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诗选


虹影(1962- ),著有三部诗集。

形象 发现 琴声 回忆之灰 居住地 轮盘赌 镜子 温柔 小偷 黑蜘蛛 三洞 仪式如此开始 燕子式的垫上运动 戏剧 相遇 木刻 八月 乡村音乐会 灯节


形象


我征服的山峰
记录浮云
古堡上空,群山莽然升起
再次成为一个运动

我的手捧起水和树叶 漏下
一支曲子,作为可能的证据

1990


发现


发现她是一张纸,唯一紫红的纸
眼睛贴到纸上
像无数闪亮的球
弄散梳妆台的线条

从纸背的弧度开始
她被反卷,像一根古怪的舌头

她寻觅已久的声音
锯齿一样尖利,割向那张纸

1991


琴声


我藏起来的木板 搁置过一颗冰凉的
头颅 一个我深爱过的罪人
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谈论
我从来都爱不该爱的人
或许说 从来都原谅他们

我坐在石尖上直到天明
厌恶椅子和另一个人的膝
我坐在石尖上难忍地等你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
你说女人就得这样

我插在你身上的玫瑰
可以是我的未来 可以是这个夜晚
可以是一个日新月异的嘴唇或其它器官
它甚至可以是整个世界

我要的就是整个世界 一片黑色
可以折叠起来
像我的瞳孔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

1990


回忆之灰


缓步而行的思想,比西海岸快八个小时
此时这硬朗的心脏
走上走下,楼台开着贞洁的花

这就是她,白天重复夜里的旅行
而青铜刀跟了上来


居住地


我愿意你对我喋喋不休,把我看成从荒原里
回来的有着宽阔翅膀的鸟,欲望高涨
颜色新鲜,沉静,引起你的注意
或许,这就是爱情一直未征服
我的原因

二月风中装作乖顺的鸟,比树皮黝黑
眼睛纯净,让你站在爱情的对面

太阳下山了
你听见过的歌声隐隐约约
电话,把一位陌生人带到
一些相互磨损毁坏的容貌前,对一片葱绿的水草
指指点点,仿佛我从未爱过玫瑰

也从未被人爱过
我不敢回头,用不了多少年
灾难的黑纱巾必然悄声坠地,变得难以
辨认,被你和我的欢乐替代


轮盘赌


涂改么?她离去时不也那样
一座城摊开在桌面上,指头相接
快过一条蛇迅猛的滑行。赌盘上封的爵士
像梦中的王子,常常和她一同回到家

在楼梯响起一片低沉的跑动声时,她即刻打开窗
跳下去。空屋也是一个证据
和清白关系不大,与情感也遥远
屋子的气味越出街巷,令人晕旋,迷醉

一小时,然后一个半小时
电灯亮了。嘿,这个角落
已如空壳在慢慢飘出城市的边缘,变为晨雾
多妙呵,我的敌手!往城市上
使劲加码,她朝自己拍了拍

想笑,手掌却朝桌子劈了下去
来来,抓住那条细弱的蛇
滑向这儿,抛起我的心——滚动


镜子


一个影子向著我移动,我不认识他
我倾听钟声

幻想这个人是你

他在十步远的楼房窥探,天异常寒冷
我忘了羞耻
加倍暴露,我让他靠得更近
宁静的日子里读过的诗句
渗透出来,像舞遮住这个不愿离去的人

1990.2.18


温柔


我一直对温柔妥协
对腰上下的吻,感到累
我更需要你的怜悯

我是灯
我是吸引精子的火
孩子们随我轻轻入睡
一次次重演旧梦

我在血的水平方向
看见父亲、母亲移动在窗台
我遭到他们遗弃,再次成为

黑暗中一所鬼祟的房子
只有床温暖
死者静候床边

1991.3.20


小偷


一只吞噬字的鼠跳上他坐了一年的椅子
吐了口气,迅速跑走
那意图带着冗长的注脚:一个身材修长
乳房下垂的女人

如一束干向日葵。他恭敬迎接
她带着微笑
笔直穿过马路,上楼敲开门
用了他的抽水马桶,比那只鼠更惬意
贪婪地呼吸,摆动身体

她与鼠有所不同。鼠让他看见颓废的
忧伤:她使他领会
五月最末的日子:一个孤儿
重新沦为孤儿的罪恶
火车站加煤堆旁
没有一种力量,足够抵挡飞速的车轮

1992.12


黑蜘蛛


她坚守在家里,因为这是家
秋天从墙边伸出根须,一段发黑
另一段指向阴沉的太空。她提醒自己,接下来
是一架飞机,总在她不愿看见时

出现。不速之客扔下鲜艳的花种
