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诗选

江河(1949- ),原名于友泽,出版的诗集有《从这里开始》、《太阳和他的反光》等。

太阳和他的反光(组诗) 没有写完的诗 星星变奏曲 回旋 从这里开始(组诗) 祖国啊,祖国


太阳和他的反光(组诗)


开 天


蜷曲着
一张古老的弓
被悠悠的漫长的时间拉紧
混沌的日子,幽闭
而无边

巨大的黑色的蚌喘息着张开
粘稠喑哑的弦缓缓拉直开始颤动
他的胸脯渐渐展宽郁闷地变蓝
他的心将离他而去
辽远的目光在早上醒来

晴朗的快感碧波万里
喷吐着泡沫,筑起岛屿的蜂巢
柔情蜜意地歌唱太阳

而大地如此粗糙

他伏在海洋空阔的案头
面对无字的帆,狂风不定的语言
珊瑚礁石互相吞噬的鱼
寂静凶狠地在他腹中鼓噪
海草卷上岸边,纷乱的心绪
缠进泥里,揉搓进沙子里
像卵石零星孵化的瑟缩的鸟雏
他渴望海鸥漫天袭来
把他啄食干净
带着他成千上万地遨游太空
这时浪头撕碎了他所有的梦境
太阳枕着的手臂抖起他的思想
火云蜂拥飞向大地

灰烬如墨,泼向江河、瀑布和松涛
他拂袖以雪原覆盖
点上孤独的足迹
安然睡去等候月色映出神圣的春天

补 天

她从遥远的地方走来
阳光间的谷穗一闪一闪
天空蓝色的拱顶归向太阳
水银的花蕊一群金蜂。
宁静的空气欢悦得令人晕眩
她走过大地的殿堂
叶子围着她的腰
围着棕红的陶罐环舞
藤蔓悠悠一对光洁的果子
她的步态有如秋天

那酣畅的雾气始于神往
乌鸦蚀日,闪电咬噬着树木
夏天的洪水,赤裸的风暴
丛林燃烧,天空垂落

她如虹的手指轻扬滑过山腰
抚摸金黄的兽皮使白云点点
她炼石柔韧生辉。波纹返照
太阳像温驯的牝鹿卧在莽原
之后她舒展如歌,鸟雀
群栖巉岩安详地梳理羽毛
五彩缤纷地绣满了黄昏

她在近处隐没
谦逊地洗去遍身花朵
任叶子松软地平息身边
她仿佛住进永恒的房子
罐中的水声昼夜汩汩轻鸣
那里面像是浸着她的双脚

闲暇地搅动,水波圈圈散开
听鱼群神游正在贴向湖面

结 缘


一只幽蓝的葫芦,四个季节的水
漂泊使他俩再次相通
雨雾遮蔽了凶险
他们凭彼此的触摸
震荡中无知地登上山顶

这是一片圆形的平台
岩面渗出霜雪洁白如盐
边缘错落的禽蛋已成石头
松杉层层而下,白云上升
远处的群山似闪闪昆虫悄声细语
大地的居所仿佛无人住过
太阳孤临中天,一只饥饿的红蜘蛛
撒开丝丝光网,寻找仅存的生灵

他们脉脉位立
微寒而茫然
四野星罗棋布的小湖铜鼓齐备
静伏的昆虫触须袅袅,云烟相探
林木细小的篝火已经点燃
被光捕获的时辰将临
透明的时辰将临
他们各自堆起身边的霜雪

岩石裸露变暖,白雪幽蓝燃烧
沿着光滑的禽蛋滴滴融化
汇合于春潮,鼓声由远及近
萌动了生机献给太阳

他们解开万物的网结抖散了光芒
太阳慈祥如镜复归圆满
照着他们在神秘的时刻清澈结缘
四个季节的水同时涌入金色的葫芦
悬挂在庭园

追 日


上路的那天,他已经老了
否则他不去追太阳
上路那天他作过祭祀
他在血中重见光辉,他听见
土里血里天上都是鼓声
他默念地站着扭着,一个人
一左一右跳了很久
仪式以外无非长年献技
他把蛇盘了挂在耳朵上
把蛇拉直拿在手上
疯疯癫癫地戏要
太阳不喜欢寂寞

