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乃超诗选


冯乃超(1901-1983),创造社后期重要成员,出版的诗集有《红纱灯》(1928)。

消沉的古伽蓝 红纱灯 残烛 外白渡桥


消沉的古伽蓝




树林的幽语,嗡嗡;
暮霭的氛氲,朦胧;
远寺的古塔,峙空;
沉潜的残照,暗红;
飘零的游心,哀痛;
片片的乡愁,晚钟。



消沉的情绪,苍苍;
天空的美丽,凄怆;
祷堂的幽寂,渺茫;
黄昏的气息,颓唐;
万籁的律动,衰亡;
消沉的古寺,深藏。



万古的飞翔,沉沦;
夜静的信仰,身殉;
无言的缄默,巡逡;
苍茫的怀古,无尽;
传奇的情热,灰烬;
墓坟的纪念,青春。


红纱灯


森严的黑暗的深奥的深奥的殿堂中央
红纱的古灯微明地玲珑地点在午夜
之心。

苦恼的沉默呻吟在夜影的睡眠之中
我听得魑魅魍魉的跫声舞蹈在半空

乌云丛簇地丛簇地盖着蛋白色的月亮
白练满河流若伏在夜边的裸体的尸体僵

红纱的古灯缓缓地渐渐地放大了
光晕
森严的黑暗的殿堂撒满了庄重的
黄金

愁寂地静悄地黑衣的尼姑踱过了长廊
一步一声怎的悠久又怎的消灭无踪

我看见在森严的黑暗的殿堂的神龛
明灭的惝恍地一盏红纱的灯光颤动


残烛


追求柔魅的死底陶醉
飞蛾扑向残烛的焰心
我看着奄奄垂灭的烛火
迫寻过去的褪色欢忻

焰光的背后有朦胧的情爱
焰光的核心有青色的悲哀
我愿效灯蛾的无智
委身作情热火化的尘埃

烛心的情热尽管燃
丝丝的泪绳任它缠
当我的身心疲瘁后
空台残柱缭绕着迷离的梦烟

我看着奄奄垂灭的烛火
梦幻的圆晕罩着金光的疲怠
焰光的背后有朦胧的情爱
焰光的核心有青色的悲哀


外白渡桥


钢铁的骨骼构成现代的体躯,
钢铁的精神提供我们的武器。
看吧,帝国主义的哨兵矗立若铜像,
守护着国际市场的人类屠杀的废墟。

我们有我们的悲哀、愤怒,和对于
人类的理想,
他们的皇帝,总统,独裁者不外是
矗立的铜像,
看吧,滔滔流去的永恒不息的黑色
的流水,
历史为潮流终竟要冲破他们压迫的防障。

这是历史的潮流,从中国心脏涌进
的悲哀的潮流,
现在得了钢铁般的现代精神的启诱,
桥下的有力的呼声哟,沉潜的原动力哟,
太平洋的中心正在酝酿着世界的同
胞最后的战斗!

钢铁的骨骼构成现代的体躯,
钢铁的精神提供我们的武器。
沉潜的原动力哟,奔流,不息地奔流,
排去社会的不合理的多年壅积起来
的体垢!

太阳虽然闪烁着荣华的光芒,
上海的埠头染着民族的悲哀的苍黄。
听吧,生活被破坏的黄浦江头苦力
的叫号,
他们是背负人类的十字架的伟大的人豪。

极度的疲劳不能永远麻痹他们的感觉,
今日的忍从,忍耐构成明日的钢铁
的体格;
极度的悲哀不能永远破坏他们的人心,
今日的憎恶,愤怒构成明日的钢铁
的精神。

铁筋铁骨的架在黄浦江头的外白渡桥,
颓废地横在濛漠苍黄的夕阳的反照,
太阳是给他们落的;黄昏是给他们
来的。
汽笛的悲鸣迷茫的暮影中给他们哄笑。

我们的希望,我们的希望是日出的阳光,
这不是,这不是倏忽掩映的金色波浪,
这不是,这不是薄暗糊模的神秘的光芒,
它是确凿的必然的给我们来的阳光。

1928年6月2日

选自《中国新诗库第一辑——冯乃超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