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续冬诗选

胡续冬(1974- ),1999年考上北大中文系博士,主编诗刊《偏移》。

宿舍一角 胡闹 小诊所 出国 周末,在大街上 川籍学人某某 防弹爱情 到哪里能买到两斤毛豆 暴雨中的乡间公路 亚细亚的孤儿 水边书 太太留客 关关抓阄


宿舍一角



我新买的音箱里有一个会按摩的女鬼
在夜深人静的倾听中她向我索要服务费

这些从书市上窃来的书竟摆出了一张张主子的脸
等着从我身上爬出一条安达卢西亚狗去把它们一一亲舔

一个在吉它上闲逛的朋友给我留了张字条
“希望你向《诗经》学习,把晦涩的语言象阑尾一样割掉”

漫长的学生生涯时时要宣判我的性无能
而抽屉里的一张黄色小扑克常挺身出来作辩护人

木鱼、经幡、圣经和印度香
它们总爱带我去我投错胎的地方

夏士莲、圣罗兰还有小小一瓶雅诗兰黛
这些离奇的名字构成了我女友心中的重重阴霾

一根香烟就可以把我收买
一瓶烧酒就可以把我出卖

没有谁注意到我那黑色的蝴蝶标本
直到它复活成为星斑恍惚的黄昏


两盏台灯的光让我看到了两个影子
它们在我写作的时候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

异乡的开水泡不开家乡的茶
到了肠胃里更会吹出感时伤怀的小唢呐

钻过了玻璃窗的秋风也钻进了我的骨头
从我这平静的角落生活里终将喷出愤怒的石油。

97·10·25


胡 闹



整整一夜,这个狡猾的纸团
始终没有发出传说中的老鼠
绝望的叫喊。我从一个球迷的梦里
偷学到了罗纳尔多的脚法,又从
他上铺的武侠呼噜中叼走了
一个武林高手七成的内功,而这一夜
或者说这颠倒的世界中残缺的一页
仍未能记下我辉煌的一笔——
只须那么一下,当我骑士般的利爪
从任人亵玩的肉垫上张开,象
我的枕头——《铁皮鼓》里受尽嬉弄的小奥斯卡
尖厉的嘶叫,将老鼠的心脏
象肮脏的玻璃一样弄碎,我眼中
刹那间汇聚的老虎的金黄就足以
让酷爱博尔赫斯的主人给我足够的尊严
象对待他的女朋友一样。只须那么一下——
迷宫般的夏夜。等待奇迹的宿舍。
我吞食了主人那么多的诗歌,也不能
在这沙沙有韵的纸团读到
一只老鼠的变形记:那上面
是否碰巧印刷着让我永世沦为宠物
的咒语?事已至此。那些低等的物种
蚊子、苍蝇,躲在角落里嗡嗡讪笑
象是看见了人们把我改变命运的辛劳
斥责为不解人意的上蹿下跳。纸团
还在我的脚下作响,越来越
失去耐心的我开始从里面听到
天亮后主人那不无轻蔑的招唤——“胡闹!”
和我一如既往的愤怒的回答——“呜喵!”


(献给我的爱猫胡闹)

98/7/31


小 诊 所



崔义君的小诊所隐秘地夹在服装街
和饮食街的结合部,象腋臭一样
散发着从温饱到小康的小跑运动分泌出的
难言的气息。污渍斑斑的塑料门帘

掩不住小城市的苍蝇爱看热闹
的劣根性,它们交头接耳,在弃物桶上
议论着重庆发廊妹的白带之谜,并把起因
推溯到扎在黄陂老板身上的那针“淋必治”