蛇信子尖尖的火苗使他想到童年
蔓延流窜到心里
传说他渴得喝干了渭水黄河
其实他把自己斟满了递给太阳
其实他和太阳彼此早有醉意
他在自己在阳光中洗过又晒干
他把自己坎坎坷坷地铺在地上
有道路有皱纹有干枯的湖

太阳安顿在他心里的时候
他发觉太阳很软,软得发疼
可以摸一下了,他老了
手指抖得和阳光一样
可以离开了,随意把手杖扔向天边
有人在春天的草上拾到一根柴禾
抬起头来,漫山遍野滚动着桃子

填 海


她和海水玩得正开心的时候
海把她收了去
让这瞬间的欢笑波光粼粼地展开
鸟困了梦见她
羽毛凌乱地裹起赤裸的身子
云在海上投下阴影

遗恨青春不能常在
她用翅膀扑打阳光
她用委婉的叫声把时辰弄弯
鸟儿徒劳无益地梦见了她

从此鸟把她带在心上
像一只篮子在光中摇荡
在透亮的林子里睡
从雾中醒来
教她于山海之间投掷发光的石子
溅开黎明敲响黄昏
中午圆满地安静下来
她梦见自己的身子成了洁白的石头

端庄地站在阳光里有多好
蓬松地在风中流动有多好

岩石裂开果核裂开
她终于成了另一个,成了一只鸟
白羽毛,衔着光洁的石头
她飞得很高
像一个黑点儿,一个浮动的字
海平静地等着一个岛溅落

射 日


泛滥的太阳漫天谎言
漂浮着热气 如辞藻
烟尘 如战乱的喧嚣
十个太阳把他架在火上烘烤
十个太阳野蛮地将他嘲弄
他像群兽,围着自己逡巡

团团火焰的红色大弓
射中了他,穿过他的
生命、激情和奇遇
那破灭的年纪荡然烧成
一片沉寂的废墟
残存的石头上可辨模糊的训言:
去除虚妄的……勿浪费火
留有最后的太阳 唯一的珍宝

他起身做了他应该做的

如今他常无形地来到中午的原野
昆虫禽鸟掀动草波有如他徐行漫步
祝福火焰角斗中的见证者:
天上的太阳 地上的废墟
以光结盟
热力不得破坏。荒凉不得蔓延。
弓的神力悄然放松赋予花的开落
箭如别针闪闪布散于女人的头发
太阳吹奏号角像兵上巡礼蓝天
废墟被开残缺的经卷肃穆陈在大地

山巅的青崖 天空的极顶
太阳慢慢旋转
——饱满彤弓
永祭英雄辉煌的沉静

刑 天


他战累了,躺在旷野休息
秋后的战场并不太冷
他的头葬在山里,鹰毛覆盖
光荣随鹰背苍茫远去

这个丑陋的怪物
四肢伸在干燥的土上
优馆的记忆里他几次
清楚地看见自己
是斧剑铿锵的闪光
奇迹可能就是那时发生的
在闪光的中心
白天跳进太阳最后的抖动
鲜血喷薄的刹那
喉咙沉落肚脐
恼怒的乳头硬了
星星不过是石头
肚脐的嘴乳头的眼
缄默地张着
有如黑夜降临,威武而无声
他曾想过没了脑袋怎么办
他用庞大的身于想到这些
这胸脯起伏的经历
超过了头颅

峡谷的门关了
他看见一个人蠢笨地拨开荆棘
枝干上的花朵像雪白的空酒杯
落了一地
他躺下,睡了
血渗进干燥的土里
血飘忽地流回他的身体
光荣随河水滚滚流去
旷野弥漫着野兽轻微的呼吸

他身边的斧子、青铜的盾
蒙了水
以后的事情他没想
天上的月亮,很圆


斫 木


那被砍伐的就是他启己
他和树像两面镜子对视
只有一去一回的斧声
真实地哐哐作响
断了又接上砍了又生长
伤势在万籁俱寂的萌萌之夜
悠然愈合

无休无止的动作进入
树的枝叶和他绿色的血中
一千个月亮明明灭灭
他被虚构在天上
弃置在影子里
无为地摆动
把行进的锣幽深敲响

远在家乡的门于风中一开一合

那个人也许是我也许是吴刚
也许是月高风清的遥远颂歌
他们夜守孤灯独自创作
他们不知不觉
溶解在青铜的镜子里

女人们飞天过海
静静地梳头
一千个心绪拂过四季
隐现于松林间
雪雨纷扬,历历有声
大地上郁郁腾起树木
树身上的裂纹
仿佛被风吹过的痕迹

移 山


他已面临黄昏,他的脚印
形同落叶,积满了山道
他如山的一生老树林立
树根、粗藤紧抓住岩石
野花如雨溅上草丛
阳光总是那么平静

他身上有松脂和兽皮的气味
衣褶里鸟巢啾啾随风飘走
他面山而坐,与山对奕
已多年,此时太阳就要落下
他将把棋盘掷向夜空
一生磨亮的棋子普天高照
另一手臂会在黎明的天际显示
睡意惺松地困惑于闪烁的僵局

