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薇诗选


掰开苞米 吸毒的赵兵 嫂子是谁 老情人 鞋子 鞋子 原因 青苔都绿了 为了生一个儿子 你说 苹果 一个阶段的房间 往事


掰开苞米


那个晚上如所有的
晚上
苞米在村庄背后
轻摇晃
我站在门口等我的情人
他穿过一间厕所几间农房
一直走到
苞米地中央
月亮照着我和
手掰苞米的情人

此刻村里没别的人
城市的声音远在百步之遥
我看见情人冷静的双手
在月光中
是怎样 掀开
苞米的内衣
使夜晚的苞米从里至外
有一种难言的金黄
我顺着月亮眺望
情人正怀揣苞米
走出静静的村庄
我肯定首先是苞米开花的形状
打动了情人
让他掰开苞米
如同解开我的口味
我返身进门
等脚步声和苞米的香味
洞穿我房门
我瞟一眼窗外月亮
它敏感的笑容
让我加倍警惕
情人上楼了
他怀揣五只青春的苞米
选择一只递到我手上
我看看这周身裸体的苞米
看看敏感的月亮
呀 我轻呼一声
在情人面前
把掰开的苞米
丢在地上


吸毒的赵兵


禄丰供销社的楼上
住着23岁的赵兵
木板楼瓦房
45瓦的灯泡
赵兵爱幻想
一只塑料的黑注射器
一条腰带
手臂和腿上 密密麻麻的针眼
像一朵朵纤细的花啊
只是赵兵不敢喝白酒
在供销社的楼上
也很快活的啊
生死自己掌握
要有光就有光
要想飞就飞
只是赵兵不能做爱了
那一日,吸毒的小丽来了
他们互相对望
双眼有些潮湿
这是怎样的生活啊
赵兵和小丽想做爱
想得要命
像两条黑色的蛇在床上翻滚

赵兵的朋友周说
总以为哪一天回禄丰就见不着他了
没想到他一直活着
还会时常有作爱的心情


嫂子是谁


男孩走到路上
七七八八的太阳
打得他
分不清方向
男孩走在路上啊
心里直想
昨天夜里的灯光
谁在里面
嘻嘻作响
男孩走着
心里头有点东西
像水草样 疯长
男孩走在晚上
脚一蹬
脚头就触到
月亮的脸上
多舒服啊
男孩的心只那么
轻轻一下
就被洗得
干干净净


老情人


许多年后
我回了趟家
家乡有很大变化
房子越盖越高
道路也很宽敞
好些人不认识我
我认识的人
也大都 变了模样
有一天 午饭时间
母亲让我上街买醋
在不大的酱菜店里
我遇见了
多年前的情人
和他的 妻子
老情人不老
模样也还英俊
只是胖
他认出了我
神情复杂
难以表达
老情人妻子也认出了我
脸色一下
起了变化
其实我很平淡
好多年不回家
好些事都已忘了
以后的一天
老情人来了电话
吞吞吐吐
结结巴巴
大意我听出来了
约我去江边
说说心里话
其实我知道
老情人过得很好
妻子温柔大方
家庭和睦向上
老情人 请你想想
请你想想
这样一来
是不是 有点儿
儿女情长


鞋子 鞋子


我说鞋子的时候
外面 灿烂的阳光
晒得我脚背发烫
你知道
鞋子 穿在我脚上
合不合适
你怎会知晓
那一日
我站在门口
认识已久的男的
递给我
一双鞋子
我弯腰穿鞋的时候
知道 他在背后
看我的臀部
我脸红 动作缓慢
为何 鞋大小合适
而你
从没有来我的家 和我单独坐坐
男的斜站
看眼前 一块大石头的阴影
他笑
我常在你背后
看你走路
知道 鞋的问题
也很简单
那一阵阳光多好的啊
晒得我
全身都有些发烫
我接过鞋
和男的一起进门
紧锁 关窗
虽是白天
太阳在我门前停留许久
但是鞋子的问题
合不合适
只有我
一个诗人知道


