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自立诗选

刘自立(1952- ),七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今天》的重要成员。

欢乐颂 萌形 四季的节奏 鸽子 一日又见庞德 芳香如我的消失 飞行的节日 看啊,这人 理性析梦 沙滩上的房子 一九九九如是说 土豆之歌 摇 滚 乐 队 日内瓦组曲 花之歌 书读书 时间不再 死亡面对死亡 浮诗 安静


欢乐颂 


花一样笑的嘴,叼着飘飘世界的烟
太阳的影子,爬上唱盘的螺线
椭圆形的感受,加上正方形的威严
五七个朋友,凑成强盗的闹宴
十二点了,月光曲夹在墙缝之间
老麦和小杨的步伐,吻和着定音鼓的心愿
潇潇洒洒,一并去了
观念的恐怖,色彩的冷艳
寒冷啊,今天是又一次失恋
火车的轮子,登月的箭
留下的,留不下的
是印象,还是画面?

1974.2.


萌形
——观爱斯基摩人艺术展

        


是的。
我已经战胜了欢乐。
一整夜是这大理石般闪光的沉默。
已不见得有什磨暴发了。

起身在昨天的,不,遥远的暧昧里,
我只是聚合云使的梦影,
把铁一样深刻的印象,
终于移出落隅,
并蚀刻在彳亍的迷蒙上;
映托紫红色的曙光,
不知温暖谁人。

静木的月女,
真要替代她
看我搬弄死亡的光华,
这暗淡妙门的回廊,
环宇我的孤室。
客体和目击者
驱散大地的留盼,
任得我苦脑于
玳瑁色晚雾的启示;
并渴求自然,
千万不要闭垒她的门户……

不然呵,
到那时,人生的笑
就再也听不见了。
朋友----
是土石里萌形的银雕,
在这恍惚的过往里
憔悴

遁逃。

1974.9.


           
四季的节奏



顽石,你硬吗?可我要划你一刀
留下这一个凹,柔和的,温暖的
是夏天的生命,是泼辣的姑娘

看一道暗中的光,辟开了,那座秋天的门
我和她披着太阳,闯进了落日的山前
希望的红云,升腾,扩散,弥漫

随后是雷,是雨,是雾,是霞,是夜
风身上,雪哭着,终于扑在土地上
空旷的,寒冷的,结晶的世界里

他吗?一个人,猛力张开双臂
向爱情喷吐热气,吻啊,烧啊
严寒像倒塌的冰山,带走了迷人的苦闷

1973.11.



鸽子


鸽鸣
洗尘雾
跳过几行秋树
银铃般落下明华的小路
雪色淡云降服消殒红海的薄冰
帆窗花幔毫迈地垂在嚣响的异乡
黑雷电在瞬间里倾慕我雪翼魂魄的飞弦
与峡谷一同叹息悲流里明暗骤变的光室
铜鼓,并非在万里黄水岸夺命永远的号角
睡在与天雷同唱的冰岩崖岛
等来她黑色天鹅绒的浓情
在风恋里招回几只信鸟
带我往鸽鸣的异乡来着,去着
白昼的宇台上几星华烨
荧女扑身火焰
身上太阳裙,太阳情
几颗耀人心目的太阳石
万千翅羽
金华曲线
在迷茫中煞脚,栖息
叮当当
叮当当
春潮
乡音



1974.12.初稿
2000.4.小改动


一日又见庞德


1

一日又见庞德,此一日平静异常
太阳堕落成冷冷的黑月
那冰封四壁的小屋,一个蓝色的女孩
在啜泣
她的眼泪挂上庞德的围墙
像风吹寒叶,那声响令人颤栗

(我一边听马勒,一边读庞德
边听边想)

他的总谱包裹着一座山
那座山,因此起舞
他,还向我低下他的头
弯下他的腰脊

那座山躺在床上,而诗人的最后一次性交
没有爱,没有恨,
没有意象,也没有血

他的腥液固化为昼夜的囚笼
而水泥地上绽开的梦魇,呼唤着
战争,战争

于是,一个渺小的诺曼底镶入他的眼帘
巴顿们像秋天一样漂浮

固然,失败的光环今天还在闪亮
但他蓝色的皱纹里,光已复灭
圆形文字的诗人早已入监
被囚禁的斜塔,一节节为他陷落
陷落在没有爱,也没有恨的
一个没有日期的日子

迎他而来的那朵玫瑰,则救他出海
条件是,必须把他的骨胳
变为龟裂成行的汉字

但丘吉尔滚动的叫嚣依旧黑暗
今天,“美军第五十军沿意大利……扫荡”的故事
被放进庞德敲打的死去的键盘
死亡的诗歌突然复活
宛若死去的斜塔
伸出一只新生的手臂

(现在我听到马勒
无我,无他,无你
萨尔茨堡的老酒屋
空气中诗味弥漫)

这一天,是谁让我见到这个罪犯
2000年4月,一个平庸的日子
他,从平庸中递给我无数的宝石
他,用无数被他无限分割的时间
缔造背叛的光
来迎救诗

而道光束里,充满了罪衍和空虚
在此坚实的空虚里谨见大师
当然是我的庆幸
一如两条死鱼漂在海上,把大海带进蓝色的死亡
那是我从鱼尸上划进大海的喜日
我们的死亡,全身落满了鲜花和日光

(而马勒,再现了我们的遭遇
他,不单单看见我们
还看见海以外的溪流,笛孔,和海妖
还有那一颗不再放光的太阳)

