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一禾诗选

骆一禾(1961-1989),出版的诗集有《世界的血》(1990)、《骆一禾诗全编》(1997)。

灵魂
月亮 眺望,深入平原 麦地 向日葵 久唱 为美而想 黑豹 大地的力量 大河 归鸟 青草 女神 诗歌 灿烂平息 白虎 壮烈风景 五月的鲜花 巴赫的十二圣咏


灵 魂



在古城上空
青天巨蓝 丰硕
象是一种神明 一种切开的肉体
一种平静的门
蕴含着我眺望它时所寄寓的痛苦
我所敬爱的人在劳作 在婚娶
在溺水 在创作
埋入温热的灰烬
只需一场暴雨
他们遥远的路程就消失了
谁若计数活人 并体会盛开的性命
谁就象我们一样
躺在干涸而宽广的黄泥之上
车辙的故迹来来去去
四周没有青草
底下没有青草 没有脉动的声音
只有自己的心脏捶打着地面
感觉到自己在跳动
一阵狂风吹走四壁 吹走屋顶
在心脏连成的弦索上飘舞着
于是我垂直击穿百代
于是我彻底燃烧了

我看到
正是那片雪亮晶莹的大天空里
那寥廓刺痛的蓝色长天
斜对着太阳
有一群黑白相间的物体宽敞地飞过
挥舞着翅膀 连翩地升高


月 亮



世界,一半黑着,一半亮着
事件堆起来了。那些流血的事实
城于年,日夜流着
是一些平滑的消息
使人们无所不知
黑的一半
陈列着挑灯的街巷
月亮虽也照亮厚实的尘土,光辉
却遍地遗失。月亮陈旧
在隐没的蓝瓦上仍着、光着、贫穷者
象一些碳块上画下的皮肤
暗暗地红黄着
头戴半只黑盔,对秃海上的甲板
露着树枝
地面上的活人
不知你为何思想
世界,你这借自神明的台阶
下行着多少大国
和它们开发过度的人性与地方
只有月亮
在门边向着那健康的丛林
为我们谢罪


眺望,深入平原



在天空中金头叼斗鹰肉
我看到现在
闪电伸出的两支箭头
相反飞去,在天空中叼斗
火色盖满我的喉咙,一道光线

勒住过去的砂红马头,我看到
血泊清凉的锋面
一捆闪电射开鹰肉
这是命中注定,早在命中,勒住马头
光芒闪耀
鹰肉在天空叼斗。静听无数金头
移向黑影
蓝宝石的死神注视着马头
未来的马头是变暗的马头,一道光线
不可知的世界毕竟阴沉
那就是未来
荡涤马头

头骨多么镇定,危蹑的生涯无边
一道光线,在马头后面
我看到明晃晃的绿荫困于秋天
金色田垄凸出地面
褐色的步行人又热、又长、又平淡。一道光线

深入平原,那杀我的平原
马头上的平原刀光飞快
我爱我的平原,了不起的平原
马头划过的平原忽明忽暗


麦地
-致乡土中国



我们来到这座雪后的村庄
麦子抽穗的村庄
冰冻的雪水滤下小麦一样的身子
在拂晓里 她说
不久,我还真是一个农民的女儿呢

那些麦穗的好日子
这时候正轻轻地碰撞我们-
麦地有神,麦地有神
就象我们盛开花朵

麦地在山丘下一望无际
我们在山丘上穿起裸麦的衣裳
迎着地球走下斜坡
我们如此贴近麦地

那一天蛇在天堂里颤抖
在震怒中冰凉无言 享有智谋
是麦地让泪水汇入泥土
尝到生活的滋味

大海边人民的衣服
也是风吹天堂的
麦地的衣服
麦地的滚动
是我们相识的波动
怀孕的颤抖
也就是火苗穿过麦地的颤抖
1987.11.15


向日葵
-纪念梵高



雨后的葵花,静观的
葵花。喷薄的花瓣在雨里
一寸心口藏在四滴水下
静观的葵花看梵高死去
葵花,本是他遗失的耳朵
他的头堵在葵花花园,在太阳正中
在光线垂直的土上,梵高
你也是一片葵花

葵花,新雨如初。梵高
流着他金黄的火苗
金黄的血,也是梵高的血
两手插入葵花的四野,
梵高在地上流血
就象烈日在天上白白地燃烧
雨在水面上燃烧

梵高葬入地下,我在地上
感到梵高:水洼子已经干涸
葵花朵朵
心神的怒放,如燃烧的蝴蝶
开放在钴蓝色的瓦盆上

向日葵:语言的复出是为祈祷
向日葵,平民的花朵
覆盖着我的眼帘四闭
如四扇关上的木门
在内燃烧。未开的葵花
你又如何?

