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诗选


黄翔(1941- ),五十年代末开始发表作品。

独唱 野兽 我看见一场战争 火炬之歌 长城的自白 河岸上停着一只空船 嚎啕 出生 白骨 世界在大风大雨中出浴 自由女神 思想者


独唱



我是谁
我是瀑布的孤魂
一首永久离群索居的
诗。
我的漂泊的歌声是梦的
游踪
我的唯一的听众
是沉寂。

1962


野兽



我是一只被追捕的野兽
我是一只刚捕获的野兽
我是被野兽践踏的野兽
我是践踏野兽的野兽

我的年代扑倒我
斜乜着眼睛
把脚踏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着
咬着
啃着
直啃到仅仅剩下我的骨头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我的可憎年代的咽喉


我看见一场战争



我看见一场战争 一场无形的战争
它在每一个人的脸部表情上进行着
在无数的高音喇叭里进行着
在每一双眼睛的惊惧不定的
眼神里进行着
在每一个人的大脑皮层下的
神经网里进行着
它轰击着每一个人 轰击着每一个人身上的
生理的和心理的各个部分和各个方面
它用无形的武器发动进攻 无形的刺刀
大炮和炸弹发动进攻
这是一场罪恶的战争
它是有形的战争的无形的延续
它在书店的大玻璃橱窗里进行
在图书馆里进行 在每一首教唱的歌曲里
进行
在小学一年级的启蒙教科书上进行
在每一个家庭里进行 在无数的群众集会
上进行
在每一个动作 每一句台词都一模一样的
演员的艺术造型上进行
我看见刺刀和士兵在我的诗行里巡逻
在每一个人的良心里搜索
一种冥顽的 愚昧的 粗暴的力量
压倒一切 控制一切
在无与伦比的空前绝后的暴力的
进攻面前
我看见人性的性爱在退化
火的有机体心理失调
精神分裂症泛滥 个性被消灭
啊啊 你无形的战争呀 你罪恶的战争呀
你是两千五百多年封建集权战争的
延长和继续
你是两千五百多年精神奴役战争的
集中和扩大
你轰吧 炸吧 杀吧 砍吧
人性不死 良心不死 人民精神自由不死
人类心灵中和肌体上的一切自然天性
和欲望
永远洗劫不尽 搜索不走