2



盎格鲁撒克逊击鼓式节奏
砰砰响
但他抑制住诗歌的声音
用他伸出囚笼的手
阻挡游动的悬崖
一个方正的意象指天为地
闯入我的眼前
而紫禁城死去的宝座
却死也不响

我藏好他的影子钻进地铁
巴黎和北京的日子
涂抹成一副招贴画
老叼车衔着一颗列宁的人头象
一把劈砍托落茨基的利斧
一跳一跳地径自打开地铁车箱
于是在地下的漫漫长途上
我们一时间听不到
已被改装的教堂的钟声————

砰砰响
成为旧时代的产物
1968年和1966年今天仍在说“不”
一个早已衰败的红卫兵下降巴黎
他似乎扶起诗人的尸体
把地下的鼓声再度敲亮
而坟墓中的诗人 震惊之余
只好躲进另一个坟地
燃起另一柱香

请不要把那个原始的庞德轻易推入
革命广场
固然他的诗体光芒犹在
他的节奏有时还是会砰砰响
但是乌托邦毕竟死亡
残忍的四月
初春的雪
染红夕阳




3

那还是昨天的事,我们都被关进监狱
我,已死在我的身体被释放的那一刻
一如轻烟,穿着一身烟衣漂然而去
不像你,你的自由擒获于你的监禁
一团无可定形的风暴,现在已被固定
囚笼随你,慢慢地生长出诗的铁栅栏
一个大世界,拖着旗织卷进你的心
是的,那时,我还是一个革命的孩子
我无知于我的白发将伴同革命的反面
一刀一刀,蚀刻着墨玉般的乌托邦
像为你的罪行,包裹缪思的白衣白裙
我,行走在从罗马到南京的小小的曲径上
你的囚笼,分裂出一个个球型水晶
诗歌被镶入牢房的日子既光辉又黑暗
黑暗的秩序,因你的生存使异数燃彩
一如辛德勒仰天问日,与上苍聚谈善恶
1967年的夏天,我虽然听到红轮滚滚
但天国的方向,只牵连于蛇尸般的地平线
我们以诗句点亮的世界,本是一场虚构
但念念不忘的水晶球还是传来你的音信
于是我们一起乘船渡海,诗行漂浮在海上
滚动的庞德钻进浪花,也钻进枯干的汉字
他的登岸,为我们带来东方真正的图兰多
看啊!这人,他以铁条编成的总谱像一块云
沉溺,上升的人们在水中搅拌成东,西方
所有放舟而去的我们,去而归,归而去
我们的彼岸,是此岸的最终的墓地与摇篮
我们自我埋葬的魅力,让他惊谔让他哭笑
于是,他的歌谣传布着一种天堂之恶
请把乘有玫瑰的酒杯拿在我们地手里
请求大师以他特有的宽容容纳我们大家
因为只有他,才能在有毒的血液中蒸腾其灵魂
并围拢我们如此伟大而渺小的世界,于诗囚

不要再在地狱里让我们的灵魂无限期地等待吧!
我们再也不会接受魔鬼交给我们的礼物;“未来”


芳香如我的消失


我没有吃进那束鲜花
但我的体内今天发出一阵阵芳香
这是记忆携手未来的思维之力
把这个我呈现在局外之我的面前
我废弃视觉与听力的手段感觉自己
被嗅觉推到世纪圆顶建筑的星面上
与众多之神祗合影
在大黑暗的光明当中
这个合影的厚度轻如一层银河的薄冰
是为三个千年无数错误的亮度铸造
我的存在第一次这样鲜活如萌芽
但我没有吃进任何种子和果实
我在你和她忘却的记忆中被提起
不用语言,诗句和音符
也不用建筑本身主调般宏伟的厅堂
抑或她周际蜿蜒的巴雪利卡
引导人体骨骼般孤单而协调的廊柱
使舞姿在日午眷顾一个晨曦、一个傍晚
那便是小贩收回枯萎晨蕊的时刻
我没有钱,买下她的花束
可是,我的花型或冥想在蒸发
蒸发在我的体内,在我的心灵
你可以不再察觉她的存在
即便你们二者之间改变了什么
像奥赛罗的启示
改变了一条手帕飞舞的方向
我看到方向比看到手帕更灿慢而具体
状如男体的岛屿与女体之海
散发出掰开巨浪的浓香
环绕着女体的萨福岛睡去不醒
悠远、亲近、苦涩如乳头之吻
岩石的嶙峋呈现她哺育时序的苦痛
当我把任何一层山崖断折
不是窃水而来 而是逝水而去
那一个膨胀为生产的瞬间
渺小得一如我们与荒原同冢
所弃三千年的废石兀自起风逐尘
为我和你营造一天一个广场或圆心
即便我融入这到处都是禁锢的铁则
即便我分身、弥散,化为弥散的无形
抛弃自己与聚敛自己只获取一种力
也许就是灵魂出壳的钟罄之美吧!
我或可肉身为齑粉
异化、飘逸、行万里弗届之路
那一朵花却留在路上
不管卖花女是在消失或在留守
芳香与我同时迈出或跨进我自己
将显现与归隐相合
一缕死亡的新生之花



