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旗诗选


请要了我的命 早晨 献给李红旗的诗 这就是 你已经永远失去了做人的机会 风景 您好,小姐 时候


请要了我的命


在快乐中窒息的混蛋
衣冠楚楚
发挥出诱人的质感
充满机遇和现代化
这绝不象一般妇女的手法
那样直截 ,那样了当
那样若无其事一些
很不容易辨认
不容易放松
这是多么让人不好意思

还有我
我的下流
我并不想淹死
在你们华丽的手中


早晨


这是一个性感的早晨
一个淫荡的早晨
太阳色迷迷地端详着大地
勾引着它的生机
都冬天了
它还在挑逗着这些可怜的东西
上百次的撩拨之后
大地就可耻地湿润了
那么多的东西将蠢蠢欲动
白痴般地发育,自如地
接受太阳的凌辱
还有那些兴奋的畜生
也狂乱地加入这又一次
肮脏的高潮
那些以为拒绝的东西
也不能成功地摆脱
只能腐败,只能
变成驱动欲望的营样

张口结舌的人们
幸福感动的人们
足智多谋的人们
才华横溢的人们
踌躇满志的人们
飞黄腾达的人们
怀才不遇的人们
看破红尘的人们
清高睿智的人们
忧心忡忡的人们

你们来赞美呀

赞美那个辛勤的色情狂
赞美这些兴致勃勃的婊子


献给李红旗的诗


你来了
带来了我爱吃的药
还有可口的明天
我该怎么来感谢你呢
给你药吃
给你一个喑哑的梦
还是陪着你失眠
来感化你的绝症


这就是


父亲
用光了半生的活力
为我们换来了崭新的身份
那飘着汽油和钢铁味道的
小本子,写满了陌生的希望
有着神奇的功力,把我们
那满身的尘土
冲洗得一干二净
还葬送了我们的老牛
和它那温暖宽厚的叫声

活跃的粮食已经与我们无关
从白花花的面粉里
我们的眼睛根本无法分辨
哪一袋里曾用过功
只有胃还固执地与它们
保持着联系
仔细地消化,一如既往

老牛早就吃光了,粮食
在1983年干瘪的土地里
也所剩无几
母亲白了,也胖了
和皱纹一起,坐在沙发上
过日子,每天都试图套上
十多年前的那张照片,那张
疲倦又充足的笑脸
又旧,又小,也缺少色彩
象十多年前的那张照片
一样枯燥
我和姐姐站在两边
满脸的快乐模糊不清
姐姐,你那么小
我的半根手指头
就把你全都遮住了
要跟现在牵扯,需要
经过多少年的教育才行啊

有一天
我站在一块收拾完了的地上
心里充满怀旧的快感
有了歌颂的欲望
它坦露着那被翻来覆去的肚皮
平静地说
这么多年了
你一直坚持排泄
也真是难为你了


你已经永远失去了做人的机会
——敬献给万寿无疆的上帝


不知道你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
被罚做永垂不朽
永远垂着、耷拉着、倒挂着
既不会腐败,也不能死
你没有什么性质

我呆在你的想象中
占据你无关紧要的一个想法
满怀着怨恨
和怨狠带来的快感
深深地思念着你
用专注的思念来伤害你
刺杀你、接近你
你也没有什么感觉

你很孤独,也没有
繁殖所需要的伙伴
甚至不懂繁殖的技巧
你只能依靠胡思乱想
来打发永恒

你只会那么不着边际地悬着
坚持着麻木,坚持着想象的能力
并尽量显得不动声色
来启发我的绝望


风景


秋天到了,地里的庄稼都死了
我们在田野里幸福地收获它们的尸体
粮食的死亡被我们年复一年排练着
它们静静地站着,没有一丝恐惧

有一天,我们都老了
大地收下了我们的身体
破旧的眼睛被同样破旧的眼睑
疲倦地盖上,再等待
天空来收拾我们的“灵魂”

只有乌鸦穿过这一切
落在残败的大地上
大胆地——歌唱


您好,小姐


您独自坐在酒吧昏暗的角落里
做着一个让人伤感的姿态
您准确的悲哀真让人仰慕,小姐

您懒散的嘴唇上叼着一支生硬的香烟
感觉着那个正向您走近的陌生男人
您熟练的漫不经心真让人仰慕,小姐

您携带着您的包,携带着您的伤感
携带着您那有点修养的欲望
携带着同您一样陌生的男人出门了
您屁股上悬挂的庄重真让人仰慕
小姐

今晚您会感觉到幸福吗
您的衣服被剥开了
您的身体躺在另一张陌生的床上
一定很美
您的身体被剥开了
您的欲望被重新操纵的时候
也一定很美

今晚您会觉得幸福吗
小姐


时候


这时候
平静的坐着
看着一只天使从我的脑海里飘过
你能告诉我
这是美丽的吗?
妈妈

这时候
安静的坐着
如果我就这样安详的死在这里
你能告诉我
这是完整的吗?
妈妈

您能把我再生一遍吗
我都坏了
象多年前一块保守的饼干
带着满身的老茧和灰尘
正在思念着陌生


选自诗生活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