1969


火炬之歌
——《火神交响诗》之一

诗人说 我的诗是属于未来的
是属于未来世纪的历史教科书的


1

在远远的天边移动
在黯蓝的天幕上摇晃

是一支发光的队伍
是静静流动的火河

照亮了那些永远低垂的窗帘
流进了那些彼此隔离的门扉

汇集在每一条街巷 路口
斟满了夜的穹庐

跳窜在每一双灼热的瞳孔里
燃烧着焦渴的生命

啊火炬 你伸出了一千双发光的手
张大了一万条发光的喉咙

喊醒大路 喊醒广场
喊醒一世代所有的人们──

被时间遗忘和忘了时间的
思想像机械一样呆板的

情感像冰一样凝固的
血像冰一样冷的

脸上写着愤怒的沈静的
嘴角雕着失神的绝望的

生命像春天一样蓬勃的
充满青春活力的

还有那些溅满污泥的踯躅的脚
和那些成群结队徘徊的影子

连同那些蒙着尘沙的眼睛
和那些积满着污垢的心

啊火炬 你用光明的手指
叩开了每间心灵的暗室

让陌生的互相能够了解
彼此疏远的变得熟悉

让仇恨的成为亲近
让猜忌的不再怀疑

让可憎的倾听良善的声音
让丑恶的看见美

让肮脏的变得纯洁
让黑的变白

你带来了一个光与热统治的世界
一切都是这样清明 高远 圣洁

在你不可抗拒的魔力似的光圈中
全人类体验着幸福的颤栗


2

千万支火炬的队伍流动着
像倒翻的熔炉 像燃烧的海

火光照亮了一个庞然大物
那是主宰的主宰 帝王的帝王

那是一座偶像 权力的象征
一切灾难的结果和原因

于是 在通天透亮的火光照耀中
人第一次发出了人的疑问

为什么一个人能驾驭千万人的意志
为什么一个人能支配普遍的生亡

为什么我们要对偶像顶礼膜拜
被迷信囚禁我们活的意念 情愫和思想

难道说 偶像能比诗和生活更美
难道说 偶像能遮住真理和智慧的光辉

难道说 偶像能窒息爱的渴望 心的呼唤
难道说 偶像就是宇宙和全部的生活

让人恢复人的尊严吧
让生活重新成为生活吧

让音乐和善构成人类的心灵吧
让美和大自然重新属于人吧

让每一双眼睛都成为一首诗吧
让每一个人都拆除情感的堤坝吧

让尊荣淹没在时间的灰尘里吧
让时间和人永远伟大吧

让活着成为真实吧
让真实是因为活着吧

让青春经受甘美的惊悸吧
让人生的老年像黄昏一样恬静吧

让人与人不要互相提防吧
让每一个人都配称人吧

啊 沈沈暗夜并不使人忘记晨曦
而只是增强人对光明的渴念

火的语言呀 你向世界宣布吧
人的生活必须重新安排


3

把真理的洪钟撞响吧
      ──火炬说

把科学的明灯点亮吧
      ──火炬说

把人的面目还给人吧
      ──火炬说

把暴力和极权交给死亡吧
      ──火炬说

把供奉神像的心中庙宇捣乱和拆毁吧
      ──火炬说

把金碧辉煌的时代宫殿浮雕和建筑吧
      ──火炬说

多么崇高的火的召唤呀
多么神圣的火的信念呀

多么浓烈的火的气息呀
多么炽热的火的语言呀

火的队伍膨胀了
火的河流泛滥了

火的熔炉白热了
火的大海沸腾了

火焰的手拉开重重夜幕
火光主宰着整个宇宙

人类在烈火中接受洗礼
地球在烈火中重新铸造

火光中 一个旧的衰老的正在解体
一个新的流血的跳出襁褓

(1969年8月13日上午10时窒息中产生灵感;1969年8月15日写于热泪
纵横中)


长城的自白
——《火神交响诗》之四



地球小小的 蓝蓝的
我是它的一道裂痕

在灰蒙蒙的低垂的云天下
我长久地站立着
我的血管僵化了
我的双腿麻木了
我将失去支撑和平衡
在衰老中倒下和死去

那风雨剥蚀的痕迹
是我脸上年老的黑斑
那崩溃的砖石
是我掉落的牙齿
那残剩的土墩和墙垣
是我正在肢解的肌体和骨骼

我老了
我的年轻的子孙不喜欢我
像不喜欢他们脾气乖戾的老祖父
他们看见我就转过脸去
不愿意看见我身上穿着的黑得发绿的衣衫
我的张着黑窟窿的嘴
我脸上晃动着的油灯的昏黄的光亮
照明的葵花杆的火光
他们这样厌恶我
甚至闻不惯我身上的那种古怪的气味

他们用一种憎恶的眼光斜视我
像看着一具没有殓尸的木乃伊
他们对着我瞪着眼睛
在我面前喘着粗气
摇着我 推着我
揭去我背上披着的棕制的蓑衣
我戴在头顶上的又大又圆的斗笠
他们动手了
夺下我手里的弯月形的镰刀
古老而沉重的五齿钉耙
愤怒地把它们仍在一边
踩在脚下

他们说我撒谎
我长久蒙蔽它们
我的存在并不是人类世界的奇迹
他们不愿用我这根尺子
去刻度一个民族的团结和意志
他们要扔掉我这根鞭子
因为我束缚和鞭笞了一种性格
他们不能忍受我 像不能忍受一条蛇
因为我残忍地盘踞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
世世代代咬噬着他们的心灵

他们要推倒我 拆毁我
因为我把他们和他们的邻人分开
就像那些数不清的小圆石堆成的围墙
就像那些竹子和灌木竖起的篱笆
就向那些棕榈叶 荆棘和被砍倒的
杉树枝编织的栅栏

我把大地分割成无数的小块
分割成无数狭窄的令人窒息的小小院落
我横在人与人之间
隔开这一部分人与那一部分人
使他们彼此时刻提防着别人
永远看不见邻人的面孔
甚至听不见邻居说话
他们要推倒我 拆毁我
因为我的巨大身躯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遮断了他们院落以外的广大世界
使他们看不见
高耸入云的积雪的阿尔卑斯
甚至最近刚从月球和火星回来的
蓝眼睛的阿美利加
因为我的每一块石头 每一方泥土
都沉默地记载着人类的过去
日日夜夜地叙述着悲剧的昨天
我使他们想起
无数世代古老的征服和自卫
想起那些悠久年代的疑惧和仇恨
想起那些黑暗世纪的争斗 牺牲和苦难
想起那些吵吵嚷嚷的分裂和不和
想起一部怒气冲冲的人类对抗的历史
他们要推倒我 拆毁我
为了他们以前那些在精神墙垣中
死去的祖先
为了第一次把科学与民主的遗产
留给他们的子孙
为了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正在搭起一座
宏伟的现代桥梁的一代他们自己