飞行的节日


节日,在云端铺开的礼仪居然缓缓下坠
空姐绿袖红裙的体态,冷冷地抹上一层黄油
而我,对比她白色的肌肤,拿出一尊黑女像
细腻如沙漠之风荡开的曲线通向出海口
是什么样的帆樯引我登陆而起飞,划过云层
记得大山之下,萃湖之滨,一座大学希腊式的圆柱
阶梯上腾起红壤绿叶中一束飞翔的信息
告诉我,绿色空姐灵秀的转身,也无法面对节日
而讲坛上善恶交织的论争,此刻也浮现魔鬼与天使的面容
人们在上升与下降的高度里放弃了大地的沉重
光明,在飞行中一次次延缓了黑夜
第二颗、第三颗太阳,在晚霞中大笑着
迎面而来
走进飞翔的日子,从哪个世纪开始
人们看见天人合一但兴奋时仍会沉默
他们把咖啡树的汁液灌入人生的长青树
然而不朽之木围拢的节日拒绝向末日飞行
一若月球的向悖,正、反两面都不能论证光明
人们选择着,像绕过大片的海域,从终点飞向起点
过程、高低、远近、觉醒与梦魇,在杯中泛起
一沫淡香
引擎率领人们上升的大坡度,如今也留葬于
斜塔之中
一无所觉,即使屏幕上出现后宫诱逃的大场面
我,情愿无动于衷地、让安全带系牢脑海中
所有反抗的情绪
不必再去尝试浮士德上升与戈多等待的一幕幕悲喜剧
陡然浮现在一方主妇厨室中滑稽的假面,既不悲,也不喜
命运,此刻在平稳过渡?就连逃避与参与这两组大词
也在地图上被标志的政治热点之间拉平了距离
(志字带言旁,但是我找不到那个字)
而新闻广播庸常的语汇当中,字母与形象
丢盔御甲地滚动
报道银鹰巨大的裸翅之下发生的,香客们用
肉身覆盖心迹的过程
而她们,今天,为了虚假的狂喜起飞,不再
溺吻大地
虽然祈祷徜徉在天地间,抑或盘亘与山间
一若老人树般的根须
女人的乳房在空姐的薄衫中微微耸动而逢天化雨
以告慰人们寻天弃地、弥合父母亡魂的祭白
那尊黑女像,本是生长千年、死亡千年、复活
千年的三个千禧之木
她被萌芽、光照、变绿、生入云天,又被风景
摇撼、倾覆、深葬,再被拯救、复活、生长
那是我,在一个极为微妙的时刻,窥破她的
转世的
沉重,比轻盈还要微渺,忘却,比记忆更加珍重
过去、未来、现在,可以打散、重聚,或者
消弥
而飞翔的盗墓人他,他手中握有"相信未来"
锈迹斑斑的法宝
地面上多译哥德的半臂老人,用他钟馨般的
(多字有走之旁,但是我用五笔打不出来)
嗓音,低吟疯癫夜
下降的法则耀人夺目,一如那棵圣树上飘下的金丝带
竟管空难与地震的魅影,像麦加的黑方石
动如脱兔
静态中人,依旧在另一方圣地尊奉寂美的铜佛
以及一头重叠幻象与实体的一副艺术品
是的,象与象中象,把孕育变为爆炸后的一瞬
一粒偶然的骰子
哪怕我们必然像花一样携伞下降
精神的残留仍会展翅在海与大陆之上飞行
他们远离神奇的、充满阴霾和张力的大沼泽
那面魔镜一旦倾斜,映出飞出水域的一只蝴蝶
——那是我昨天端坐于船首在滇池中神飞绪散之一刻
——她的沉浮,对我而言,已替代了大片水域
而其远飞、消失,复又使水域追怀一点蝶影
所有穿着节日小盛装的人们想到在镜中再现自己
而我,如今只记得行囊中不能划归的昼夜
那是虎与象踏响一方天籁的文本
(Tiger tiger……)
重力、重量、重心转换轻盈与裸体的人之中心
正是蝴蝶飞飞,抛散出浮有中心的万花之时空
猎手变作猎场的一段时间,大地上设满祭台
当飞机在靶心里亮起星灿的大欲望
人们摆布星体的仪式,不过模仿了一位空姐的梦幻
只有当我真正地在天空的大地上走过
我才可以享受弃轻重、生死、悲喜与契阔于不顾的心态
并且用我颤抖的手腕,去碰撞她把握的夜光杯


看啊,这人


我行走在自己的牙齿上
而他,一双眼白拓开广场
我们交臂走过,舌头上卷起
死掉的贝多芬
建筑,在电脑上卸去长裙
以弗所,一个神圣而卑微的名字
像蛇,引伸出一条漫长的路
一直通向大海
和额头上已被钉死的诗句
是的,她咀嚼大海的声音
引来了一些异性
所有跳出疆域的眼球浮尸水中
我们行走时,石头们张开千年老嘴
以笑泣各异的神态
追述口腔里亘古的唾液
妇人,竖起一轮太阳
她被允许疯狂咒骂……
而我们,居然容膝而坐
斗兽场和偌大的月光
在牙齿的格斗与人类的
吞噬中,融解
消化后苦涩的宝石梦
摆平现实,当人停在途中
幻想看见自己眼睛的人
手挽(哥本哈根机场外面的)
稻草人
他们收回了童话的影子
和童话的实体
水火异化的火种已经发霉
黑夜本身生长为一张
古老死板的图饰
装点机翼,而飞翔
每每以跌落绽裂结果
幕,遮蔽了广场与胸膛
我们,像空心人互相穿透了对方
神殿破败的怪圈
纠缠的巴赫
以修复以弗所同样死去的
鸟,把天空,在牙齿上磨损
那条蓝飘带飘下悬崖
任凭动物,只以牙垢
培养生菌
它们大病不愈
摇尾乞晨,以便牙齿上的
钟,把空心人的灵魂
捶打