他的话语像蚕丝微明铺展
安静得虫鸣清晰,他说:
把山移走。面对亲人们自言自语
而后,他在太阳的余辉中投下
山谷似的影子,踩出而石磕碰的回声

谁也没有察觉他是在告别
把如山的一生重新翻起
布下丛林的火焰焚烧黄昏
让子孙叩石听到他年轻时的声音
脱出墓碑在大地的灵气中亲回
倒于海水的碎石再次磨光舒展在平滩
他不可穷尽的欲望将于日后的早晨
俯瞰人如万山涤荡
洗净烟云袒露千年之谜

遂 木


雪下了整整一夜
茅屋外小动物嘀嘀咕咕地交谈
那棵独自生长的老树显得矮多了
仿佛坐下来想事情
火红的树冠已经发白
清冷微光钻进窗俟
洒在粗糙的桌面
缝隙网络的根须暗暗蔓延
他的额头冰凉有如朦朦月亮
心里鸟巢一阵阵骚乱
毛茸茸的小鸟拱来拱去
从门缝挤着摇摇晃晃走向老树
象形文字的小爪爬满树身
它们攀上去嘶嘶地吃雪花
像是传来昆虫翅膀脆裂的响声
孩子们睡得正香
妻子的头发安详地伏在手臂
火花躲躲闪闪地燃烧起来
细碎的爆破声连成~片
满树的红角鸡
为老树彻夜加冕
它们怎么没去南方过冬呢
诡秘的眼睛问他
弯曲的喙啼声嘹亮
他忙把兽皮盖住腿
一股疲惫的南风吹过全身

屋檐的水滴敲着他的胃

他抓起一根树枝钻来钻去
蓝色的火苗轻柔蹿动
风中飘来烤鹿的味道
太阳像一只结实的桔子悬浮眼前
天已大亮
老树抖散头上火红的蝴蝶
一团团叶子流火般纷纷坠落


息 壤


他手中的这块黄土
坚实得像一粒小麦
他把它装进陶罐
铃裆似地系在腰间
清脆的响声金光四溅
钟由此而来
吊在云间的山由此而来
他的葬礼就此开始
一步一步牵着太阳
像带着他的狗
走向安歇的晚上

求雨的人群曾蒙满大地
大地涨满洪水
洪水的胃揉搓着人群
他砸碎盗来的黄土
如碾过熟透了的麦子
愤然撒向水中
他想他诞生之前就在水里
浸过,那个酷热的夏天
掀起过醉人的风暴

轮到他受孕了
轮到他以男人的阵痛
再次降生于世
这粗犷的腹地要他亲自劈开
裂他成为两岸
洪流倾入,舞歌而行
涌出惊涛颠簸的黄帆
洋洋向东而去

他在海里闭上眼睛
得到太阳绿色的光环
太阳小得仅仅是一颗麦粒
含满了汁液
中间的缝里有一条河流着
他还记得
那是黄河


水 祭



林木萧疏,水漫树梢
枝头上的蝉蜕零落飘摇
戏龙人的生涯不安的生涯
收水声于萧笛
扬群龙脱浪腾跃
婉蜒重归期待已久的河床
今夜枕岸成眠
波涛送梦还乡
三月的燕风香炉渺渺
色背的黑石灿烂地逆流而上
七十二朵愁云蒙蒙浇洒
龙门初开
鳍尾摆起神奇的火焰
蝉翅织丝之声覆盖了田野

盛大的庆典轰轰而来
人流潮退了洪水
骑白唇驴的挽着鸡笼拉着牛的
破衣烂衫的人们肩头扛着孩子
嫩绿的服装脸颊开放黑眼睛
如花子吵吵嚷嚷
惊动了流落异乡的亲人
屈原投江远上,李白饮月清归
桃源溢水,陶潜凭窗倚篱
沉入岚霭遥望天下的呼喝

