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马诗选

侯马(1967- ),出版的诗集有《金别针》(合集)、《顺便吻一下》(1999)。

那只公鸡 种猪走在乡间的路上 我以多莉的名义向人类致意 城市之星 暖冬 受人之托拖着没办 凝望雪的傅琼 吃杏的姑娘 李红的吻 卖塑料花的农夫 脏雪 雨夜 冬夜即景 现代文学馆


那只公鸡



到今天我还能想起你
高傲 勇敢 从容 浴着血
踩着贵族的步伐
用浓缩的太阳做眼
一会儿用左耳
一会儿用右耳
谛听
打麦场是你的天下
整个村庄是你的天下
你君临的范围
是像梦一样隔绝的另一个区域
我只能是过客 漂泊者
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五日
你故意走过庭园
渲染我七岁的孤独
无边无际
一只公鸡 生活在黄土高原
是许多公鸡的对手
众多的母鸡 爱着他
一个漂亮的超低空滑翔动作
使你的情人感受力之美 重量之温柔
用强奸的行为
满足伊的羞耻心和淫荡
没有过去 没有会议 充满定格
生来就是一只充血的鼎盛的生命
荣誉涨红了鸡冠 耸起
漫不经心地引吭高歌
冥冥之中和朝霞夕阳合拍
从从容容 自自在在
过着爱情的 闲散的 死亡的生活
你神秘地消失的那天
三股叉般的脚印
印遍了残墙颓垣

1989


种猪走在乡间的路上



阳光
这一杯淡糖水
洒在冬日的原野
种猪走在乡间的路上

它去另一个村庄

种猪远近闻名
子孙遍布三乡

这乡间古老的职业
光荣属于种猪
羞辱属于种猪
而养猪人
爱看戏的汉子
腰里吊着钱袋
紧跟种猪的步伐

自认为与种猪有着默契
他把鞭子掖在身后
在得钱的时候
养猪人也得到了别的

一个人永难真正懂得
种猪的生活
养猪人又是欢喜
又是惶惑疑虑

这时一辆卡车
爬过乡间土路
种猪在它的油箱上
顺便吻了一下


我以多莉的名义向人类致意



假如多莉在人类的判断中
仍算是一头羊
尽管它没爹没娘
请允许我以多莉的名义
向人类致意

震古铄今
没有任何一只动物
也包括山姆鹰、罗马狼

像多莉一样一夜成名
并将在历史的鼓上一锤定音
它的羊角星空般旋转
羊毛白雪似翻滚

多莉拷问人类的尊严
让时光倒流的可能似隐似现
OK,多莉产下小绵羊
它尽管灭祖,却未曾绝孙

我以多莉的名义向人类致意
我的出场仍需假以时日
当人类制定出允许拷贝灵魂的《灵魂法》
我将公开我第一个克隆人的历史身份


城市之星


一个勤勤恳恳的公务员
在冬季披星戴月上下班
啊,不,不
是起早摸黑地上下班
在这座宏大的发展中城市
人们已看不到星星
月亮也只是偶露峥嵘
它象挂在高楼大厦间的
一轮剪纸。光辉
难与路灯匹敌
而灯下新时代的女同胞
影影绰绰
脂粉涂抹出慌乱的尊严
她们是洒落人间的城市之星
虚幻的月光,温暖的禁忌


暖冬



1998年的冬天
我从办公室向窗外张望
明亮的阳光照着蓝色的屋顶
抵达三楼窗口的万千枝条
涂了一层蜜
我判断暖冬仍然是冬天
但此时它已丧失了本质上的冷
在地球这一端,那一端……
遭弹劾的总统迁怒萨达姆
巴格达上空又是火光一片
我不知此事引起国人多少关注
难道
历史真的已经终结


受人之托拖着没办



你看,我终日忙碌不堪
自虐似的把自己搞掂
我在报复什么……
两个冻结的户口,一根被打折的鼻梁
还有一位老乡的暂住证
我答应后就置之脑后

像群山隐忍着跪在天边
感觉既空荡荡又沉甸甸
我脸上陪着微笑
而内心又愤怒又麻木
有谁真的渴望无所事事
在沉思默想中消磨无为的一生


凝望雪的傅琼



雪沿着时间的缝隙飘落 没有声音
傅琼站在小泥屋门口 站在雪中

雪踮脚尖沿着电线沿着树枝
沿着田野 把道路踩肿了

傅琼把一片雪化接在手中
许多雪花把傅琼抱在怀里

这时候 雪光取代了天光波光
甚至傅琼在小泥屋点的烛光

可是 你把万籁怎样
也不能遮住傅琼明亮的双眸

于是傅琼向雪凝望 同时
雪也摆出同样的冷漠朝傅琼凝望

她们互相估量互相仇视 甚至爱慕
两种温柔的对视


吃杏的姑娘



杏树在杏树园里
吃杏的姑娘
比杏花来的晚,比成熟的杏
来的要早一些

这又是使人心惊的一个下午
一枚青色的杏,取代了一首诗
立在那里,取代了一个
在别的场景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端详杏,就像她端详夏
夏回望着她,她高举左手
环步杏园,她说:
“谁能把这枚杏顺原路送回枝头”