理性析梦


记忆在梦中蹦跳,以期待天地间秩序大乱
童年的形像瓷出新瓶,以盛装往日的活苹果
记忆从不展示墓地,即便我几次出入憧憬
墓碑挺拔、脊骨依偎,我们交谈于地平线上
记忆一个人走来,不分你、我、他汇友于众
虚实的界线被孤独,拆零为画面的经天纬地
我不知道单数的存在是对、是错、是大海,
抑或建孤岛上一具枯树?
一杯咖啡散发着早年的浓香以至她颗粒未存
记忆的游戏在结束时开始,是为了明证地球
有时是圆的,有时是方的
我害怕深夜的天幕上,陡现一个出口标志
我们去向何方?是否掀开帷幕?或者一睹
甲虫沿着学校的高墙,攀爬成人一样的高度
记忆把我卷在风车上,滚动从小到大的花絮
尽管我们在一个瞬间之内做了母亲也做了女儿
积雪像白发渗透血液,而红色凝成一块块石头
记忆呼唤过革命,春风般把狂潮扑入人间
这艘大船在四重奏里下沉,弦乐缠绕着救赎
究若橹声矣了,情歌四溅
记忆之父伸出双手,挽起圆形厅堂里的女孩
记忆被罄香的曲线装饰,以至霹雳完美地圆梦
那时树与树的对话由鲜草牵线勾勒出她的体韵
女树人遮蔽太阳的诗话逢制西风偌大的伤痕
记忆迈下床榻,经过老城厚重如岩石的日午
四脚柱于四季中静谧的一刻打扮这位女牧神
记忆为庞大的沉寂伴舞,舞人面对舞谱,她们
狂笑地燃烧起来,让火焰冲上堤坝
记忆搬动如根大笔,巨腕一挥,又一条疆界
划分出另一种男与女人
天空在我颤抖时开始飞翔,我的脚下一无所有
记忆端写所有的汉子,一个个囚房如此之美
以至侍女们一动身就会死去
那时,沐浴中人体的水藻,衍化为千年的病毒
一根黑法辗转起伏,显现在咆哮的水柱上
记忆聆听时钟擂击钟点,梦与醒在两地聚首
离散、消损,亲吻化为湖上的大雪
记忆飞向琉璃瓦,迎接父与子构筑的神话
记忆飞过琉璃瓦,以便躲开生锈的安徒生
一个梦、生死、死亡、复活,她游弋在
斯芬克斯的谜体当中
无数梦,死亡,生长,弥漫在猛醒的远束
虽然,无与伦比的推论已
奄奄一息
……



沙滩上的房子



沙滩上的房子只等风暴袭来为她穿上嫁衣


她从黑夜向白夜奔跑但一次也未获得成功


于是,我斜躺在床榻上床第延伸了她的柱脚
蓝色的征帆沉没在壁画隐退的小屋里面
那倜小丑赤身裸体向我展示他的小灵魂
但我此刻充满了恐怖推开门有蛇跳起来


手捧玫瑰的人被玫瑰的重压送上天空漂翔
我们被砌死在碧绿的草丛是因为仅仅碧绿



观众席上有人一声干咳你我他一起肉体纹声
指挥的手以及他的十指插进大理石嗡嗡呜响
镜面上一切都迅速滑落一如水倒进我的口腔
杯子的屁股上挨了一刀栽满旋律的玻璃碎片
幻灭的大都市甩开一个月亮焚化者迎向太阳


我没有能力爬上金字塔而金字塔却向我迎来


每逢八点钟母亲的脸准时印上彩色的橱窗
铁轨上迸发的硬币一再测算财富与年龄的价值


圆形的威严以其无棱角的轻柔磨砺着浪漫夜
竟使家具们各自回到各自的时代以支撑一本书
然后,一杯青茶把茶水滴到诗歌的韵律外面


死猫睁着眼睛那视线升起来六根清真寺的柱子


十字架从小女孩的手心里蓦然跳上了天空
而她的脚下大地上立刻布满交叉的战壕

十一
大爆炸炸碎桃心镜一只手掉下来举着V字
一个声音高叫着:
格罗兹尼

十二
人,于黄昏的光辉中被返照在就餐的刀把子上
一把小提琴自动演奏而无数个海菲兹在倾听着

十三
鱼鳞沮丧地附着在鱼群的身上籍水歌唱而发光
大师告诉海洋和鱼群他是这样演奏水演奏光的

十四
他率领我走向所有的通道以至一扇门也不洞开
他关闭所有的门而我的精神已破壁跨入思想

十五
就要变成化石的战舰上笑语喧哗
人们忘记了海本身就要变成化石

十六
海的面庞一次次涌了上来
一如她拖着衍伸之躯体

十七
咀嚼仇恨的汉子把手捺住父亲的额头,说——
这是法律

十八
罹难的人群像沉重的金属大锚上升复而下沉

十九
有人告诉我他步行的速度特快因为地球是方的

二十
木筏子汹涌颠簸而来那是皇宫琉璃屋顶的倾覆

二十一
狗悲哀地打转脊背上大奏回旋曲胸膛在抽畜着

二十二
每逢走到十字路口我会想到父亲那个时代已经
死亡
不管灰尘将刚才出土或新近埋葬的陶罐与瓷瓶
遮掩
看得见的手、看不见的手在他存在或消失之时
环抱
双耳瓶在恋爱时羞涩地垂下她的一头黑发

二十四
走进新词逻辑躺在床上用她的一条腿踢着墙壁
零乱的诗稿像阳痿的男人一个个被逐出了大厅

二十五
卧室里半盈的黑木耳愈发肿胀像是灰尘的灵动

二十六
非法的"蓝孩"把听觉渗透价格昂贵的鱼子酱

二十七
升起于语言之泉的女人与女神挺胸抚着水罐
四面八方的太阳构筑金盅于女体在星际之间

二十八
有人捉住了太阳的印象就把她的声响扣在天边
诗与歌隆盛的仪式是决裂的仪式所以没有仪式
四月的树干上挂满了无声的碎片
这是人们沉默的时间何其的残忍

二十九
人群被神祗栽种而影幻却一团团相遂堕入云烟
诗史上的版图早已封划完毕往昔的疆界
岛屿与岛屿浪臂与浪臂破浪相衔、断裂
人群种植神祗而他却从影幻中起身把现实锄灭掉