葵花,你使我的大地如此不安
象神秘的星辰战乱
上有鲜黄的火球笼盖
丝柏倾斜着,在大地的
乳汁里
默默无闻,烧倒了向日葵
1987.12.12-16


久 唱



麦地
雨来的时候闪光
彩虹来的时候彩虹闪光
大太阳
我在麦地正中端坐
我的恩人也闪耀着光芒
大太阳

四匹骏马在大路上奔驰
道路呵 道路呵
你要把所有的人带向何方
四匹骏马
四个麦地的方向

我们能把你带到那里
我们能把你带到那里
所有的人
我的血浆在热烈的丝帕上向外喷射
我的心房在河面上激流滚滚

在天上的光芒四射
在地上的热烈可亲
刀子割下的良心,那原来的空中花园
麦地,我乡村的部落
你在哪儿呵
你怎不叫我世代的诗人如焚

诉诸所有人的忧伤久唱
风吹麦地
风在道路上久久怀念可爱的家乡
1988.11.19


为美而想



在五月里一块大岩石旁边
我想到美
河流不远 靠在一块紫色的大岩石旁边
我想到美 雷电闪在离寂静
不远的地方
有一片晒烫的地衣
闪耀着翅膀
在暴力中吸上岩层
那只在深红色五月的青苔上
孜孜不倦的公蜂
是背着美的呀

在五月的一块大岩石的旁边
我感到岩石下面的目的
有一层沉思在为美而冥想


黑 豹


风中 我看到一副爪子 是
黑豹 长在土中
站在土里 一副爪子
摁着飞走的泥土 是树根 是
黑豹 泥土湿润
是最后一种触觉
是潜在乌木上的黑豹 是
一路平安的玄子
捆绑在暴力身上
是它的眼睛谛视着晶莹的武器
邪恶的反光
将它暴露在中心地带
无数装备的目的在于黑豹
我们无辜的平安 没有根据
是黑豹
是泥土埋在黑豹的影子 然后影子
饶着影子

天空是一座苦役场
四个方向
里 我撞入雷霆

咽下真空 吞噬着真空
是真空里的煤矿
是凛冽 是背上插满寒光
是晒干的阳光 是晒透的阳光
是大地的复仇
像野兽一样动人 是黑豹


是我堆满粮食血泊的豹子内部
是我寂静的
肺腑


大地的力量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冲刷着庄稼和钢
人生在回想,树叶在哭泣
公园里流着踪踪的黄叶和动物
一个人,一个突如其来的名字
有突如其来的红色
秋天在运走他的一尊尊头像
黄叶中晴朗的吊车上挂着一具诗神
他弯曲的尸体有如一只年轻的苍鹰

"一个人,突如其来的盗货者
死于爝火,死于借火和用火灭火的人
据我所知,他是勒死之后
又被悬挂上去的。"-大雨从秋天下来
天空中有巨大的象形文字生长
有突如其来的红色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冲刷着庄稼和钢
从一种事物驰离另一种事物
从纸到字迹,从蜡到火炬
从一年中驰离旧日子
大雨从秋天下来,让我感动
冲刷着桥梁、石英和打光的砂粒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
让人有所作为,留下脚印,再被夷平
冲刷着正确的灰和正确的尸体
一句句话在感动中-飞起
退出它的骨头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听见它燃烧的声音
现在,我要离开艺术

这是大地的力量
从一种事物驰离另一种事物
一片大火和空旷在燃烧
大雨从秋天下来,人烟稀少
冲刷着庄稼和钢
生活的蒙昧在于它总被经过
人体在近处留下关系
大路上行人稀少,单调而无穷
倒映出方向和影子
真实的车辆在远景里越来越小
从人体里进入空旷

大雨从秋天下来,万物作响
这是大地的力量
一种没有门窗的巨大区域向我出现
幻影变化无常
冲刷着庄稼和钢
"这是可以穿透的事物到那里为止?"
大雨从秋天下来
向我索取着内心形象


大 河



在那个时候我们架着大船驶过河流
在清晨
在那个时候我们的衣领陈旧而干净
那个时候我们不知疲倦
那是我们年轻的时候
我们只身一人
我们也不要工钱
喝河里的水
迎着天上的太阳
蓝色的门廊不住开合
涂满红漆的轮片在身后挥动
甲板上拥挤不堪
陌不相识的人们倒在一起沉睡
那时候我们没有家
只有一扇窗户
我们没有经验
我们还远远没有懂得它
生着老锈的锋利的船头漂着水沫
风吹得面颊生疼
在天蓬上入睡的时候眼帘象燃烧一样
我们一动不动地
看着在白天的绿荫下发黑的河湾
浓烈的薄菏一闪而过
划开肉体
积雪在大路上一下子就黑了
我们仰首喝水
饮着大河的光泽


