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诗选

林雪(1962- ),出版的诗集有《淡蓝色的星》、《蓝色的钟情》。

紫色 渴睡 空心 微暗的火 预兆 苹果上的豹


紫色



今夜我有最缤纷的句子
自言自语。如熟透的果子在秋季互相问候
多年后你忆起,我其实平静如初

一条歧路,通向乌有之乡
从落叶到落叶,这很漫长
最好的年华可以重度?
谁的允诺,像明信片一样虚假
来自善意与宽慰
我却因此焦虑而忧伤
对着命运,犹如孩童
对着玩具镜中的风景
被一只手操持,陌生而激动
观你,对遥远的星系
美丽又污秽。忍不住凝神
直到旁观者般被唤醒

街上的车子载着谁,驶向哪里?
何必知道!我身后的脚步和我一样孤独
我不惊慌。所有的充实来自你的迷惘
好比在灰海绵般的早晨你突然惊醒
脸上的表情丝绸般捉摸不定
去抓那幸福之鸟

一声浊音,你触及的
仅仅是那窗子


渴睡


这个夏夜不可名状。我颓然倒下
与你并肩独特的姿势
在一种幻觉里时时改变
来得正好的夏天。被冷水洗过的
身体
在呼吸的阵风里袅袅上升
插入发间的手指,一群桑叶上的

它们起舞的声音消失在空气里
像鸟儿跌落在平台
那么平坦,那么近

今夜我的灵魂有了确切的形状
从脚尖到发梢,从左手到右手
从我的胸前到背部
向外渗去的一条丝线结成了网络
罩在年代久远的绣毯上
灯光珍珠般滑落。亚麻布、亚麻


与我祖母闺守阁楼的风景相似
发鬓上的金箔。腕上的银杯
适于她的美。一种怀旧的调子

她下楼的第一步就急遽地老去
她的嫁衣如焦脆的叶子破碎
爱她的人无计可施

今夜,我的灵魂站在我的对面
看我睡去时受惊的模样
无辜的明天,在洞穴中醒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这儿熟睡
一只手叠在另一只手上
一种被伤害的睡姿,一种隐语

你仍然端坐不动,浅灰色的眸子
转动一下
飘浮在海上的冰块
融进更深的寒冷
我原来没睡,坐在你对面
对着灯光察看我的掌心

在太阳下呈紫光,在雨里呈蓝色
一个逆光里的手势
说:如此炎热的夏天,并不多见


空心


用我静脉中的血涂抹这些流水
也不会使这里的景致更为错杂
世界如此有序,类似一声完全的
赞美

是我错了吗?一阵人工的雨
突如其来
被捣毁的花园
花朵中千万扇门无法闭拢

你不能拥有自己的心事
躺在夏天的床上
在狂躁的中午独自休眠

一滴雨就可以使你醒来

他们懂得怎样利用这种雨水
一滴水滴上我的前额
冰凉的敌意。炙伤我冰却的伤痛

这女王与主妇的脸同样低能
季节与光线的传递
扑朔迷离;爱的全部意义

在城市适时的毛皮下面
唯独我不用羽毛遮掩
鱼一样清白。孤独与躲避

谁在用自己的阴影仇视我

我的乳汁丰淳。爱使我平静
犹如一种情愫阻在我胸口
像我怀抱中的婴儿

只不过是一件容器,瓶子或其它
容纳过一钟爱,羊水与洗濯
如今我用诀别的心境来爱这一切

无法改变。即使我溶合、相会
与你何宜?并且再不能使我们身
边的流水
比上一个夏天更亮、更白


微暗的火



在一只钟摆的后面我听到了什么
又是树,树下的凉意
悬空的桌子上结冰的水果
浮出杯子。是谁的身体如此
寒冷?
如此美妙?谁使我在床上越陷越


在一条饰带上分布有序
在一具石棺上堆叠
你为我的身体注入生命
但一种注视迫使我用全身的关节
逃离

从发尖到脚踵。一条河起伏着不
断的颤音
我能从水面直视水底
一种白天的睡相。梦
在沉睡的外省景象中升起
你可以一无所视
我歌唱时眼神的韵律
灵魂像夏天的芭蕉
呼救着上升;一个漩涡的中心或
一团火焰

一种绵密的土著的语言
风使它们弯曲
(那个躲避阳光的女子应当哭
泣)

这是一个拼贴起来的时间
我的心无法完整,像一张五彩的
被子
能触及最明亮、最隐秘的部分

但你不能进来,你无力交还与覆

这是一颗因爱而诀别的心
又一个骗人的冬季,像一张
丑陋的皮革上泪水
如此虚假,你已把我破坏殆尽

但隐秘的事物就要出现了
你看那波光淋漓的太阳
他蓝色的光液正向四方流淌
在我的胸口,在我儿子的唇息之

风向你送去了乳汁的甜味

在一只钟摆后面我听到了什么

最小的婴儿,最老的妇女
都是我自己的形象。我贯穿在
所有女性的姓氏与骨髓中间
犹如贯穿在我们居住的陆地上
一条闪亮的中国的丝绸


预兆



余下的年代,我将用哑人的手势
生存
托举莲花的姿态,阐明了一切
那些源于舌根的词汇结束
那些表情消失。唯一静止的手掌
竖起
一只在另一只上面
天空慢慢涌向大地的过程

我熟知这种手语。黄色的土地、
蓝茵茵的空气
二十四节气里长短不一的阳光
以及最爱吃的番茄

就是我的天性。先辈们长眠不醒
使我爱这种语言,一个谜用另
一个谜来注释
展开与封闭全出于自身
一如有毒的果实

源于一种灵感。在梯子没有升起
之前
天空突然萎缩。在风没有吹拂之

声音笔直地穿过。另外一个角度

一只骆驼、一块石头抛掷其上
也在飞翔

我们成年之后的美丽算得了什
么?
一滴番茄的汁水。一秒里的无数
个一瞬
人来得及死上一千次

这是后来的事情
金子的内部被谎言啄空
银子过于柔韧,适于虐者和人们
自虐
水的开关太像四季,年复一年
这一条与那一条,恼人地相似


苹果上的豹



有些独自的想象,能够触及谁的想象?
有些独自的梦能被谁梦见
一个黑暗的日子,带来一会儿光

舞台上的人物被顶灯照亮
一个悬空的中心,套着另一个中心
火苗的影子,掀起一只巨眼


好戏已经开场。进入洞窟的人
睁大眼镜睡眠。在睡眠中生长
三百年的梦境,醒来
和一条狗一起在平台上依次显现

一个点中无限奔逃的事物
裹挟着那匹豹。一匹豹
金属皮上黄而明亮的颜色
形成回环。被红色框住

一匹豹是人的属性之一
在稠密的海水之上行走
水下的人群、矿脉、烟草的气味
这样透明而舒适。一些幽魂
火花飞溅的音乐还在继续

我怎样才能读懂那些玫瑰上的字句
一只结霜的苹果,想起无穷无尽
使我在一个梦里醒来
或重新沉入另一次睡眠
这已经无关紧要

赞美这些每日常新的死亡
在一个时间里,得到一个好运
在另一个时刻观看豹

与苹果。香气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