三十
海面上漂浮着无形的大荷叶呈览悲剧的策源地

三十一
当酷夏之酷男女互为转换
一个男高音斜塔般一举冲天

三十二
这就是博斯普鲁斯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她的遗址起伏在地中海坚硬的波浪上
新生的太阳面对她抬起了一面叛星

三十三
我以不动的时针触摸凝固的音乐
我看见圣索菲亚们崭新的大沉默
土耳其咖啡的火焰在品铭时消殒
那是由水变成的女郎带到八方之星

三十五
一个人从死去的童话里一次拾回两个起点:






然而安徒生生活着的日子哥本哈根却在慢慢死去

三十六
我的父亲把墓地变成摇篮把摇篮变成船变成灰

三十七
钟声报时时有时差之花开放于北方的雪原
抑或开放于南方阴霾之地的钟声误而无确

三十八
第一次听音乐的时候太阳没有升上来
她惊慌于贝多芬热力狂泻的那种黑暗

三十九
墙壁上有无数张消失的面庞被苦苦镂刻、凿毁
被苦苦镂刻、凿毁的面庞上有无数道有形的墙

四十
那老屋白发披肩但他有一双雪亮如童子的眼睛

四十一
蛮牛的生死、行止都缘于一块婚纱播弄的
正反两面的光
泪水从环型看台上呈垂线直落下来也播弄
爱恨两性的人

四十二
长笛被笛声截断而尾声一夜回归一个小动机

四十三
银箔般的皮肤包裹起来的十指一直在烫伤自己

四十四
尿尿的男孩子弧线可掬诱发她出卖又一个夏天


四十五
舞者的身魂分离撞入0点的钟声时她滑湿如柴

四十六
然而此刻我依旧把我的手放在她恢宏的穹顶上

四十七
而一个岛居土著以其刀之长度把岛屿刺弑而死

四十八
一、二、三,人们开始喊叫莫札特或萨里埃利

四十九
一个稻草人吮干了稻田里的水
稻田里的水又淹没了这个草人

五十
我写象形文字的日子母亲还是幼童
而当我老了母亲嘱托我不要纠缠字符

五十一
于是
是我
无言
无我
像零

1997年初稿
1999年夏改定



一九九九如是说


……

从这棵树走到那棵树
看到绿,从一点点到一线线

从这颗太阳走到那颗太阳
看到红,从一点点到一片片

是谁把你推搡上路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是谁站在永远的那块石头上
叫喊着,向着未来,也向着过去

是谁把视线拉长攀过山坡
溅落在大海眼睛一样明亮的岛屿

是谁横卧在岛屿之上
分不清是人、是歌、还是诗

是谁写出了无字诗沉默出彩
像萨福以睡姿开启四季舞蹈

是谁从她的核心分出两片天体
一个唤做女人,一个唤做男人

是谁把女人推到岸边
男体竖立遍地的建筑

是谁安静地步过大斤边的走廊
宛若所有的房间都配器成为乐谱

是谁收集星光铺满的长号
生与死像泪水滴落在旋律中

是谁沿着弥散搜寻总谱的总谱
谁是第一位乐手,第一个鼓手

创造如何降临于世纪的乐章
是谁交付了鞭子握于他的手中

第一个千年,第二个千年和第三个千年
是谁扮演了尼布甲尼撒和杀死上帝的人

血泪的游戏一个骰子抛了出去
是谁确定了偶然与宿命之花朵

他从东方走来,又从西方归去
来去匆匆若雷电幻化着缕缕伤痕

哪怕这日子被草草搭成了茅屋
飞行器匍匐如渔夫浴后的木盘

最大与最小的图案罗织的美
以最恶与最善的弥和孕生

在此判断面对狂风的古往今来
是谁还以裸体的马发顶起图腾

智慧的大袍从女人的身上卸下
一次次改换了夫君追逐的空身

他们遍撒龙种的日子可是四壁生辉
一如毒气室中的血气涂鸦着不断蒸腾

啊!从这棵树走到那棵树
墙!用胸膛窒息了我们

从这颗太阳走到那颗太阳
铁丝网穿透了梦中的肉身

是谁把你这样推搡上路
逃亡、历险与回归征程

是谁站在永远的那块石头上
是石头的语言说出了春天的灵魂

人们大笑着滚落下来
再一次拥抱大地、天空和海洋

是谁把视线拉长绕过顶峰
航海的巨樯缓行于冰雪之中



1

桥!一个孩子叫喊着
他的声音马上消失
消失在
在与不在之间
没有人看到过生
同时看到过死
除了老人的老人
和星星
他们在泪水中聚合
分离
骄傲地行走在他们的桥上
无论桥下的水
是否结冰
像他们苍老的面颊
热泪晶莹
他们挥斥变暖的银河
忍受孤单
一次次失败地
从桥上转回

2


蓝绸缎,风一吹
她就停止了
和风的舞蹈
而云,异地漂来
堵住了圆号之
大喑哑
抚平无言的皱纹
像我
和我几代的朋友
在门旁伫立
静默,向肃穆推进
那些从不弯的的脊骨
长翅飞翔
闪光的速度
刺开她们的眼睛