而那个弄龙的人,那个勾画闪闪
鳞片的养蜂人,又要远行
他三十岁成婚,娶了山的女儿
带着白狐狸浪迹天涯
金雨沐浴稻浪洗涤
妻子在远方盼望寂寞如银
他将凶险的铭文刻上山岩的铜鼎
记下过往的艰辛,痛饮
清冷泉水,饥饿的五脏
擂动他的身子
酒中绽裂的太阳露出茫茫微笑


没有写完的诗



一、 古老的故事

我被钉在监狱的墙上
黑色的时间聚拢,一群群乌鸦
从世界的每个角落从历史的每个夜晚
把一个又一个英雄啄死在这堵墙上
英雄的痛苦变成石头
比山还要孤独
为了开凿和塑造
为了民族的性格
英雄被钉死
风剥蚀着,雨敲打着
模模糊糊的形象在墙上显露
残缺不全的胳膊手面孔
辫子抽打着,黑暗啄食着
祖先和兄弟的手沉重地劳动
把自己默默无声地垒进墙壁
我又一次来到这里
反抗被奴役的命运
用激烈的死亡震落墙上的泥土
让默默死去的人们起来叫喊

二、 受难

我的女儿就要被处决
枪口向我走来,一只黑色的太阳
在干裂的土地上向我走来
老树枯干的手指
脸上痉挛的皱纹
我和土地忍受共同的灾难
心摔在地上
女儿的血溅满泥土
孩子的泪水在我脸上流着
孩子的眼泪也是咸的
冬天,一条条小河在冰冻
河流停止了歌唱
姊妹、女儿和妻子
衣襟被撕破,头发飘落
浪花飞溅岩石
我的头发像一片大海
父亲、丈夫、儿子
手在头发的海洋上颠簸
骨节沉闷地响着
船舶、森林粗犷地生长

三、 简短的抒情诗

像在梦中
我成了女孩子
来到这世界
吱吱叫着的石子路
踩碎影子
我赤脚跑来
血滴融进
露水
一颗颗红玛瑙闪动起伏的胸脯
为了嫩绿的心
黎明时开放
我把青春纯洁的骚动献给了革命
手臂洁白的桥
寻找太阳
不再怕星星在水中颤抖
书脊的林子,夜的摸索
我变成一颗星星
不再颤抖

四、赴刑

欺骗的风蒙住窗子
屠杀在进行
我不能躲在屋子里
我的血不让我这样做
早晨的孩子们不让我这样做
我被投进监狱
手铐、脚镣深深嵌进我的肉里
鞭子在身上结网
声音被割断
我的心像一团火在嘴唇上无声燃烧
我走向刑场,轻蔑地看着
这历史的夜晚,这世界的角落
没有别的选择,我选择天空
天空不会腐烂
我只有被处决,否则黑夜无处躲藏
我是在黑夜中诞生,为了创造出光明
我只有被处决,否则谎言就会被粉碎
我反对光明不能容忍的一切,包括反对
沉默
周围挤满了被驱赶来的人群
黑压压地挤满被夺取光泽的人们
我也站在这群人中
看着自己被处决
看着我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尽

五、没有写完的诗

我死了
子弹在身上留下弹坑像空空的眼窝
我死了
不是为留下一片哭声、一片感动
不是为了花朵在坟墓上孤独地开放
民族的感情已经足够丰富
草原每天落满露水
河流每天流向海洋
这久远的潮湿的感情
难道被感动的次数还少吗
……

我被钉死在墙上
衣襟缓缓飘动
像一面正在升起的旗帜




记得小时候,孩子们
弄脏的销售
揉皱的纸练习本的方格子墙上
我涂抹一片又一片

一颗又一颗星星
歪歪斜斜又大又亮

如今我很少想起那最初的星星
合欢树叶合上的时候
情人的眼睛,和
孤岛上飘浮的声音

我来到海边
寻找海洋把月亮铺成的小径
一个人走向另一个地方
一大片银白的波浪向我展开
遥远地响着
许许多多细小的山峰微微闪动
小鸟似的点点繁星徐徐飞起
所有的鱼群都已离去
月亮又小又孤独
像一段被人遗忘的小小的回忆