说着她把杏送到唇边
吃杏的姑娘来过后
整个夏天弥散着苦杏仁的味道


李红的吻


她几乎不露痕迹地藏起了河南口音
她几乎不费力气地套上了紧身旗袍
少女时四年的短跑生涯
留给她苗条的身段 以及
不太灵光的头脑

真的,她从不沾酒
人家逼狠了,就起身逃掉
她说要是有人喜欢她
大概是觉得她性格好吧
每次开口,她红唇下的牙暴露无遗

关于童年,她记恨童年
三姐妹比肩生长
对一个只生姑娘的家庭
奶奶抱着族长般的冷落
在轻蔑中,她暗怀敌意

呀,目睹这现代一幕的变迁
有人顾不得顾影自怜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
才能被人称作男子汉
一个婊子要生多少娃
才能有人喊她一声妈
李红的旗袍裹着她的躯体
李红的智力含着她的美德
只有在酒吧旋转着挂在天空时
才能看到逃离的李红努努嘴好像一个吻


卖塑料花的农夫



呵,农夫
清凉的四月
你把花儿驮到
殡葬馆的门口

这些翠绿的花儿呀
有整整一麻袋
沿马路摆开
它的原料是可乐瓶子
花儿,比弃尸纯洁
比灵魂颜色深

呵,农夫
沉默的农夫
你的塑料花积压了春天
在南部升起一面六面旗
在北方摔落一架747

而在我祖国的乡下作坊
剪呀,铰呀,编呀,粘呀
塑料花茁壮生长
你的亡妻她操劳、奔忙


脏雪


她走出楼门的时候就是冬天
天上飘着新雪
地上堆着脏雪
她热爱这漫天的雪花
也心痛两只光洁的脚丫

他与她独处
感觉甜蜜
恨时光短暂

这有限的时辰
他没有握她柔软的小手
也顾不上听她清澈的声音

他在读她写的小说 他
似乎想留下这样的印象:
他爱她的灵魂甚于肉体
或者说他对她肉体的爱缘于灵魂

小说确实精彩
他禁不住放声大笑
他笑一次
她就问一声
读到哪儿了


在漫天的雪花中
他踏着积雪离开
带着他的情欲和……爱


雨夜


他干了一杯又一杯啤酒
她来的时候他已喝多了
他冲着大伙高声叫喊
"她会大名鼎鼎的。"

"是个美女""是个美女"
别的酒徒随声附和
一一上来同她干杯
搂着她瘦削的肩膀

她比鸡还漂亮
却象少女一样羞涩
她吸着七星牌香烟
绿衬衫带来了夜雨

他送她回家
他站在雨中呕吐
她的酒劲过去了
在车里冷得发抖

他不愿意就此告别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翻弄着他的手掌
直到听到一声巨响

第二天 他在酒后的虚弱中度过
第三天 她打来了一个电话
她说没有事
只是想打个电话

他不让她说下去,说知道、知道
他告诉她关于响声
是风雨吹落了高楼的一块玻璃
在车机器盖上刻下了深深的一道痕


冬夜即景


走出超市
置身冬夜那广阔的怀抱
我喜欢这清冷的感觉

建筑工地上
多么眩目的探照灯
映着北四环的气排和瑕疵
映着庄稼地的荒芜和退隐

我左手拎着塑料袋:明珠超市
右手牵着夏尔
那温乎乎又软绵绵的小手

在静谧的芍药居小区
我应和着夏尔的步伐
突然看到马路上一小堆积雪

发着青青的光芒
无辜地摊平了自己
夏尔踩上去时有一声微弱的响
沙——

怎么会有幸存者呢?
就这儿一小块残雪
夏尔仰起他的小脸
"爸爸,是糖。"

空中一声清脆的炮声
夜色显得愈发广阔
春天的庆典就要开始了
大地渗出了甜丝丝的味道


现代文学馆


到了夏天
现代文学馆开馆了
第一个星期天
我就带夏尔
去转一转

因为怕打扰别人
我没进展厅
就让夏尔在后面花园里
尖叫
学跑

草坪上散落着
一些雕塑
带给我熟悉又
亲切温存的感觉
白玉的是冰心
绿色的是朱自清
也许那是
月色?

我的老乡
站在一头毛驴边
小芹的背部
有一种北方乡村的
性感味道
艾青坐在圆墩上
像罗丹的思想者
夏尔说
他在拉屎吧

我不由得开怀大笑
心里连说失敬失敬
前辈们
该怎样承继
你们的孤寂和
尴尬

烈日下
丁玲披着厚重的军棉袄
叶圣陶、曹禺、老舍在倾谈
而我想
再有一些女性
会更符合现代文学的气息
比如箫红
或者张爱玲

鲁迅爷爷
独自挡在馆的正面
只用一只眼
瞧着进进出出的人
他脸部的任何一个器官
都显得那么绝对鲁迅

我进大堂
给夏尔买了一罐
甜杏汁
自己要了一听可乐
一边喝一边往回走
这儿离我的住处
真近啊
下次 约朋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