期待绢帛中的黑暗
期待
女人的黑唇

3

父亲向我走来
我也向他走去
我的朝向确定
是太阳的光芒
他却走向黑暗
为了我的光感
一日擂动如鼓
他把太阳吸收
连同水火两星
在大地和天国
舞蹈般歌唱着
好安静的舞台
我们各司其职
我们互相穿透
但是我们不同
即便孩子成了
孩子们的父亲
关于光和黑暗
仍就天各一方


土豆之歌
————-读凡高


我问过你:何以他的画一阵华彩
进入白夜的怪圈
烧光的头发上一朵火焰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静,碧蓝

我问过你:何以他的火焰没有光芒
像矿区的煤炭和煤炭上映现的面孔
眼睛盯着悲哀的土地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静,灰暗

我问过你:何以他栽种无具女体
保持呼吸的节奏
不让她们讲话,只让她们唱歌
歌声中孕育着泥土,尸胎和诗作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静,连同死亡

我问过你:何以他只看不听,只画不写
是因为他摒弃了风情,雨声和语言的沙爆
把吃土豆的人,一个个高兴地送进火堆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静,黑暗

我拥抱你,是为了看见他吗?
抑或你拥抱我,为了他的看见和看不见的
一副画,一朵向日葵

你回答:不!一切都很幽静,同向日葵

你像葵花一样疯狂地凋谢时
竟吞没了时间的葵花之母
你在没有母体的琼浆中两时一地
写出这几行字,从不问话,也不回答

自从那一天,那一副画,那一声叹息
我们互换了位置
你在东方,我在西方

我们终于了解了
什么是安静
那是一个人头脑中
两片海域的和解


摇滚乐队


节奏节奏你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是太阳的节奏是你听不到的节奏
在天体和我的内心这样的节奏在无限的区分着聚合着
不像舞台上摇滚乐的大鼓和小鼓按照他们的节拍敲打
节拍被灯光照耀相对于那个一动也不动的城市和郊区
男人和女人从她们的祖父那里学习动静有致的催眠术
她们把乐曲的节奏和天地的节奏区分在一张张书桌前
她们研究人类的悲哀在笑的杰作和哭的喜剧里不停顿
几代人和一分钟的停顿从大指挥的棒下消逝却不死亡
因为比一秒钟更短的旋律以及比海的时间更长的节奏
是隐藏在太阳和月亮的不属于我们的听不到的节奏里
于是太阳的节奏的虚枉和我们的节奏的虚枉两两并存
昨天我看见了节奏看见太阳的和月亮的看不见的节奏
是因为我在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垂击下跚跚入梦无声息
或者是我听到了天体在我的耳鼓上划出交响乐的画面
我向着听见和没有听见的所有的观众大声叫喊再叫喊
然而天地依旧一如历代指挥在莫扎特的安魂曲里离去
离去的那一天据说雪落在生长沉默的土地上而后湮灭
乐谱的生成像无声的铁丝网把人类的节奏一段段撕开
节奏的行进和停顿中止在缪司的随波逐流的咏叹曲中
而我的孩子今天学不会在巴赫的水花环里去辨别节拍
她在我的呵阻下用她的无限的青春撞击摇滚乐的灵魂
她还对说我不是要寻找节奏而是要生成我自己的节奏
而我看见她在一二一二的节奏声里慢慢长大托着回声
我看见她的消失的美丽和我自己的消失的美丽和丑陋
但是太阳的节奏在我的生前生后陪伴我的心中的月亮
节奏节奏你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第三天以至到第七天节奏的诞生在节奏的死亡里复活
而在我的舞台上我们把太阳作为道具作为视觉和假象
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是太阳的节奏是你听不到的节奏
不像在和平时期战争年代我们的胜利的和失败的节奏
不像在我们有声的和无声的哲学的宣言里的那些节奏
一个伟人的生死和我的生死的不同似乎在于他的话语
生起来就可以坐落成为圣殿和庙宇陪伴着雷电的话语
废墟是我曾经说过的交织生死两重光辉的诗歌的空间
一个与我相识的和不相识的过时的和现代的诗人相遇
我们的提问是你如何处理节奏的问题把节奏推向永恒
他告诉我我会在太阳的消失和永不消失的艺术中生存
他告诉我诗人的听觉看到了太阳和月亮的节奏是图画
他还说大海和米罗的一副画一样在他的心中起伏滚动
而我们共同的地方是我们在节奏被害的地方重新呼吸
虽然呼吸是古典派的节奏处理像古代元老院里的争论
一个确定死人比活人多的智者沉思着让节奏稍事休息
在争论布满满天彩霞的时候雷声从世界的群山上退下
我在那个美丽的湖滨迈着当当的步伐让我的感觉放松
我听到湖面上飘荡着大湖隐退节奏的意志像群山栖居
我甚至觉得群山的意志在死亡集蔟的岩石上随意漫舞
这里离开摇滚的人群极为遥远一如人的生命中的襁褓
我的无数个女儿的啼哭的声音围绕在群山的周遭八方
她未来的情人们手里托着一面摇滚鼓如香客款款而上
他心里的节奏正在和太阳的节奏在黄昏时和太阳汇合
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是太阳的节奏是你听不到的节奏
节奏节奏你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人们把一天份成了分分秒秒的更为珍贵的节奏像宝石
而我把宝石加以切割的艺术正如上天份割和聚拢群星
漫长的滚动消弥了鼓声消弥了一面鼓的大面积的沉默
在我看来鼓的世界他的无数反面的放射积郁成为世界
她敲开门扉一个又一个新世纪像老人们的古怪的复活
不像舞台上摇滚乐的大鼓和小鼓按照他们的节拍敲打
一张张俊俏的面孔平息了她们亘古不变的爱情的节奏
像一面平静的湖在它自蓝色的皮肤上养育着她的灵性
节拍被灯光照耀相对于那个一动也不动的城市和郊区
其中我的女儿和我的无数的女儿一样像树木静静碧立
于是太阳的节奏的虚枉和我们的节奏的虚枉两两并存
昨天我看见了节奏看见太阳的和月亮的看不见的节奏
是因为我在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垂击下跚跚入梦无声息
我的梦中我的女儿大声地喊叫但是她的喊叫毫无声息
她的到来一如群山跟在雷雨的身后一动一静一静一动
呼吸吧我的孩子们呼吸吧我的父辈的青春呼吸再呼吸
酒过三旬而大山也学着我们吞下一场场雷雨一样的酒
混诞的日子极为壮丽我瞠目以视摇滚乐泛滥的大舞台
而我在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垂击下跚跚入梦去而来而去
天地依旧一如历代指挥在莫扎特的安魂曲里离去不回
节奏是我们的虚枉的创造节奏无中生有而又有中生无
节奏节奏我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在第三天在第四天在第五天在第六天在第七天在心中