我站着经历死亡
身边
几块岩石 几只木船
一动不动
几千年海和手的劳动
一阵阵狂风一阵阵汹涌
仅仅留下
岩石,硬壳似的
船。实在而空洞
一颗又一颗星零零碎碎地死在早晨
似乎还带着希望

我也被留在这里看星星
寻找那颗又大又亮的
把我带走
回到无边的地方
任性地燃烧
每个夜晚都站在那儿
笨拙而又明亮


星星变奏曲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
谁还需要星星,谁还会
在夜里凝望
寻找遥远的安慰
谁不愿意
每天
都是一首诗
每个字都是一颗星
像蜜蜂在心头颤动
谁不愿意,有一个柔软的晚上
柔软得像一片湖
萤火虫和星星在睡莲丛中游动
谁不喜欢春天
鸟落满枝头
像星星落满天空
闪闪烁烁的声音从远方飘来
一团团白丁香朦朦胧胧

如果大地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
谁还需要星星,谁还会
在寒冷中寂寞地燃烧
寻求星星点点的希望
谁愿意
一年又一年
总写苦难的诗
每一首是一群颤抖的星星
像冰雪覆盖心头
谁愿意,看着夜晚冻僵
僵硬得像一片土地
风吹落一颗又一颗瘦小的星
谁不喜欢飘动的旗子
喜欢火
涌出金黄的星星
在天上的星星疲倦的时候——升起
照耀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回旋



你提着那盏易碎的灯
你把我的眼光拉弯
像水波在你脚下轻柔消失
提着那盏铜制的灯
你用手遮着你像影子样柔和
把我的眼光擦得微微发疼
提着那盏熟透了的杏子
你绿得透过了你的裙子
让我染红云彩作你的背影
慢慢收回坠着的夕阳
你提着那盏梨子那盏樱桃
你在我嘴里嚼着
我的眼光飘出香味像果子
你把我拉弯拱上夜空
你碎了我把你拾起来
吹散藏在手里的满天星星


从这里开始(组诗)

苦闷


土地的每一道裂痕渐渐地
蔓延到我的脸上,皱纹
在额头上掀起苦闷的波浪
我的眼睛沉入黑暗
霞光落下
城市和乡村关紧窗户
无边无际的原野被搁置着
像民族的智慧和感情一样荒凉
寒冷的气流把我吞没
头颅深处
一层层乌黑的煤慢慢形成

我痛苦地掩埋着声音
拾起祖先生锈的铁铲、镐
那些发光的日子
镐和锄头闪成一片
开垦过,反抗过
挥舞着阳光
使我沸腾

青春


我不是没有童年,茂盛,青春
即使贫穷,饥饿
衣衫破碎,墙壁滑落
像我不幸的诞生

沉闷

爆发的哭声震颤
母亲默默的忍受有了表达

裸体来到世界
为了暴露
为了单纯和新鲜
在辽阔的沙滩上和所有的人一同晒太阳
从早晨到黄昏
从花朵不知不觉的开放
到满是落叶的柔软的路上
我走进灌木和树丛,走进明媚的日子
像天空,像酒,酣畅地敞开胸襟
大海浓厚的泡沫——白云——把我摇荡
随着瀑布和诗人从天上飞来
溅起响声、水雾和爱情
我的声音消失的地方没有坟墓
神秘地走近秋天的果子
经过雪,经过银白的冰冷
我成了种子成了结晶
在春天撒遍大地撒遍夜晚播种小麦星星

伤心的歌


我被世界不断地抛弃
太阳向西方走去我被抛弃
影子越拉越长
一条漫长的道路
曲曲折折
把我扭弯
一条巨龙
被装饰在
阴森的宫殿上
向天空发出怨诉
我被抛弃着
被炫耀着
长城在群山中艰难地走着
运河在平原上伤心地留着
我被扭弯
弯成曲曲折折的年代
傍晚
紫色的光顺着宫墙流下
血泊缓慢摊开
石阶
闪着寒光
一层层一层层
白骨
被抛弃着被遗忘着
风,吹皱了血泊
吹皱了傍晚的霞光
褶皱的山脉在我身上变化着
我仿佛倒在土地上
头发,白了
在雪上的雾气中颤抖
太阳从我脚下升起
沿着我的身体向西方走去

