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北子诗选

传统气息 仇人 空屋 流亡的人 “岁月里一棵树……” 人民 爱我的人该爱一只小畜 你给她一个名字 她的话 女儿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


传统气息


在传统的气息里
空气和气味相适
一只猫舔着嘴
看主人坐在藤椅子里睡去
直到消失
一张发黄的报纸
掩盖了空酒杯
和客人的身体的灰烬

在传统的气息里
旧光阴像一束鲜花
恋爱在桌中央
一道冒热气的菜
将历过的事情烹香


仇人


仇人从故乡奔来
在温热的山坡和我聊天
匕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四周灌木一片

他谈到旧屋墙下
已有几位老人老了
他们的镰刀和草鞋永置田头
谈到他的一粒米
象一支河流,怎样将我全家挽救

过去旧日子里的情景
象这深秋的气候,使人易生仇恨
匕首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让灌木的血,永远惦念土地
我的仇人一路奔来


空屋


滴水的声音,黑檐上
乌鸦摇摇欲坠
雨过并不天晴,早年的春天就是这样
母亲十六岁,在空屋前
听任一只猫蹲在灶上
眼睛燃烧绿火

母亲十六岁,很丑陋
雨天从不出门
灰尘在天边耳语
更远的雨地人披蓑衣
被自己的泪水打湿
三月的影子睡熟,地面潮湿

白衣女人,一个长发四散
从门处闪进
脸庞发着霉味
脚步如呼吸
满身湿气

十六岁,她发丝如织


流亡的人


没有心情的人去流亡
没有流亡者的日子迎来冬天
流亡的人
在一句话中成长
它的皮肤无限扩张
为一盘散落的棋子
寻求指点迷津

我爱五点钟的蝙蝠
用翅膀扑打最黑暗的气息
流亡的人在天边成了一个种族
为词的衰落独守终身
子夜时分他来探视过
他不忍看你醒来之后
憔悴的姿容


“岁月里一棵树……”


岁月里一棵树
象污泥样腐烂
我的兄弟在上面居住和歌唱
歌唱他们污泥样的爱情和婚姻
歌唱他们的脚下水色的荒凉

我击节于兄弟们的执着
安定和梦想里的奔波
他们的村落和发黑的小船
我击节于他们的渴望
吊死在一棵树上
为自己的经历
唱起挽歌

而我逝去,象四月里淫乱的花朵
活着的人们无从忆起


人民


人民的左手击痛右手
欢声笑语、掌声雷动
人民的思想制止人民的心
心地纯洁、守身如玉

我是人民的一只老鼠
明亮中的污秽
污秽里的想象
动物放荡的言词
深挖社会的墙角

一个人民用喊声痛击我
一个人民用眼光灼伤我
一个人民用愤怒燃烧我
一个人民用昏睡嘲弄我

另一个,在人民的城墙下
用沉默
隔离我


爱我的人该爱一只小畜


爱我的人该爱一只小畜
身上纤细的畜毛
爱我的人该想起它
多象一个病者的腰肢
温柔得使人痛
使金属的光辉随弱水流走

爱我的人该深藏它的秘密
胸中的火焰更微茫
该把它放在任何一张桌上
怜人的样子,像女人身子中风
而母亲的慈祥中毛色流血
和暗红的手帕渗入风中

爱我的人,共有几个
看我从发丝的这端走向那端
菊花样的脸容
在一根血脉里充满喜色
在命中,为自己潦倒


你给她一个名字


你给她一个名字
她会从左边的窗子进来
带着你去
跃过右边的窗子
你要藏在她发霉的长发里
体味十年前的香气
在另一番天地怎样发芽

你把你的名字和身份给她
夜和夜里的一张纸
都该像恋爱般交给她
哪条街曾流过血
哪条小巷里的人家至今清白
你都要死心告诉她
她的身子下流着腥臭
她背负你的眼睛聪慧如水
在破碎的白衣里
你告诉她那最远的仇人
和弱小的敌人

当白天别人喊她鬼
深夜你要她作妻
妻的身旁树缀满骨朵
骨朵上到处有死后的名字
你要记住


她的话


一句话让你路过小镇
身子在风中寒着
你思想着空中飘来的语音

住在对面的人阴天里夭折
吞着静得出奇的金子
小时你偷看过
赤裸的身子烘着炭火
这种气味至今仍在头发上
直往下滴

一句话让她想入非非和老去
或者在最靠近你的地方睡
你的手感通向细腻的皮肤
背向着你时的幸福
想起她披着乱发转过头来
脸庞的妖气和丑陋


女儿


岩石尖上长出的女儿
有流水的哀愁
树林深处最轻微的光辉
岩石尖上长出的女儿
样子足够的弱小
用最美的风
呼喊过你的名字

怀念你的人都怀念她
消磨着一生
她临终前象碑上的小草
附身细说整座大山和村庄
在轻微的光辉下流走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
堤下是泥沙,陈旧的黑船和迷茫的赣江
没看见雾,我就是一团平静的雾
瘦长,在长堤上走过
然后蹲下来,细细地看着草坡上的牛群
想一想牛儿是否也有爱情

天色已晚,我远离城市、报刊和消息
但一小时有一列车,轰鸣着
冒着空气的尖锐前进
这时我想起一个女人
眼睛勾勾的,从暗中递过来
“我爱你”那天气里声音就这样清晰

池塘就在不远,水上的鸭子白得透明
二只,三只,全在透明的水下
表达静静的痴迷
四月啊,这沉默的嘴唇已有了醉意
如果是秋天呢
如果秋天的刺球滚落
抬头望去的水浪,是否会怀着阵痛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