灰尘,你扬起一张脸
灰尘,你的脸上有一双最为灰暗的眼睛
灰尘,你用灰尘揉瞎了这双眼睛
灰尘,你托起那张盲帆
驶向龟裂的大地上
没有海水的大浪
灰尘,你帮助灰尘中的人和我靠岸
你要离开海一样的灰尘
和灰尘一样的海
而我,钻进你宝石的心藏
把一道藏在你袖口的灰尘拍打
我知道,灰尘在灰尘中做爱
她的孩子们土头土脸
刚刚睁开眼睛,就被一双
一双大灰狼的眼睛盯住了
灰尘和大灰狼一样奔跑
为了吃掉我,和围着肚兜的她
灰尘顾不得讲一讲老得没有牙齿的童话
我记得,他的故事
一直开放出千年喑暗的歌喉之花
花,开放在灰尘中
花的颜色,从兰波元音的颜色中
败落成为灰尘
花,和另一朵一尘不染的花
染上灰尘
花,无法拒绝灰尘之花
花一个人,在异域的海边漫步
花,得意洋洋地
漂浮在死和盐撑起的海面上
而花瓣,从云层和飞机的窗悬里往外撒
花的烟絮包裹着我的悲叹
我在歌唱灰尘歌唱鲜花
而女人,瑟缩在灰尘里
没有人说出她是印象还是时间
一个个点,在连续地喷吐时间的灰尘
一行行线,在织体蛇一样狂舞的时侯
布构老天爷手纹里的空间
这一切,在世纪初,被称为一
在世纪末,也被称为一
在昨天被称为一
在明天也被称为

于是,一和灰尘之祖携手
灰尘
把一,牵如19,20,21……
灰尘东方的身影把故宫拉上天!
灰尘为你扬起一张她特有的脸!
灰尘为你睁开灰尘明亮的眼睛!
灰尘变做了火,火变做了光芒!
不要推开在灰尘里一目至眇的人们吧!
更不要把那些你认为双目失明的人赶出太阳!
灰尘,现在,一定可以看见现在的灰尘了吧!
灰尘的广场上尘埃乱舞
灰尘再行扬帆,他行驶在
一道类似网页的波滔上
灰尘居然靠岸在屏幕上
而戈多的影像
在我不明其了的磁场中
擦去了磁场——
那是灰尘梦破灭的地方吗?


日内瓦组曲


没有你,我又何必打伞
另一个世界的旅人
与我驻足雨中
落在身上的雪
留下他的影子
呼喊,在沉默中爆裂
这是我们共同的回声
拨冗群山的抑郁
像一株株梧桐的手指
播亮阳光


    *


没有人再度光顾卢梭岛
即便戈多,也无法让我等待
签定契约的日子
竟管海鸥大叫着自由
但是莱蒙湖面无表情


    *


云天的和声
推举出草原上的万国宫
写过蝴蝶的诗人
至今还隐蔽在山中
他等待囚笼一日颠倒
黑天鹅衔来罗丽塔的迷宫


竟管迷宫今天到处封存
云际间有一把大音叉
依旧画出昼夜,画出霓虹


    *


但我一直偏爱绝对的蓝色
在苏黎士傍晚的小镇上
博弈者两相对峙
把脚下的将帅轻举摧毁
然后撇开命运
撑起一把微笑的雨伞
二月的节日,撒满黄昏的黎明


    *


情人节,咖啡一样苦涩
一个黑人歌手十指连琴
他,唱着一块白色的丝绒
唱着莉莉。玛莲


    *


此刻,尤利西斯吹起魔笛
在音乐中开始另一种时间
那是一场漫长的旅行
一周之内,不止一个世界
在你的心中诞生
而整体的沦落
却像一场
瑞士的雪


花之歌


1

"她没有年龄。"
我看着她的眼睛这样说
"不,……"
老人从一组时间里取证反对
然后,他停下来,和一棵大树一起吟唱
树叶纷落无边
最为年轻的花神,也披着千百年前残败的睡袍
虽然,我不能断定,连睡眠也已衰老
不!


2

像时间在音月中轮回
音符如花,被铜一样的金属锻冶
那熔融的浆液拖着一道长长的地平线
人,为了听见花朵而奔跑
他们摔倒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扶助逝去的季节实属枉然
一如占星的女孩一定要吻合星空
把阿尔海域晨间的音乐平铺成一张
床!


3

她们仰卧在亘古不变的颜色中
一如她们误入保尔。策兰闪硕的诗句
那时,时间已经停顿,辛德勒用枯蕊酿成的名单上
一屡屡芳名,腾起如灰
奔跑的小女孩像一朵火焰
她慢慢熄灭,熄灭在熄灭中
完成一副冰冷的
画!


