慧与成熟的结晶
打滑的车辆则显示:积雪的开始
即是易碎、易滑倒挫伤锻链的启蒙
融雪,则是告诉我们
忘掉一个人、一件事的最方式

当雪在台阶外堆砌回家的路
能够记起的
或许只是一只松鼠在树干间跳跃的
某一个不相干的晴冷的早晨


选自世界艺术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