原因


去年五月
春暖花开的时候
坐在窗台
看楼下蓬勃的野花开放
我有些激动
想起了
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些事都很美
真正是一些
春天里的事情
我想这些心事的时候
一只狗跑进了院子
另一只
被主人叫做花花的狗
也出来了
花花 花花
四处溜哒
有点
洋洋得意
那外来的小狗看见了
追了过来
在蓬蓬勃勃的野草上
它们你追我赶
像一些劳动场面
我坐在窗台上
想这些心事的时候
想写一首诗
也是在这样的五月
天空有点蓝
像野花开放一般
好多沉睡的东西
都醒过来了
故事很美
也很真
我构思完这个故事以后
想起一个
比较美的题目
我想来想去
都跟春天有关
我不能叫它
春天的故事
但它的确是春天的 故事
想来想去
想来想去
就没有
写这首诗


青苔都绿了


那样一个 夜晚
有熟悉的男人
走过窗前
那会儿 灯光很暗
有人在屋里抽烟
窗外之人
几声轻叫
几下轻叩门窗
好久不见
下面 青苔都绿了
灯光
为什么昏暗
抽烟的人
出门
说一句话
青苔都绿了
青苔都绿了
是什么 意思
我站在窗们之间
灯光昏暗
因为 有厚厚的布帘
路过的人和
进我门的人一样
都会在伸手之余
逃离我的视线
只是 当屋里
只剩下灯光
我又一次想
青苔都绿了
青苔都绿了
是什么
意 思


为了生一个儿子


我想生一儿子
是为了
心理需要
我的体内
开着另类的花瓣
使我觉得妙不可言
我在怀孕前三月
做好准备
查阅生育指南
把清宫预测生男生女表
一一翻遍
并且要丈夫配合
三月之内
在诸多方面
按部就班
可真是难啊
丈夫有时不快
某方面破坏了他的习惯情绪
自然不佳
我说
一切为了儿子啊
别想那么多
只想你白白胖胖的儿子就在
你的面前
叁月的时间
丈夫吃够了
菠菜 番茄 牛肉 鸡肉鱼和蛋
我吃土豆 豆腐 花菜 面包 莴笋和海带
播种的日子
是一个 平淡的夜晚
只记得是个朋友的生日
大家乐乐呵呵
心情都不错
十月之后
我果然生出一个儿子
告诉亲友 我的办法
大都很吃惊
其实这是控制的问题和关键
叁月的时间
能做哪样不能做哪样
能吃哪样不能吃哪样
都应该有控制
没有控制
就生不出儿子
没有控制
也能生出儿子
只是 运气好点


你说 苹果


别告诉我
苹果上有洞
它早晨还新鲜
午后
温度
虚妄速度的爱情
让苹果
从内部
开始发热
苹果是苹果
这是你说的
苹果有苹果的生活

苹果有苹果的气味
一半有红
一半有绿
不明不暗的凹处
顺蒂而进
在深处的里面
啊呀
那么多的不同
门一关上
我只闻出味道
却难以
说出所见
这是一种
苹果的日子
即使变软
即使腐烂
也从 最新鲜的部分
开始
所以你说
我看不见青苹果 红苹果
它们有它们的秘密
而我有我的生活

2000.5.21


一个阶段的房间


一个阶段
他有一个房间
没有干枝
没有
新鲜的东西
出现
他说
是我冬天的房间
屋外有水龙头
楼梯上来 有
四层
60秒不到
我的屋顶宽敞
太阳照得我
想飞

一个阶段
他有一个房间
有了枝叶
有了
叶上的一点东西
出现
他说
是我白天的房间
屋外有床垫
人顺楼而上
喘口气
看看上空
有没有什么
下来

一个阶段
他有一个房间
没有灯
四周的白墙
很白
他说
是我夜晚的房间
人在里面
鞋子丢了
会不会
看不见

一个阶段
他有一个房间
有过什么
落过什么
他想不起
他说
是我一个人的房间
只要站在原地
我动或不动
都没有人
发现
只是风吹来的一种味道
让我鼻子发酸
发酸

2000.5.18


往事


我听见音乐
只有音乐
音乐的声音很响
在屋子里
飞着一般
整整一个下午
音乐都在
听着的人
只是两个
一个画画在左边的房间
一个写诗在右边的房间
其实只有音乐
只能有音乐
像这样
穿过无数时间
在不同的地方
一样飞着
画画的人画画
写诗的人写诗
多少年了
他们各在
不同的房间

200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