4

她的死,像从长笛之孔吹来的大风雨
笛孔中群星上升一如他们威严的下降
下降到这个有限的高度
这个高度的尺度是
人!


5

人们善待过去的人们,要听他们唱一唱花之歌
一个无止境的冷场让我心醉
我在追问总谱,追问转机
等待一声无言的鼓
问与答的对抗,组成一座颓祀的宫殿
两排死去活来的士兵,代树而立
他们筑成雕像里不死的
神!


6

我目睹冥诞
目睹她度出墓园
大树————
缓缓地尾随其后
她的荫蔽
衔着半个太阳和半个月亮
这是我们永远无法发现的完美
残缺!
伤痛!
悲悯!
和绝望!

当她和她的树,径自走向星空
星空复归绽裂后的平静
闪电般皱列的面容上
双目低吟
智慧场去而无归
忧郁却溅起了世纪
花!


7

希腊,萨福岛
如今,你在死去的浪花上涌动


书读书


书,难道可以读书吗?是她自己,还是别人
摊开滚动的文字,抑或立起汉字的大屋顶
方正为怀,触之有响

书,不可以读书。不像我自己造梦,梦与醒
从不分家

那一夜,我,战战惊惊地走到书的面前
我要把书翻开,让历史的画面腾空旋起
马匹,战车,皇后,大帝,都与我为伍
纸章在文字的敲击下,犹如钟罄起鸣
我可以大叫一声——拿破仑
你这枚硬币……

然而,书,没有反响。他静静地躺,睡着
连同新兴的与古旧的文字,连同诗歌与穿过
礼服的舞谱,音符,和那些肖像

模拟博尔赫斯,我集合万书之圣,举着一只
小火炬,燃烧,会把万千书籍变为孤独一家
老博说,"所有的书都是一本书",
他很狡滑

从一本书,到书本的一页一章,我却不能翻开
一字一行

从深夜的深思,到白昼的颂扬,我,无力触动
每一本书,无论她是写到战争还是坟场

我,就像在莫札特的故乡,走过一片墓地,轻风
徐袭的天际,有几百种文字当空飘舞

我为能看到这一幕而忧伤
因为此刻,一本精装的老书对我讲——
"打开你自己吧,这是我们互助的力量。"



熊从我的身边走过
它带走我的影子

我从前一个我的身边走过
熊在那里把我的影子慢慢咀嚼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影子
因为我看到的那只熊温文而雅

我在别人的影子下面走过
我的没有影子的实体若有所失

而熊叼着许多人的影子
它吐出的残骸堆起了我们的城市

我不知道熊的影子像人一样高大
也不知道人的实体虚弱如晨风

熊视熊的影子可能会被太阳阻吓
太阳说人的日子只应关注实体

于是寻找影子和诗意的差事留给了他们
熊雄赳赳气昂昂地统治了这个城市

挪动着笨重的步伐
熊的精神取得了它们的地位

只有在我的梦中和我即将与熊遭遇时
我才想起来熊的影子在城里留下的痕迹

那是英雄辈出的年代
熊的遗迹只被看做旧址

它们和豹一样只对铁栅栏负责
就像那位歌唱人的死亡的诗人

把天象看做豹的班纹
把熊看做世界原来的影子


时间不再


时间不再
我们的视力
放在球体里孕育了千年
我们的视力
今天弦起箭落
击中了月亮
但我们发现
自身更加高大也更加渺小
请把我们放在梦中
和石头再次对话吧
我们呈受厚重的话题
一如极尽飘藐的穹顶
然而, 我们说出了甚磨
甚磨,又说出了我们
大殿里语焉无形
 
当如痴如慧的恶之花
开放交叉小径的蝴蝶
当古老的风墙阵马
催促那个上天的精灵
沉默,像种土豆的人
翘起屁股上的光
而游动悬崖一步步逼近
逼近这个脆弱的世界


死亡面对死亡


你可以不见冥界,在你盛装出行
迎接太阳的日子
但是,你不可以否忍她的存在
是两界的灵媒来去自如
即便她妄称自己是一个独身
走过齐腰深的泽地
她的行止,一次次引发天上地下的震动
却又寂寂无声
因为,没有人能够投身于这种色调
叠加世界于无形
即便有人要再造尼禄的金殿
为她安排一个去处
伸入金子血液的手,读着金尸
又种上七十棵树
那不是只有一夜的日子
太阳在冰川上跳舞
金莲花死去的荚果,绽开她的笑脸
和一阵异样的呼吸
 
你可以不见冥界
当我也畏缩不前
一如钟罩蒙尘
而这死亡中最明丽的女人
唯有她,把生死连姻


浮诗


我写字。字字成船
双手把船推入大海

字,漂上海面
甲板托起我们

字字叠累成石
下沉时刺穿海面

大海把字字溶解
然后提升岛屿与彼岸

鸟,为了高度
飞出浮诗

却落入我手
字,把人推入大海

等我痛苦地
在诗中沉没




安静

 
安静,现在————久远,虎哮一笑何止百年
人们生前的表情汇入夏天的暴风雨
等太阳一出,木头变成了船

出海,回航,出海,波浪洗亮皮肤
天地人得以互相映照的一刻
我看见一颗父母的石脐,有鱼出如其间

"父亲",我在呼喊,
而岛屿紧绷他的鼓面,沉默,围拢一百个永恒的岁月

安静,现在————久远,虎笑一哮何止百年
"儿子",他在海中呼喊,一只巨浪般的手臂划过云层
一瞬间,万树摇摆,鼓声大作

"父亲",我扑向大海
率领着我的一百个儿子


感谢刘自立先生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