摊了一地,空气的纯重量
压著她正在进行的午餐————一场单独的宴会
风闪现在身边,除了太空把阴影

移进屋来,还有穿土猛长的花籽
绚丽的色彩撑破瓦片,直插入一颗锈坏的心脏
你叫什么呀,你叫什么呀

割开胃的歌声,数落着牙齿的
不洁度。投进几首无处哀伤的爱情诗篇
我亲爱的,去,再降下一曾火红色
帷幕。安睡,你就会看到这个剧的下半部

1993.2


三洞


她把三洞两字折叠起来
放在窗坎上。睁开一只眼睛如金鱼
转圈,水波沉在底部
斜跨木屋的风未到
水波早已没了踪迹

三洞————这个地名
成为寻找母亲的借口
穿朱色旗袍,扯掉上面五枚布钮扣
低一次头
独独掠过鲜血桃花领口一枚
恰好风到,竖起她痛苦的双手

想想,再想想
必须是一个没有日光的午后
三洞钻满桃花柔软的身子
遮住了她,而母亲善变的脸
离开门口,拖着长长的风声
附在一个模型上
她睁开另一只眼:救我!

1993.4


仪式如此开始


推开替她装扮的人,走出来
他们每人头发剃平
中间划了一道线
左右对齐,等着一声令下

而她站在那儿
看不出惊奇还是慌乱
漆黑的眼睛反射着被钉上
吊灯柱子的激情

他们饭饱酒足,围着祭台
盆火燃得非红非蓝
黑夜匍匐潜入,等着
她被占有

火在改变模样。而她
仪态优雅地走近,动了动肩
没有看他们
径直走向门外的黑暗

他们没能抓住她,被黑夜封死
那夜,火焰的伤口第一次
展开长度。他们说
这,的确是一件糟透了的事

1993.5


燕子式的垫上运动


出奇的姿势,你让人捏住脖子
然后你捏住那人的尾巴
燕子与燕子做梦时常常这样
燕子们投下一个影子
你们就醒来,并且吃惊地眨眼

你们坐在椅子上,坐一整天
不认识成为你们相对而坐的理由
此时你们昏沉沉地打量
各种应约而来的表演

系上你脖子的,是一条可信赖的领带
前后对照使日子过地缓慢,以前的
几个男人都不够忧伤。你指一下,手迅速缩回胸前

设计一座房屋,再设计一个阳光温暖的三月
人,本是孤儿的同义语
只消打个哑谜,就可从中找出
一张床垫,往上投一对似曾相识的姿势

1993.6.14


戏剧


地铁
歌剧里的一首咏叹调,很尖
有许多分岔,像我的手
你的手

我们究竟是在哪儿相遇
在歌剧的幕后,我对着自己
悬空的手
说昨夜的梦:家乡,你
还有我的母亲,是不是总是如此
我把自己的手
当作你的手

或许这就是命
你来到我这儿,带走我
包括我的以往
一个停顿,墙缩小
缩小,剩下一张宽大的床

1996.3.2


相遇


醒来,多少只鸟已叫过
我在梦里见过它们
一次纯粹,带走你

还有一次,我听见自己的声音
"现在它们不得不在
异域,在陌生人的心里跳跃"
我记得那一阵子
窗外游行已开始汹猛

你摸着我的身体
我像一只每个人都应该忘却的鸟
不叫,羽毛上挤着地狱
和天堂的色彩
你开始朝我所不知的方向
不回头地走

你的阴影跟着房屋的阴影
战争,跟着我们不同的父亲
阴影潜移
我的嘴唇渐渐冰凉

1997.2.7


木刻


发现天赋的人在广场转圈
阴影铺在他的脚边
他仰起脸

我在这个夜里听到海水
跳动在广场中心
像他,去要求他
死神会好好待我

我埋下头
光压得他痛,他叫了
你怎么不离开

失去天赋的人只能失去记忆
跨过大片的黑暗
悄悄走在他的前面
请让我也痛一痛

1997.8.16



有人在解开
在半夜,在旧房子
三个铁蝴蝶在某一瞬间转为
一个人
他的誓言
散发着雾气

在誓言之前
杯子与杯子隔着新年
他,还是他认为
我不会幸福
他只好把镜子给我
“你,把自己当作镜子。”


八月


八月四姐说着家乡方言
种葱,不停地在花园走着

她隔着墙问:家
英文是什么
她的皮肤一到伦敦就痒

伦敦没雨没风
太阳高挂,不断地中断思想


乡村音乐会


被她发现,她轻轻一叫唤
整条街的猫全闪出黑夜
她们的眼睛像我的一样亮


灯节


摇动起来,就开始了毕直的路
剩下我
独自脱下衣服,当作旗帜为自己舞蹈
听黄铜的硬币叮当
必会在垂死者的手心打旋
上面的字迹逐渐消失

他是我看见的第一个背影
疯狂而来
突然被框在一片夜来红中

让我朝那边转身,就是那边
钟声细长,旅馆变为家
这个时候,他最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