他们
站在觉醒的大陆上
推开我的在摇晃中倒下的发黑的身躯
脱下我的守旧 中庸 狭隘 保守的
传统尸衣
把尘封在蛛网中的无尽岁月踩在脚下
向一个新世界遥望
隔着太平洋 大西洋 印度洋
同隔岸的毗邻对话
向每一片大陆抬手
他们在我身后发现
被我关在里面和推在外面的
彼此今天并不是敌人
过去那些远的地域
原来和自己近在咫尺

我的墙垣正在地球上消失
在全人类的心灵中倒塌

我走了 我已经死了
一代子孙正把我抬进博物馆
和古老的恐龙化石放在一起
在这世界上我将不再留下什么
我将带走我所带来的一切
在我曾经居住的大地上
科学与变革 友谊与了解像一群
珍贵的来客
穿过人类精神的漫漫长夜
一起跨进了未来世纪的门槛

1972


河岸上停着一只空船
——《我的奏鸣曲》之八



初冬的河水澄清又明净,
水里面的云天又深又空;
林间河岸上一只空船,
被一条铁链子拴住。

仿佛还停在夏天的水面上,
还没有和那一双情侣分别;
仿佛还未划出丰盛的五月,
载着阔叶树的喧吵,针叶树的歌。

船头上曾飞来一只白鹤,
如今被留在盛暑的晨雾里;
森林的圆月租借过船舱,
偶尔被粗暴的雷雨挤走。

初冬的河水澄清又明净,
一只空船在风中不停地晃动;
似乎想挣脱那时间的锁链,
也渴求幸福,也渴求淡泊。

1977


嚎啕
——《“弱”的肖像》之四



光脚 泥泞 被踩烂了的六月
田地里刮着风
搅动着大块的黄 绿
阴郁又模糊

尿片似的晾在高处的天空
滴着水
窝棚的黑影像动物的尸体
在雨水里泡得发胀
狗 不动声色得缩着头
被烟熏黑的寂静里
露出白霉斑

河流痉挛地蜷缩着

水淋淋的小菜园里
西红柿一闪一闪
槭树、枫树叫喊着红成一团
小泥塘颜色发暗

马被风吹开尾鬃
鸽子咕咕地睡去

尿水 烂泥 弄脏了的白天
黑水泡似地冒出
发闷的饱嗝

1981


出生
——《血啸》残篇之三


我荡漾着
太阳金黄的皮肤
我在树干上胀开
慢慢扩大的
裂罅
从那儿
流出乳汁

我从地面上
支撑起
绿色的火焰
从树根躐上树梢
我毛蓬蓬地
蠕动黑暗
千万个黑夜
从我的触觉
脱落

我渐渐松开我自己

结果
被流云发觉
我只是简单的
一个荒丘
一泓清泉

你们闻到我了吗?
我是腐叶、死兽和淤泥的
腥味
一页水母沉积的古岩
一只狼
或者一条扭动着
时间曲线的


我蛰伏在每一种事物中
以千百种婴孩的形象
出生
我不再隐瞒你们

不是我

1983


白骨


亿万年以后
亿万年的地层里
也许会有人
发掘出我的
尸骨

那时候
他可会想起
一个遥远的地质年代
一种因遥远而迷茫的历史

这是自己先祖生命的残骸
还是古生生物骨骼的化石

那时候
他可会想起
就是这堆白骨
曾经在地球上做过声
爱过
恨过
哭过
喊过
激动过

他可会想起
就是这堆白骨
曾经有过一张扭歪痛苦的脸
曾经有过一双无声地诅咒的眼睛
曾经紧紧地抿着失血的嘴唇
默默地忍受
曾经写下与星月万古共存的诗歌

这是一个诗人的白骨
这是一个在希望中失望过和绝望过的
人的白骨
这是疯狂地搏斗过的白骨
这是在世界上走过 闯过 撞过的
人的白骨
这是骨架被打散过 又重新支起
被打散的骨架的人的白骨
这是因憎恨而磨响过牙床的白骨
这是因抗争而铮铮绷响过的白骨
这是看见过天空中雷火碰击 倾听过
大地上万物生长的声音的白骨
这是一个人的白骨
亿万年以后
亿万年的地层里
当未来的人类学家
地质学家
考古学家
发掘出我的尸骨的时候
请在同一个燃烧的太阳下
高举起这水和空气的残骸
把"人"求索

