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泠诗选


林泠(1938- ),原名胡云裳,出版的诗集有《林泠诗集》等。

送行 阡陌 三月夜 散场以后 不系之舟 星图 造访


送行


那挂上红灯驰来的
是最后的一班车
你轻轻跃上去,不要回头
我看得见你的影子

真奇怪啊,为什么冬天竟会不冷
为什么,一份联想永不能被分割
纵然那悬着红灯的车已驶来,载你离开
而我的归途上,雨落着
有人竖起大衣的领子……


阡陌


你是横的,我是纵的
你我平分了天体的四个方位

我们从来的地方来,打这儿经过
相遇。我们毕竟相遇
在这儿,四周是注满水的田垅

有一只鹭鸶停落,悄悄小立
而我们宁静地寒暄,道着再见
以沉默相约,攀过那远远的两个山头
遥望
(———— 一片纯白的羽毛轻轻落下来)

当一片羽毛落下,啊,那时
我们都希望————假如幸福也像一只白鸟
它曾悄悄下落。是的,我们希望
纵然它们是长着翅膀的……


三月夜


三月的冷峭已随云雾下降了
三月的夜,我猜,是属于金星的管辖。
每一个角落都藏着
小小的探子们
它们被打发到这里来等候
等待风信子发 记缋实南 息。
──你看,那从冬青丛中探出头来的
便是桃树顽皮的小黑奴。
三月,有多神奇的夜啊
三月的故事随风布散,那些故事真美。
传说:严冬已开始困倦了
来接美的春季,是穿着芭蕾舞鞋的;
她轻悄悄地来,没被发觉
而小精灵们已等得不耐烦啦!
还有一些──
我是不能说的

三月的夜知道
三月的行人知道


散场以后


冰冷的液体,带着泛滥的狂热
从一堆溶解的冰块溢出来
——散场以后——
我也走出来,随着他们
走出,也像其中的一滴
散了

多么寒冷的意念啊
有谁能找回
原野上散失的羊群?
(寒冰怕是这样形成的)
我竖起领子
纵然没有风,一切都是静荡荡的

一只无目的蝙蝠
自暗中飞出,又投身另一个

黑暗里,没有愚蠢的犹豫


不系之舟


没有什么使我停留
——除了目的
纵然岸旁有玫瑰、有绿荫、有宁静的港湾
我是不系之舟
也许有一天
太空的遨游使我疲倦
在一个五月燃着火焰的黄昏
我醒了
海也醒了
人们与我重新有了关联
我将悄悄地自无涯返回有涯,然后再悄悄离去
啊,也许有一天
意志是我,不系之舟是我
纵然没有智慧
没有绳索和帆桅


星图


从这儿数过去
七倍的距离,向南——
啊,那就是啦。那是一颓
传说已久的,还未命名的星星

我是第一个发现的水手
梦土的开拓者
那确定它底存在的,不是观察,不是预言
而是我诗句织就的星图

此刻,象引度的圣者一样
我正对着迷惘的人世说:
从这里数过去
七倍的距离,向南……


造访


你必然惊异,异日的游伴
将十年的冷漠
在你家的门环下摇落

倘若时间是誓言,我已撕毁了
时间的记录,那远远携来的一身泥土
已为这小城的风沙拂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