是否过期。我未来的姐夫崔义君
发家致富的香烟薰细了曾在医学院里
终日昏睡的双眼,疏松的笑脸象是
过早烤熟的面包,从中可以闻到

美味的而立之年应有的配方:只需把
大厨福柯的知识加权力改换为本地出产的
学历和人际关系。“而这十平米的中西医结合
曾为我市的繁荣挽救过多少积劳成疾

的小业主,多少晚节难保的老干部。”
今年夏天,久咳不止的我也曾一度来此
接受崔义君鸡同鸭讲的诊治。透过
输液瓶里夏瑜那液态的人血馒头,

我看见门口“华佗再世”的招牌附近
愤世嫉俗的肉铺掌柜正在等待编织匠和卖枣人
的到来,而下岗的弗拉基米尔和前劳改犯
爱斯特拉岗,又已在电线杆下枯坐了一天。

98.9


出国



报班、考G、护照、签证,象
经历了十月怀胎,他向命运的子宫
射入的英语,终于发育成一张机票

在盛夏时节呱呱坠地。而此时
他突然变得象一个不愿承担责任
的父亲,捏着这张天堂通行证

不知如何处理:他预感到那枚
被改变生活的愿望压破了外壳的
厌世的核弹,即将在一夜失眠之后

轰然引爆。他甚至已经听到
多年淤积的烦闷象灾祸之前
恐慌的鼠群,正沿着血管内壁

不安地跑动。务必让它们
保持镇定!他冲进浴室
象防暴警察举起高压水枪,他将

淋浴喷头对准了正在向大脑
请愿游行的心脏。他狠狠地
搓着皮肤上几块失恋的阴影

如果孤独能够象垢甲一样渺小
一点一点从擦澡巾下掉落,他兴许
会及时结束这场灵魂对肉体

的内战。而事实上当水逐渐变冷
他却开始无休止地出汗,他不得不
一直重复着搓洗的动作,直到浴缸

泛滥成“新东方”单词书上的苏必利尔湖


周末,大街上



周末,大街上挤满了乔装打扮的
老女人。小叮当一眼就看穿了
藏在她们肾上腺里的盗版VCD:
好莱坞的激素驱动着她们
汉语版的大腿,由解霸五
控制的风骚有节奏地吐露出
黑心财和肉心肝。满街的老女人
一齐开动她们超频了的欲望主机,
要删除街头的民工和新人类。
小叮当目睹她们随手从香蕉里
剥出了伟哥,把黄色丢弃一地。

周末,病中的小玲珑思念
熊姥姥的糖炒栗子。她掐指一算
水果摊前的小叮当正在分心。
她对着怒容满面的镜子哈了口
扎里扎沙的热气:小叮当的胳肢窝
一阵奇痒,迅速关掉了老女人的脸上
正由大片向毛片过渡的视屏。
他一粒接一粒,掂量着
温暖的栗子里家庭的糖份,而
老女人们也纷纷骑上带套的手机、
扬(羊)鞭远去。在小叮当和小玲珑

相隔的几百米周末里,重新挤满了
民工和新人类,以及其他的犯罪。


川籍学人某某



论文写不下去的时候
他想打人,他想
在BBS上乱贴东西。

“狗啃的学术渣滓!”
同乡教授的三卷本狠书
砸得他的自尊心直喊先人。

放松。放松。丢下
这些鸡零狗碎的本体
散一次学院派的步。

象当年从喻家公社到
卧石坪,一夜的工农兵抒情
走完了盆地苦闷。

太阳已经下课,教育
还要惹祸。小路以西
他撞见本学科躲在小院里

痛说家史:新任系主任
和老的一样,硬是不提他
十年前的花花成绩。

他又想打人。红起眉毛
绿起眼睛,吓跑了一群
讲爱心和小道消息的学生。

他回到屋里,伤心地
上网,在美国黄色网页上
看到家乡妹子巴心巴肠。

(99.11)


防弹爱情



这个词组首先出现在影碟出租店
骚动的橱架上。“蛮够劲,带点色。”
从老板夸张的推荐声里剔掉两圈
狡诈和无知的钢丝罩托,我依然可以
触摸到金·贝辛格难以被2.0版
压缩的胸围。“《防弹爱情》,挑逗啊!”
仿佛禁鞭以后过剩的家族亲情
都将秘密汇合到英文对白
和粤语汉字之间深速的乳沟,流向
孔雀开屏般的《新闻联播》的背后:漫漫长夜,
构成了节日那肥大而阴晦的臀部。而我挑剔
的手指,还是果断地拨开了另一个主角——面孔
呆滞得象白板一样的李察基尔,把他
留给了一位即将奔赴麻将桌的
下岗女工:在英雄救美的激烈枪声中,她将
扔掉一张毫无用处的好莱坞二饼,自摸
一根能把坍塌的工资死死顶住的本地幺鸡。
而一旦这个广告怪胎一样的合成词
在漆黑的夜里蜕掉了偶然性的片名号,居然会
象一只敬业的知了一样飞进我噩梦的边缘
预感丛生的灌木林里,无休止地鸣叫——
在这焦灼而不祥的声音中,我看见自己
精心培训的幸福生活界一个胆怯的新兵
低姿匍匐在她的泪水冲刷出的
战壕里,四面都在开火:口径小于
林黛玉的愁肠的枪膛再配上
阿加莎·克里斯蒂娜的眼睛做成的瞄准器,
扳机是欧康娜的喉咙,子弹是
杜拉斯残缺零乱的排比句,我胆怯的幸福生活
正一步一步爬向新年钟声敲响的死亡线。
“良辰美景奈何天,防弹爱情本命年。”当
刚刚坐庄的黎明又把我押给了一个
惊魂甫定的白天,我决定和同样属虎的她
去租下这盘奥斯卡最佳无聊片。
98.3.20