1968


世界在大风大雨中出浴


1

大风大雨前稀有的寂静
包裹着骚乱和威慑

世界匍匐着
在等待什么
低着头
听取一个信息


2

听得见声音了
看得见影子了

一个黑点逐渐扩大
一团黑影越移越近

那是乌云酝酿的大风大雨
出现得那么缓慢
又来得那么突然
看它眨动的眼睛里
倏地f飞出青色的闪电
披散的长发抖动着
化成莽莽的雨烟
它的手 扯起大风的旗号
它的脚 扬起漫天的飞沙

大风大雨蹲在悬岩上
痛苦地抽搐着身子
歪曲着脸
象一个阵痛中的产妇
突然它一张口 仰天狂笑
吐出翻翻滚滚的万顷洪波
灌满了山谷和湖泊
倒满了大河和小河
排空的浊浪里
我看见世界的大船起落

莽莽苍苍的大风大雨
遮天盖地的大风大雨

乱踩着瓦顶来了
扑打着路面来了
摇塌着堤岸来了
踏转着风车来了

它穿过暗绿的杉林
它席卷银白的沙滩
它拐入拱形的桥洞
它蹿上山顶和水塔

掀下站得最高的
抬起压得最低的
推倒根深蒂固的
平衡失去依靠的

它把弯曲的扶直
把直挺挺的压弯

啊大风大雨啊大风大雨
撞响长久哑默的大钟
打开泪水封闭的歌喉
吹熄忽明忽暗的神灯
解开蒙住眼睛的绷带
擂动重重深锁的铁门
踢飞隔离心灵的栅栏

一切有形的无形了
一切无形的有形了
一切都看不见了
一切都看得见了

啊大风大雨啊大风大雨
以一千万吨的疯狂
混和着爆炸似的雷电的力量
掰碎 劈毁 捶击 砸烂
那些身外的殿堂
那些心内的神龛
把新式的神像摔下高台
把现代的皇权推出世界
它象一头受伤的野兽
撞破欺诈和蒙蔽编织的罗网
它象一头震怒的狮子
猛击大地久久沉寂的心弦
摇憾支撑世界根基的大柱
它颠倒天空和大地的位置
重新安排万千星座
让冥冥的大海浮升
让巍巍的高山沉落
──这是大自然对自身的反抗
这是宇宙叛逆和摧毁自身的谐和
这是一种被解放了的力量
这是一种无法控制的自由
这是一种怀疑的拒绝
这是一种无疑的否定
撕裂的天体象巨大的喉管
迸出震耳欲聋的喊叫
开拓
发现
探索
创造
大风大雨顶天立地
呼呼蹬转着地球
每挪动一步
都是一个起点
都是一个结束


3

风停了
雨止了
雷喑了
霓灭了

象日出一般新鲜和壮丽
世界在大风大雨中出浴

(1973年~1974年完成于内心的暴风雨中。)


自由女神


当它注视人群的时候
它就不再是水泥是石块甚至
是它自己
冰雪敞亮的沁凉的指峰
翻越怨恨和狼爪的
火光
俯瞰搁浅脚下的
喧嚣

密集的血脉纹割黑暗
溯人体而上
蔚蓝的呼吸撞碎脸壳
镀金的深空
期待总是不期而至
时间幅射柔软的空间
阳光沈淀弹性的肌肉
积聚丰满的
虚无

当它朝向它自己的时候
它就不再是它自己 不再是
冷冰冰的塑像的衣褶和
唾液
它只是一种永不两次重复
同一轨迹的螺旋形升腾
一种电波微颤的方式
火炬的指针循环不息
星球碰撞的天体位移
水汪汪的骚动完美凝脂
宁静的影子摇响
清脆的哑铃

重浊的双翼波浪合拢

自由从逃离它自身中重获自己

梦境边缘的焦灼冲击中心

平静的一瞬恣肆

永恒

(1989年11月8日初稿于狱中。
 1991年5月24日重写。)


思想者


一个站立汹涌的人

解下风和水鸟重叠翻飞
激动的歌声

血崩
渐渐辽阔

疼痛的回眸倒退一条
平息忿怒的河流

太阳翻晒风平浪静的
额头

(1991年1月9日下午)



      一

我是一次呼喊
从堆在我周围的狂怒岁月中传来

      二

我是被粉碎的钻石
每一颗碎粒都有一个太阳

      三

我是我 我是我的死亡的讣告
我将从死中赎回我自己

1978.10.11


感谢sonic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