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诗选

方思(1925- )本名黄时枢,出版诗集有《时间》、《夜》、《竖琴与长笛》和译诗集里尔克之《时间的书》等。五十年代后期业已搁笔。

声音 春醒 仙人掌 夜歌 黑色 你我 竖琴与长笛(节选)



声音


夜渐渐地冷了,我犹对灯独坐
冬夜读书,忍对一天地间的黑暗
仅仅隔一层窗,薄薄的纸
我犹挑灯夜读,忍受一身寒意
每一个字是概念,每一句子是命题
是力量,是行动,是一个生生不息的字宙
有热,有光
在沉寂如死的夜心,我听到一个声音
呼唤我的名字:我欲
推窗出去



春醒


十年,在冰冻的世界内
我睡着,锁满心的渴望于我的体内
我身躯是绝缘体,我心在严寒内炽热
外边蛛网重织,草莽丛生

迷朦中我听见轻轻步声
而又聆闻鸟啭连连,以及,缓缓地
花瓣启放,突然我自梦中惊醒
一只柔软的手抚探我心,送暖嘘寒
是你的气息,你低声唤我:
大地业已回春!



仙人掌


爱你
就如以整个的沙漠
爱一株仙人掌
集中所有的水分于一点
而贯注所有的热与光
阳光所曾普照的,骤雨所曾滋泽的
爱你
以这样的热诚,这样的专一,这样的真

自大地之心,爱,自心底吸收
汇集、凝聚、注于一点
在这茫茫的沙漠
沙粒似红尘,似香烬,似将扬之于海的骨灰
在这茫茫的沙漠之中
滋养,培植,一株仙人掌
以阳光雨露的结晶,以爱你的心

亢旱的时候
你依然充满水分
你的身躯丰盈,呈现青春的绿色
对我,你是永恒的食粮
心与身所一向渴慕的
当惠风轻拂,春意盎然
你开放诱人的花,微启你的花瓣
对我,你是唯一的装饰,不,唯一的美
在这茫茫的沙漠之上

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在整体的生命中
都是一种幸福
在你的荫影下我将安息
我愿意长卧于你阴凉的触抚中
安静宁谧,稳然泰然的,你在这里
酷热炎暑的天气
你安抚我的神经,抚我入睡
而当黑夜来临
你的气息却是温暖的
如爱的低语
如冰融的早春,爱,就是生命本身!

啊,倘若我死亡
我愿化为沙漠
啊,倘若我死亡
我愿化为沙漠
让我拥抱你,你丰盈的多水分的软而安稳的躯体
而让我的心底植你深深的根
我愿为你的椅垫,你的卧床

开罢,你诱人的微启的花
静静地呈现你青春的绿色罢
我将支持你,滋养你,以心底一切
阳光所曾普照的,骤雨所曾滋泽的
我将吸收,汇集,凝聚,而贯注于你
以我的爱心
这样的热诚,这样的专一,这样的真


夜歌


夜性急地落下来了
你不要唱哀悼的歌

你只有一个形态
却有无数的影子
夜揉皱了山的衣裙,舒展了树的手臂
融和了水与雾,平匀了湖与土丘
夜落下来了,那么
到夜之寂,夜之深沉,当有声音升起
从静之中央,那时便没有光,没有影子
你的形态便是我的心

让夜过早地落下来罢
我不要再见你.你的影子
无所不在的,处处引我悲歌的
我要拥抱你,与你合而为一
我的心就拥抱你
拥抱这深沉的寂静,拥抱这响彻
我的全心灵的,啊,宁谧的,幸福的,生命本身的声音
当夜落下来了,淹没了一切崇高的卑微的,远的近的

在黑暗之黑暗,寂静之寂静的
外界
不要唱哀悼的歇


黑色


在黑色的荫影中看自己的影予
荫影轻摆于黑色的水中
这样看自己的影子是足够的清楚
这是好的,我是千年炽火凝成的一颗黑水晶


你我


爱,何必让人知道呢
倘若我竟然站在这里,凝视一株树的伸展枝叶
呼吸这馥郁的气息,吐纳天地间的——
啊,爱,何必多所言说呢
即使我站在这里,永在这里,我亦化成一株树

那么,我将亦伸展枝叶,就象我此刻拥抱你
触抚你的身躯,呼吸你温暖的幽芳
我将顶天立地,我便是天地间的,你亦是的,生命


竖琴与长笛(节选)


一圈圈波浪,涟漪盈漾
一圈圈波浪由击破水心而来
仙女投莲花于海上,一朵又一朵
花开花落而结实,是树,即成荫,
是砖,细致结实的砖,即成屋字,
即成别庄:是柔美的少女在弹琴
长长的琴,长长的发,长长的回音
长长的波浪,一层层来,去,又来
温煦的笑姿,象十二月初的充温情谊的夜

来罢,来到我身旁,依山偎海
来罢,我是山,我是海,我是你要的一切
我依偎着你,你就回到古昔的梦

这是一个关住的梦,关在心的深处,不让外人知悉
关在古昔的岩石间.传自久远,永恒长在
关在波浪,声音,浅笑,长发,情谊之间
笑貌、语音,带着海浪拍岸的声息.都在回响
回响.回响,成长为轮廓分明的突出的岩石
我发现我在一座岛上,以回响为范围
我欲久居

看似岩石般冷峻的但热情在内心似火山的熔浆的
古典的美、人情的世界,这是永恒的故乡

来罢,来罢,来到我身旁,依山偎海
——来,我来到你身旁,你是山,你是海……
依偎着你,我知道这不是梦,这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