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马诗选

回答 花园的墙 雪山的标题下 露宿草原 大雨 光和影的剪辑:大地湾遗址 雪水歌 白杨树 阳关。我捡到一枚汉代五株钱


回答


蛙声
像是春天连衣裙上的碎花
花开花落即衣裙委地
而你无视月亮
一只遮挡时间性别的慌乱的手?
——我是盲目的园丁
用缓慢流出眼眶的沥青
浇灌背后红花中唯一的白花

1999.4.


花园的墙


蝙蝠乱飞的黄昏
我秉承花园里一棵古树的旨意
把那个因怀孕而被处死的年轻姑娘的尸体
不从大门,从花园的墙上凿开的一个洞中
运往外面的黑夜
丁香花的芳香一阵阵飘向洞外
仿佛春天给死亡的陪嫁

1999.4



雪山的标题下


像是一个紧张的疑问句
那只追逐飞雪的小鹿突然停住
回头张望

谁是艰难移上地平线的行者
谁来显示大地纸张的页码

哦,这蛮荒的一页
老鹰的掠影
一块黑色的橡皮
正不分对错地
擦着什么

1999.6.19



露宿草原


挤在一起睡觉的羊儿
多少滴颤动的露水
独擎于十月的杯中

月亮
用那只银碗
把自己端到了什么地方

我只祈求:
眼前
看不见也摸不着的
黑牛毛帐房里
有个野草染红指甲的牧羊女
我祈求:

剪一片火
施舍给流浪异乡
经过她睡梦和羊群的人

——因为温暖让我比任何人醒得更早
让我感激
让我用朝霞一样鲜润的嘴唇
对周围的陌生事物
一一问安

1999.6.19


大雨


森林藏好野兽
木头藏好火
粮食藏好力气
门藏好我
闪电
为啥藏不好美丽而痛苦的脸

大雨半夜敲门
大雨要我泼出灯光
给你腾个藏身的地方

1999.6.20


光和影的剪辑:大地湾遗址

1
嗨,目光忧郁的野兽
不要觊觎人类睡梦中的谷物

在黑夜的树枝上
一只鸱枭
一个移动世界平衡的砝码
它无法移动守卫在梦的入口处的
那一堆熊熊的大火

2
飞鸟的手
寒风的针尖上积攒着火

云彩斑斓能缝
兽皮美丽当衣

……哦,如此古老旷远的的黄昏
假如
连思维也已丧失
还有落日如妻陪伴着我

3
一只盛满水的尖底陶瓶
一个承受着阳光击打的怀孕的女人

幸福碎裂的陶片
使她蹲在地上也无法收拾自己

但是,那并不流失的水瞪大眼睛看着我
——水保持了陶瓶本来的形状和一个婴儿天真的神态

4
那些不停呻唤着的蛐蛐
像是被时间之犁犁掉的先民的手指
把泥土一次次攥出血来

高粱红了
我的高粱在夜的火塘里红着的时候
眉毛挂霜的灵魂们,请伸出无手之手烤烤1999年秋天的火吧

5
耳朵随大雁高飞远走的大地湾
你的指甲缝里八千年以前的黍
听见我的嘴唇发出泥土对种子的请求了吗

6
结绳记事:石斧遇见青柴闪电插入小路

让我用一场大雨
爱你浑身美丽的血珠
走在路上的花椒树
让我还用同样的一场大雨
描述你流动着青春色彩的曲线

7
大地湾
渭河的胳臂一弯
揽一对儿女入怀
——玉米长高了
日光变黑了

一只落寞的乌鸦
你有黑夜疼爱
但黑夜的爱太深
你飞回历史的路太漫长

落日是飞累的你吐出的一口鲜血
溅在今天的鞋上

8
大地湾之夜
长发披肩的幽灵
怀抱着自己的白骨往火里添柴

火苗静静注视
那亲近温暖的幽灵
如何阻止冰雪的膝盖融化
滴水

水啊水
青草喉咙里
快要喊出的花

9
大地湾的风
我的身体里除了积雪
就是骨头

我的咯吧乱响的骨头
我的歪斜了但没有坍塌的茅草屋
大红的月亮是我外逃的心

虽然言辞犀利
大地湾的风
你却没有理由说服我不怀疑一切
我甚至已经构成了对自身的严重威胁

10
大地湾遗址。站在
能照出人影的七、八千年前的水泥地面上
我恍惚觉得一个带着野猪獠牙项链的男子
从地下缓缓起身——回到我,又穿过我身体
向着发情的雄狮注视着泉水中茫然之脸久久不肯离开的密林
走去……

我想招他回来而未能如愿举起的手
几乎是被忘了的一对石斧
此刻
正砍伐着我担心的心

11
星宿遍野的时代
正是展示个性的时代

我们卑微
我们诚惶诚恐退至大地湾的低洼处
倾听星宿们舌生莲花的神秘预言
或者是我们的灭顶之灾

——对于一颗不能焚烧黑暗就自焚的星宿
我们束手无策
而对于所有星宿的集体自杀
我们同样只能瞪大惊恐而绝望的眼睛
我们不会照顾死亡
却只关心着我们卑微的生命如何能够延续

1999.9.7~15


雪水歌


雪水呵
曾是焉支花涂抹胭脂时的镜子
曾是乳房的偶像
青稞的腰带
男人和女人相互缠绕于黑夜的手臂
曾是一串跑动起来就哗哗乱响的铜铁兽骨零碎饰物
曾是绕过篝火熏黑的牛皮帐篷跑向天边的一支牧歌
曾是牛羊含盐的眼瞳含满感激……

雪水漂来落花
但不要送来刀剑
带走了我的春天和夏天
但请留下
回忆的月亮

1999.9.25


白杨树


白杨树
村庄宁静的女儿
月光的姊妹

白天姓白
黑夜还叫白杨

白杨配黑马
我鞍前是路 路像开弓没有回头的箭
马后
越来越远
站着
你美丽又凄凉的名字

一朵乌云擦不掉的名字
一条小溪
日夜不停挂在嘴边的名字

白天姓白
黑夜你还叫白杨

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白杨悲风

把你吹到我怀里
风把一对忽闪的大眼睛刻在我心上

1999.9.24—9.28


阳关。我捡到一枚汉代五株钱


瀚海的月亮
真的太寂寞了
换一只黄泥埙吹给她听呢
还是买上半碗浊酒挡寒

一枚小钱
那锈在上面的戍卒的指纹
汉代掂量到现代
轻 把我掂量到重

1999.10.20


选自《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