沉思


薄暮中,我来到黄土高原
黄昏时分的阴影在晃动
窑洞的眼窝越陷越深
没有声音地看着我
坎坎坷坷的道路闪着磷光
像是有许多陶器的碎片
把我带入梦想
我攥着一块块粘土,揉着,捏着
仿佛炊烟似的雾霭抱着我的孩子
抚摸着孩子的头一样圆满的罐子
为了清澈的水流进嘴唇
清澈得像一罐罐蓝色的生活
我勾画出河流似的美丽的花纹
于是,乌黑的头发开始飘动
阳光下黑色的河流闪出光辉
风沙流动着,黄河翻滚着
我的皮肤也染得金黄
太阳的光辉交映着
值得让我骄傲

祖先把鲜红的血遗赠给我
不是没有要求
昏黄的点点灯光
从火中分割出之前
我的性格与火没有区别
不怕狼和狮子

不知道为什么
人被人惧怕了

陶罐碎了。精美的瓷器
夺取我手上的光泽。妻子和姊妹
只有在织出的绸子上才显出美丽
花朵飘落
流向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冰凉的月亮闪着幽光
绿得发黑的松柏丛中
金黄的宫殿闪着幽光
用我发黑的汗水
黑暗中滚动了几千年
松脂一样粘稠的汗水凝成的
琥珀、珍宝
被幽禁在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一垄垄烧焦了似的琉璃瓦
固定在他们的屋顶上
不能随着秋天的麦浪流进我的微笑

这宫殿,这颤抖的光
不能映出我的面貌
不能联结我的智慧和梦想
我的面貌属于比宫殿高大的山
属于由我开凿的岩洞,东方的神往
从壁画飘出的云,把山托向天空
属于山上各种各样的树木野花鸟叫声
各种颜色的羽毛和叶子,落了,又生长
属于狂风卷走的茅草,属于愤怒
属于湿漉漉的被我踩出的山间小路
属于密林里秘密结识的人们
属于蜜,属于花粉和传播
山的沉思
小溪奔腾汇集成巨大的水流
属于我的地理面貌
联结着山和海的一条条江河
为了让妻子和姐妹的忧伤流走
为了让兄弟们的肩头
担起整个大地摇醒千千万万个太阳

从这里开始


就从这里开始
从我个人的历史开始,从亿万个
死去的活着的普通人的愿望开始
从诞生之前就通过我
激动的呼出的名字开始
把被遗忘的
被迫害的
隔阂着的
人们
从蜷缩、恐惧、麻木中展开
舒展各自的生活和权利
破碎的冰块、语言开始和解
每一个朴素的名字都是诗的标题
流出浩大的生命的旋律
就从这里开始,血液
激动着每一个人
每一朵花的香味每个孩子一缕缕炊烟
一同升向春天,棵棵棕色的小树摇动
枝叶和枝叶连在一起
缀着成熟的果子比母亲的乳房还要丰满
大团大团的云挂在空中
胸中热情积郁着越来越浓
每一次接触和闪电每一片嘴唇和吻
都把我从孤独中解放融进另一个人
融进所有跳动的心
爱情不能存留,大地饥渴
就从雨开始从溢满的河流开始
从石头的桥钢铁的桥开始
手臂从土地伸向土地从山腰伸向山腰
挽着所有的兄弟姐妹
沟通所有的峡谷河床
黑夜压弯的月亮不再象父亲的脊背
弯弯的谷穗像饱满的弓握在儿子们手中
鱼和鸟激起浪花,风
足够吹起帆张开网
公路铺遍荒野山岗
城市像一个又一个结
拉开网,晒满阳光的条条道路微微颤动
渠道中街道中流动的水和人群
永远蔚蓝
让我在繁忙中整理出秩序
如同群蜂整理蜜整理住所
让光划出影子和光明的界限
让影子渐渐透明在中午消失
我的那些苦闷沉默艰难的年代
消失在欢笑中
我,金黄皮肤的人
和世界上所有不同肤色的人连成一片
把光的颜色铺遍生活


祖国啊,祖国


在英雄倒下的地方
我起来歌唱祖国

我把长城庄严地放上北方的山峦
象晃动着几千年沉重的锁链
象高举起刚刚死去的儿子
他的躯体还在我手中抽搐
我的身后有我的母亲
民族的骄傲,苦难和抗议
在历史无情的眼睛里
掠过一道不安
深深地刻在我的额角
一条光荣的伤痕
硝烟从我的头上升起
无数破碎的白骨叫喊着随风飘散
惊起白云
惊起一群群纯洁的鸽子

