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诗选


简单(1972- ),原名余宏昌,著有诗集《纸上流水》。

迷失的羔羊 虚无的图腾 五点钟 一些没有本质的东西 筑路 临终的少女 还乡记 生活的故事 夜歌


迷失的羔羊


血会不会停止
音乐响过之后,歌舞停下
高跟鞋踮起脚
轻轻地一吻
一串钥匙
重新确定另一扇门

泪会不会停止
一层纱裹着的肉体
有着贫穷的透明的质地
他们在笑
悠然地用金钱穿起情欲
被固定的花翅膀
标本 标本
钉死于命运
而又麻木于刀刃

不惊动一绺乱发
夜会使她们偶尔清醒
在残酒中看着自己发酵的肢体
空的 空的
这是谁的贝壳
没有生命


虚无的图腾


在你三分之一的瞳孔中
我看见时间变成一个零点
成为一个信号
植入角膜
种入神经

我依偎在你怀中
你羽毛的温暖 开始孵化
夜的沉静
我三伏的脉搏在激烈地跳动
热情卷走了
殖布在心头的冰
阳光里的血 照亮
金色的历程
我开始在人性的堕落中
攀登灵魂的飞升
我用劲撕裂着你的气候
以粗壮的力
摆弄你的肢体 脑壳
而在月亮蓝色的花蕊中
我看到了一层浓黑的烟雾──
精神虚无的图腾


五点钟


五点钟
孤独的书与我
坐在屋里
我打开了窗子

五点钟
你等我在窗外,风中
我看到爱神泪流满面
和你一起站着,伤神

五点钟
你凝固成窗上的一枚身影
像秦俑一样立着
守望着什么的降临

五点钟
你默默地把我亲吻
那叠在肉体里的欲望
像折刀一样被你伸开

五点钟
两双鞋子被放好
一口好井被打成
一支睡莲就赤裸在你怀中


一些没有本质的东西


星,窗外的第三者
这暗淡的光芒
刺穿了我的瞳孔

我被你的眼光剥落
一层一层地
最终,一丝不挂

当你完全把我覆盖
我开始闻到
蜡烛熄灭 灰烬的味道

我的羽毛在灼烧
上上下下 亲爱的 我被你盯死
成为一只美丽的蝴蝶标本

爱情,爱情是什么
纯洁与性──
一些没有本质的东西

三倍重复于一个动作
那情节,罪恶,罪恶
经久不散于心灵的呕吐

我被你疯狂地埋葬
那离子般的结合
把屈从的痛苦剥得裸露无遗


筑路


下午 阳光 像沥青砂一样
打在我脸上
灼热 疼痛 毫无深度
我们筑路 在郊区
玉米向我们晃动着
丰收后荒凉的肢体

这粗糙的劳动 简单 重复
缺乏某种探索意义
我不时地为此停顿
并坐在水准仪的盒子上
自己的阴影里
写下这些诗句


临终的少女


太阳在每天都是新的
而总有人在每天早晨死亡
她看到的太阳是这样的
它缓缓地升起 落下
又升起
她躺在这里看它 不是几天了
而几年了
她的腿仍然不能动
也许永远这样了
但她的心是活动的
像她的目光一样自由
她看到窗台上的那层雪
那白得像护士像她青春
的雪
她并不感到寒冷
她只感到一丝失意
人生太美好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滋润爱情
她有点累了
她闭上了眼睛
她想睁开时却怎么也睁不开了
她感到了下沉
她到了飘
窗外的雪花也许该融化了
她哆嗦了几下
她最后想


还乡记


1

经过了一场持续了两个月的干旱
麦子已接近成熟。她走在
回家的土路上,适应了木质地板的
高根鞋,使她的脚陷入一场
她未曾预料的折磨中
“怎么这样难走?”——这是她十年前
感受不到的,十年前,她是村里唯一的
大学生,接到通知的那个下午
一双破胶鞋穿着兴奋,曾跑遍了
这里的每一条路。如今是变了
已到了2000年,但故乡的贫穷
并没有被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
抛出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凋敝的房舍,残缺的庭院
在一群毛白杨的荫泽下,显得
犹为沧桑,这就是故乡
比梦里的更为具体——反而使她觉得
沉重,压抑,缺乏某种诗意。



她时尚的低胸裙,象一枚炸弹一样
掀起了乡村成吨的寂静
在乡人沸腾的目光里有人认出了她
她也认出了他们
寒喧是必要的,问候并不显得多余
虽然她一口的普通话
已使他们感到了距离
在冷却的激情中,她穿过小街
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象启瓶器一样
打开了她的心酸
“父亲会变成什么样?五年了……。。”
一个在粪坑旁玩耍的小孩
看到了她后突然兴奋了起来
“爷爷,姑姑回来了”
在小侄子飞奔的叫喊中,她
透过半开的大门,看到了她的父亲
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
衰老已使他象一台快要报废的机器一样
躺在天堂的隔壁
“爹,我回来了”她急切短促的声音
被无限缩小后
传到了他的耳膜
“是六妮,六妮,你回来了?”
他站了起来,佝偻的身影
象一个百米赛跑运员预备后的姿势
泪流了出来,沿着她那被丁家宜
滋润过的脸
她的心酸是透支的,在掏出手帕之前
她已尝尽了泪水的咸涩



麦田。烟地。粪坑。瓦房。土墙
以及父亲叠满皱纹的脸
在她的泪光中渐渐消失
两天一宿,她短暂的停留
并没有给故乡留下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泪水
和对母亲的思念了
发黄麦田里的一对堆土,坟
那就是一个女人的一生
也可能会是任何人的一生
她想此时,总是禁不落泪
在双层卧铺车里,她看上去更象
一个离家出走的娜拉,尽管
火车载着她,正奔驰在回家的路上



生活的故事


他和一位女同事调完情后
洗了洗手
颠覆一场婚姻的快感
比不上彼此充满朦胧的渴意
如同一句话
说出就意味着结束

下班后他骑着摩托车返回了家
他早年信誓旦旦的爱情
业已化为窗外偶尔刮过的风
面对妻子做好的饭菜
他习惯与于再一次洗手
并换上表情客观的脸

生锈的钥匙怎么也打不开灵魂的门
晚饭后 他们之间
是沉默和一部电视剧
天气很冷 电暖气开着
一直开到深夜
同床异梦的他们相拥睡去


夜歌


沿着一根线
我缓慢地滑了下来
在你的身体里我感到了夜色的赤裸

鸟儿为我打开伤口
一只纸鸟,流着血

倾斜的夜晚有了紫色的线条
倾斜的感觉让我拿着风

连上帝都睡着了
但我醒着

孤寂。黑。
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