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宁诗选


简宁(1963- ),原名叶流传,出版的诗集有《倾听阳光》(1990)、《天真》(1991)、《简宁的诗》(1997)。

打谷场上 地下的话语·花生 夜晚降雪 事物之诗 回旋 小星 干旱 静物


打谷场上 


一架梯子奔跑
风抽打着屁股

大气里的一架梯子
跑到大路的尽头

梦见草垛下睡熟的孩子
泪花里的夏日闪电

一架梯子
在大气里跑着

簸打麦子的母亲
上上下下张翕着双臂

一架奔跑的梯子
被风抽打着屁股

梦见岩石间兀鹰的卵
还有水晶屋檐

一架大气的梯子
跑到大路的尽头

一颗颗汗珠摔倒在飞翔的阴影里
一捆捆柴禾漫山跑来


地下的话语·花生 


铃铛,金黄的铃铛
碰响,碰响在天堂

让我许下最后一个愿
在秋天到来之前在挖掘之前

风吹豆荚,让我回到壳里
像一个和尚,回到小小庙堂

让一只鬼鬼祟祟的鼹鼠
做我凄楚摇晃神圣的新娘

这大地才不会那么荒芜
咀嚼的喜悦里,万山红遍


夜晚降雪


这是再也望不见星辰的天空,雪落下来
仍然是白的,像棉花擦拭着云层
仍然静悄悄,像记忆
和月光,雪带来了森林辽阔的喘息

也带来了海鸥啼鸣在波涛之上
激越的回声,充盈在胖墩墩雪人的梦里
人们给他点燃香烟,戴上帽子和眼睛
在欢叫喧嚷之外,他怀念着一双遗失的暖鞋

十只赤裸的脚趾像闪闪发亮的
红萝卜头,在深夜的乡村田野
走向储满日光和炉火的仓库
雪吱吱叫着,记下这突然、玄秘的文字


事物之诗


在我的窗外,一座高楼,钻出地面
一个星期长出三层,并且发胖
穿戴完毕
他的阴影覆盖了我
他的窗户,用沉默,在我的梦境说话

明天的我是谁,明天,谁
坐在这里,端一杯夏日倾斜的水
观看,也遗忘一切
一个夜晚,一个逗号的尾巴,隔开
两行断裂的句子,这个观看的人
写下这些无用的文字的人,破碎的瓦片
堆砌着,不会成为高楼
因此比高楼更脆弱,更质朴


回旋


这是重复的时刻。这是
光线从喉管崩溃的时刻
被烟熏黑了的词
砌着堤坝,在血液里
恳求的嘴唇简塞满了卵石

什么能照亮内心和远处的物质
一只从雾里飞来的鸟
又溺死在盈盈泪水里
忍受厌倦,也厌倦了忍受
此刻即是明天,我已经
活过了漫长的一生
仿佛一个秦或清的鬼魂


小星


天空睡了。细小的星子
微弱的,黯淡的,沁凉的
喘息
就这种时刻,有摸黑赶路的人
嚓嚓的火粒激溅

在一片泪水似的群星里
只有参、昴二宿
像两朵雏菊闪耀
一边是黑暗里击打脚踵的沙子
一边是衾被、稠帐,漫长的呼噜


干旱


下雨的时候总会有人伫立窗前
脊背微湿,嘴里吐出烟雾
外面雨丝霏霏,而他的眼睛是
空的。
空的,多年前的一场大火劫掠了全部葱茏。

在一双苦涩的眼睛里你将看不到照耀
在一双苦涩的眼睛里戈壁滩上波涛的残骸凸凹。
我瞪眼目睹爱情在我的怀里
像一条失水的大鱼或我最小的儿子
抽搐着死去
而我束手无措。

夜是湿的。哪里有水
什么样的水,洗润我的眼睛
我如果发问,四周漆黑的群山
将响起许多笑声。 


静物


午夜的灯盏下,桌上的一只苹果
静静地,仿佛一种目光
飘盈,漫游者猝然收步
白纸如雪映照着一声
嘀嗒,有力而浑圆

所有的词,所有海边的泡沫
波浪向天穹伸开
柔韧光滑的手掌
渐渐围拢的寂静
宽阔,仁慈,犹如母亲的慨叹

都是孩子,果树和果园
舞蹈的少女,瀑布和塔楼
伫立的,奔跑的,一声声嘀嗒
从生到死,在路上,这苹果的皮肤上
移动的光斑,将照耀我

抚摸我,直到一柄刀子灿亮现身
一声嘀嗒的一半,嘀嗒,有力而浑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