随着鸽子、愤怒和热情
我走过许多年代,许多地方
走过战争,废墟,尸体
拍打着海浪象拍打着起伏的山脉
流着血
托起和送走血红血红的太阳
影子浮动在无边的土地
斑斑点点——象湖泊,象眼泪
象绿蒙蒙的森林和草原
隐藏着悲哀和生命的人群在闪动
象我的民族隐隐作痛的回忆
没有一片土地使我这样伤心,激动
没有一条河流使我这样沉思和起伏

这土地,仿佛疲倦了,睡了几千年
石头在恶梦中辗转,堆积
缓慢地长成石阶、墙壁、飞檐
象香座,象一 枝镀金的花朵
幽幽的钟声在枝头颤栗
抖落了一年一度的希望
葬送了一个又一个早晨
一座座城市象岛屿一样浮起,漂泊
比雾中的船只还要迷惘
大片大片的庄稼在汗水中成熟
仿佛农民朴素的信仰
没有什么

留给醒来的时候
留给晴朗的寂默

也许
烦恼和血性就从这时起涌
火药开始冒烟
指针触动了弯成弓似的船舶
丝绸朝着河流相反的方向流往世界
象一抹余辉,温柔地织出星星
把美好的神话和女人托付给月亮
那么,有什么必要
让帝王的马车在纸上压过一道道车辙
让人民象两个字一样单薄,瘦弱
再让我炫耀我的过去
我说不出口
只能睁大眼睛
看着青铜的文明一层一层地剥落
象干旱的土地,我手上的老茧
和被风抽打的一片片诚实的嘴唇
我要向缎子一样华贵的天空宣布
还不早晨,你的血液已经凝固

然而,祖国啊
你毕竟留下了这么多儿子
留下劳动后充血的臂膀
低垂着——渐渐据紧了拳头
留下历史的烟尘中一面面反叛的旗
留下失败,留下旋转的森林
枝丫交错地伸向天空
野兽咆哮
层层叠叠的叶子在北方 涔飘落
依旧浓郁地复盖着南方
和沉重的庄稼一同翻滚
鸟群呼啦啦飞起
祖国啊,你留一些这样美做好的山川
留下渴望和责任,瀑布和草
留下熠熠烁的宫殿、古老的呻吟
一群群喘息 的灰色的房屋
留下强烈的对比、不平
沙漠和曲曲折折的港湾
山顶上冰一样冷静的思考
许多年的思考
轰轰隆隆响着,断裂着
焦争地变成水
投向峡谷,深沉,激荡
与黑压压的岩石不懈地冲撞
涌向默默无声地伸展的土地

在我民族温厚的性格里
在淳朴、酿造以及酒后的痛苦之间
我看到大片大片的羊群和马
越过栅栏,向草原移动
出汗的牛皮、犁耙
和我的老树一样粗慥的手掌之间
土地变得柔软,感情也变人坚硬

只要有群山平原海洋
我的身体就永远雄壮,优美
象一棵又一棵树一片又一片涛声
从血管似的道路上河流中
滚滚而来——我的队伍辽阔无边
只要有深渊、黑暗和天空
我的思想就会痛苦地升起,飘扬在山巅
只要有蕴藏,有太阳
我的心怎能不桃出,走遍祖国

树根和泥淖中跋涉的脚是我的根据
苦味的风刺激着我,小麦和烟囱在生长
什么也挡不住
即使修造了门,筑起了墙
房子是为欢聚、睡眠和生活建造的
一张帮窗口象碰出响声的晶莹酒杯
象闪着光的书籍一页一页地翻动
繁殖也不意味着拥挤和争吵
只要有手,手和手就会挃在一起
哪怕是沙漠中的一串铃声,铃铛似的
椰子树脖子上摇动的椰子
烫手的空气中,沙滩上疲倦的网
同样是我的希望
寒冷的松针以及稻子的芒刺
是我射向太阳的阳光
太阳就垂在我的肩上,象樱桃,象葡萄

痒酥酥的,象汗水和吻流过我的胸脯
乌云在我的叫喊和闪电之后
降下疯狂的雨象垂死的报复

落下阴惨惨的撕碎了的天空
那么,在历史中
我会永运选择这么一个时候
在潮油湿和空旷中
把我的声就压得低低地低低地
压进深深的矿藏和胸膛
呼应着另一片大陆的黑人的歌曲
用低沉的喉咙灼热地歌唱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