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管诗选

管管(1929- ),出版的诗集有《荒芜之脸》、《管管诗选》等。

邋遢自述 把萤抹在脸上的家伙 弟弟之国 空原上之小树呀


邋遢自述


小班一年中班一年大班一年
国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硕士二年博士二年
还好,俺统统都没念完
五次恋爱,二个情人,一个妻子,三个儿女
几个仇人,二三知已,数家亲戚。
当兵几年,吃粮几年,就是没有作战。
在人生的战场上,曾经小胜数次,免战牌也挂了若干
一领长衫,几件西服,还有几条牛仔裤
一斗烟,两杯茶,三碗饭,一张木床,天生吃素。
不打牌,不下棋,几本破书躺在枕头边装糊涂
几场虚惊,几场变故,小病数场挨过去。
坐在夕阳里抱着膝盖费思量

这是六十年的岁月么
就换来这一本烂账
嗨!说热闹又他娘的荒唐
说是荒唐,又他妈的辉煌
回头看看那一大堆未完的文章,荒唐,荒唐里的辉煌
挂在墙上那一把剑也被晚风吹的晃荡
这就像吾手里这杯冲过五六次以上的茶一样
不过,如果可以,俺倒想再沏一杯尝尝
管他荒唐不荒唐。甚至辉煌。


把萤抹在脸上的家伙


  一匹狗子正在咬著海咬著黄昏
  八点整那个刚接哨兵的家伙 眼看著海把黄黄昏的红绣花鞋给偷去啦 眼看著狗子们
把海的裙子给撕碎啦 这家伙 也不鸣枪 也不报告排长 只管把一朵野菊插在枪管上欣
赏 还说这就是那个女人 且一个劲儿的歌唱小调 小妈妈吾真勇健

  烽花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

  他哪会知道 黄昏找不到鞋子回不了家 海穿著破裙子躺在沙滩上一个劲儿的哭泣 
而狗子在咬著一个照明弹 她相信这一定是一个堕落的太阳 他也该相信是一颗堕落的
太阳 这家伙吾看著就不顺眼
  一枚炮弹出口了 夜睁开了一个大眼睛 夜放牧著一群老鼠 月放牧著一群飞鱼 在
海上的那群飞鱼 那家伙正捉著一些萤火虫一个劲儿的往脸上抹 说 他也满脸挂了星星
 就因为一个理由 他拿著枪拚命射杀星星 因为耗子咬坏了枪的脚 因为猎户星来偷吃
他的兔子 偷吃他的高粱酒 但排长说这都不是理由 这家伙排长就是看著不顺眼 他明
天又要去买票 又要去喝酒

  注:「买票」即海明威的战地春梦的书中「玫瑰别墅」之另一个名字也。也就是「军
中乐园」。


弟弟之国

  他来了,他是只带著玻璃牙齿的狼,他在小圆盒里吃著时间。A。卜绿冬(Andre Breton)


    1

  (一个披著雨衣的青年兵士在读著一张张碑文)

  那个弟弟把吾的年轮美了一圈又一圈;用玻璃眼球弹了吾一圈又一圈,弹出一些青春
残酷的故事来,弹落一些青青发涩的星·星

  (城外,春。梨花正一页祭文一页祭文的随风漂泊,漂泊,一圈又一圈美丽的漩涡;
漂泊著那麽一种乡愁)
  啊!黛玉。黛玉。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千古风流人物

  (您那张贴满青苔的脸,雕满甲骨的脸,结满绳索的脸,弟弟压根儿不稀罕)

  陀螺的脸被一鞭一鞭的抽著;漂泊·漂泊;像一笔一笔的颜真卿;您是只断了线的风
筝;漂泊·漂泊;漂泊著那麽一种乡愁。

  (您的脸贴满一份份的新闻纸。贴满一张张的告示。爬满一只只急燥的蚂蚁)

  那个弟弟用铁环筑起圆圆的城,根本不让您进去,您的胡子就配扫地。
  (一个披著雨衣的青年兵士在读著一座座碑文)

    2

  问您眼睛间柔柔的羽毛扇
  可扇走我满脸的枯叶否


  一九六三


空原上之小树呀


    之一

  每当吾看见那种远远的天边的空原上
  在风中
  在日落中
  站著
  几株
  瘦瘦的
  小树
  吾就恨不得马上跑到那几株小树站的地方
  望
  虽然
  在那几株小树站的地方吾又会看见远远的天边上的空原上
  在风中
  在日落中
  站著
  几株
  瘦瘦的
  小树

  虽然
  吾恨不得马上跑上去
  虽然

  虽然
  那另一个远远的天边的空原上
  也许是
  一座
  塔

  虽然
  那人
  越跑
  越小

  像一只星

    之二

  每当我看见那种远远的天边的空原上
  在风中
  在日落中
  站著
  几株
  瘦瘦的
  小树
  吾就恨不得马上跑上去
  与小树们
  站在
  一起

  像一匹马
  或者
  与小树们
  站在一起

  哭泣


选自红叶诗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