到哪里能买到两斤毛豆

“一句话点醒我梦中人
忒忒令忒令忒忒”
—— 周星驰



“到哪里能买到两斤毛豆?”十年前
一把青春期的毛豆曾经帮他堵住了

一伙讨债的马路天使无法无天的胃:
多么惬意呀!没有板砖威胁的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到了硕士毕业论文的答辩期。
“为什么没有部分毛豆进京,在春夏之交的

烦躁的舌苔上,掀起一场毛茸茸的小革命?“
在国家安全局对面的西苑早市上

他找到的全是蚕豆、豌豆、豇豆、
老于世故的黄豆和被和平地演变了的

荷兰豆。“只需两斤毛豆,一小撮
别有用心的八角、桂皮、辣椒和花菽,

一斤用于追忆似水年华,一斤用于充当
通往博士的游击路上开小差的军粮。”

而所有蔬菜贩子的眼光正联合起来
雄纠纠、气昂昂,踢翻了盛在他松果体里的

昨夜梦中吃剩下的毛豆壳,它们踩痛了
畅春园老知识分子手中偏瘫的钱包,扑向

水果摊旁一个悍然扣错扣子的浅草妖姬
和她身后的海盐牙医提着的走天涯皮箱。

“毛豆!毛豆!”没有人理会他和他的记忆
提出的最强烈的谴责。从他受挫的心境里

发展出另一套不太急切的批评话语:
“到哪里能买到两斤毛豆……”


暴雨中的乡间公路


离开县级风景点的黄泥路
把他们的心肠搅得稀烂。
县、乡两层西装干部一团和气
继续讲解龙须草和扶贫。

他们中间有人悄声叮嘱:千万
不要露出方言马脚;有人狠狠地
吸光了香烟里的困,把刚才
三流瀑布的小型壮观憋进肺里,

攒成下一段瞌睡的旅游资源。
一路平庸,几丛拐弯抹角的苞谷
草草遮掩着山区农业的私处,
并为他们的扯淡平添了瘦巴巴的

田园气象。“乖呀,好鸡巴大呀!”
从大柳乡的乌云到渺茫的城关镇
暴雨二话没说,从司机的公鸭嗓里
滚落下来,伤透了陪游干部的心:

他们体谅不到,反而盘算着
如何借机绕开县委的苍蝇酒席
赶回市里。但雨水残酷、山路痛苦,
政策疏松导致泥土下塌,河水漫溢

随便闯进道桥工程的财务漏洞。
大雨点砸痛了他们的鬼把戏,
面包车在河沟里的黯然熄火
更是掐灭了他们闪烁不定的

游民快乐。暴雨在倾倒沮丧——
“尻他妈,回不克了!”一声
本地尖叫终于戳穿了他们
由市委熟人的电话伪造的北京身份。

2000.7.29于鄂西北


亚细亚的孤儿
——为马骅而作


太平洋大厦的第十三层,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他把羊群赶进电脑,独自
坐在鼠标上数星星。

星星啊星星真美丽,
明天的早餐在CEO那里。

他左手擤了擤小癞子鼻涕,
右手撩开脏兮兮的显示屏

偷看大人们的小秘密。
那个着了凉的光屁股阿姨

一个喷嚏就把他打了出来,
让他去网上邻居找亲戚。

亲戚们正在瓜分他的羊:
有的把羊头和狗肉链接到一起,

有的正用dreamweaver加工羊皮。
没有人理会他。没有人夸奖

他小眼睛的水灵和
青蛙T恤上的葱心绿。

他只有开动罗大佑的扫描仪
把顽皮的幽灵存进服务器,让这

IT世界的未来主人翁
在通往天国的光缆上飘来飘去。

而在太平洋,亚细亚的孤儿
仍在中央空调的风中哭泣。

8.4


水边书


这股水的源头不得而知,如同
它沁入我脾脏之后的去向。
那几只山间尤物的飞行路线
篡改了美的等高线:我深知
这种长有蝴蝶翅膀的蜻蜓
会怎样曼妙地撩拨空气的喉结
令峡谷喊出紧张的冷,即使
水已经被记忆的水泵
从岩缝抽到逼仄的泪腺;
我深知在水中养伤的一只波光之雁
会怎样惊起,留下一大片
粼粼的痛。
    所以我
干脆一头扎进水中,笨拙地
游着全部的凛冽。先是
象水虿一样在卵石间黑暗着、
卑微着,接着有鱼把气泡
吐到你寄存在我肌肤中的
一个晨光明媚的呵欠里:我开始
有了一个远方的鳔。这样
你一伤心它就会收缩,使我
不得不翻起羞涩的白肚。
          但
更多的时候它只会象一朵睡莲
在我的肋骨之间随波摆动,或者
象一盏燃在水中的孔明灯
指引我冉冉的轻。当我轻得
足以浮出水面的时候,
我发现那些蜻蜓已变成了
状如睡眠的几片云,而我
则是它们躺在水面上发出的
冰凉的鼾声:几乎听不见。
           你呢?
你挂在我睫毛上了吗?你的“不”字
还能委身于一串鸟鸣撒到这
满山的傍晚吗?风从水上
吹出了一只夕阳,它象红狐一样
闪到了树林中。此时我才看见:
上游的瀑布流得皎洁明亮,
象你从我体内夺目而出
的模样。
        
   2000.7.31


太太留客


昨天帮张家屋打了谷子,张五娃儿
硬是要请我们上街去看啥子
《泰坦尼克》。起先我听成是
《太太留客》,以为是个三级片
和那年子我在深圳看的那个
《本能》差球不多。酒都没喝完
我们就赶到河对门,看到镇上
我上个月补过的那几双破鞋
都嗑着瓜子往电影院走,心头
愈见欢喜。电影票死贵
张五娃儿边掏钱边朝我们喊:
“看得过细点,演的屙屎打屁
都要紧着盯,莫浪费钱。”
我们坐在两个学生妹崽后头
听她们说这是外国得了啥子
“茅司旮”奖的大片,好看得很。
我心头说你们这些小姑娘
哪懂得起太太留客这些龉龊事情,
那几双破鞋怕还差不多。电影开始,
人人马马,东拉西扯,整了很半天
我这才晓得原来这个片子叫“泰坦尼克”,
是个大轮船的外号。那些洋人
就是说起中国话我也搞不清他们
到底在摆啥子龙门阵,一时
这个在船头吼,一时那个要跳河,
看得我眼睛都乌了,总算捱到
精彩的地方了:那个吐口水的小白脸
和那个胖女娃儿好象扯不清了。
结果这么大个轮船,这两个人
硬要缩到一个吉普车上去弄,自己
弄得不舒服不说,车子挡得我们
啥子都没看到,连个奶奶
都没得!哎呀没得意思,活该
这个船要沉。电影散场了
我们打着哈欠出来,笑那个
哈包娃儿救个姘头还丢条命,还没得
张五娃儿得行,有一年涪江发水
他救了个粉子,拍成电影肯定好看
——那个粉子从水头出来是光的!
昨晚上后半夜的事情我实在
说不出口:打了几盘麻将过后
我回到自己屋头,一开开灯
把老子气惨了——我那个死婆娘
和隔壁王大汉在席子上蜷成了一砣!


           1998.9


关关抓阄


关关是我那个很宝气的
娃儿,生他那天他屋老汉
正好关工资,所以就取个名字
为叫关关。这娃儿从小
猴跳虎跳,尽在外头葛孽:
今天去茅厕里头看妹崽屙尿,
明天又去抢王老太婆的冰糕。
哎呀,打都打不转来。
他屋老汉硬说这娃儿
爹不象娘不象
象他隔壁杀猪匠,气得我
喊天叫地都扯不抻抖:
我往年和肉联厂的张烂脚杆
只耍了几天朋友,他要
记一辈子!他自己呀?先是
和那个穿得筋筋吊吊的打字员
裹起,后头又去日对门
杨癫子的婆娘,妈卖麻逼的
工资都关不起了,还要
一天到晚伙起人去洗浴中心,
洗得害起那种病:我起先不晓得
有天使气去找张烂脚杆
把他都染起了。不摆这些了!
反正我也想通了,老娘我
说啥子都要和这种男家
打脱离。就是关关这龟儿哈包
才只得七岁,造孽兮兮的。
律师问他想跟到哪个,
他个狗日的不晓得哪个教的,说
跟到妈有肉吃,跟到老汉
有漂亮娘娘耍,随便哪个
都要得。律师最后喊他抓阄,
你猜关关扯了啥子拐?他跑起去
拣了两个麻将子子,一个二饼
一个幺鸡,他说二饼是
长奶奶的,幺鸡是有雀儿的,结果
翻到了二饼,"好事情,
二天不读书了,去学杀猪!"
你说我拿他郎么办?这个死娃儿
我看他以后不是去坐牢房
就是去重庆城头当棒棒!
最呕人的是那个天棒棰律师,他
喊了个县城有线台的记者,
现场把这个事情拍了个啥子
家庭片子:我们这个镇
为叫盒子洲,那些文化人
就把这个片子取他妈个名字叫做
“关关抓阄,在盒子洲”


选自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