归 鸟



宽广的河流
渐渐平滑
并且向归鸟的眼睛放出白光
这是一种魅惑
那高拔的树林寂静

应该承认
我们的城市是美丽的
在黑暗的岩层上
它储存了光线 和平和稻谷
有一群白马
在铁桥下
喝着干旱后剩余的清水
而人们从桥上走过
镏金铁塔和积雪
渐渐乌黑

应该在日照中
环绕城市飞行

你要承认城市是美丽的
因为它也容易毁灭
在上帝边上
矗立起一堆废铁

只有鱼群般的少女
露着身子
移动她们的黑眼睛

只有从心上
很快涌起了
一大块发光的液体


青 草



那诱发我的
是青草
是新生时候的香味

那些又名山板栗和山白果的草木
那些榛实可以入药的草木
那抱茎而生的游冬
那可以通血的药材 明目益精的贞蔚草
年轻的红
那些济贫救饥的老苦菜
夏天的时候金黄的花朵飘洒了一地

我们完全是旧人
我们每年的冬末都要死去一次
渐渐地变红
听季节在蟋蟀中鸣叫

而我们年复一年领略女子的美
花娉四裂 花冠象漏斗一样四裂
开裂的花片反卷
白色微黄 有着漆黑的种子
子房和花柱遍布着年轻的绒毛

因为青草
我们当中的人得以不被饿死
妻子在木苜的筐子里渡过了难产
她们的胶质
使丝织品泛映光泽

你该爱这青草
你该看望这大地
当我在山冈上眺望她时
她正穿上新衣裳



-献给太阳和灿烂的液体



1
啜饮蜜液
军团迅速地沉睡
家乡在群鸟的啼声中惊叫着
成熟的葡萄
混合着冰凉的水滴
抽打着光亮坚硬的头盔

2
成群的鲸鱼
就在那扇窗子后面
扬起白色巨体
默然注视
然后如旗的脊背从威压中渐渐隐去

3
于是山河漂移
大队的猛兽踏遍水两面的平原
五千年明亮的文字
挥舞着纤细的蚊足
在强烈的阳光中走过

4
黑暗与岛屿在连绵的液体间晃动
大花肥沃地开放

5
在处境中 面前的光辉坚硬
使你战栗的不是迷途
而是超密态物质

沙漠是灿烂的人被晒成了白昼

6
你是愤怒的雨水
你是愤怒的雨水
遭遇淋湿了你的全身

你是梦境 梦境很美
你 是梦境
梦境很美

7
在中纬度的大海之滨
放眼远眺日落时分的天文
晨昏蒙影
置你于内秀的孤独

8
每当你依然上升
有如早晨的星斗迅速希寥
大海一片汪洋 周流复始
包围着世界的景色默默不语

9
灰烬沉积于坦荡的旷野
盾状火山上覆满纯红的埃尘

10
当你穿过古代的时候
你曾彻底不眠 直到天亮
当你被咒语贬抑的时候
你要置若罔闻
勿使你的见地委婉 更不要乘人之危
或迁怒于你的亲人

11
居天下之正 行天下之志 处天下之危

12
你要相信这胸口的声音
这大米的声音 这煤矿的声音
你要迈开双腿 迎向你生存的道路
这声音自会使你震荡
你要自己站稳

13
带着沉默的嘴唇和崩聋的耳朵
你要只身前往
你四十万公里长度的灿烂日珥中
汹涌在你心头的
必是伟大的爱情

14
你们感情深邃,心音寥落
你们言语不通
"只凭呼吸相闻
关于充足的沙漠 充足的阳光
充足的干燥 充足的糖分
关于那稀少的荫凉
赤裸的水源
和欢乐的少女

15
甘甜的葡萄 火热的葡萄 灵敏的葡萄

你是大地上奔跑的粮食
这葡萄是你的生命

16
白天过去 黑夜来临
忧伤的故事过去
欢乐的歌声来临
连绵的景色过去 万有的黄昏来临
清明的祭日过去
回忆的日子总要随着谷雨来临

你惊鸷 你芒种 你这秋分和白露
一串串短诗的日子
宣布着更衣的日子 添棉
的日子 洗涤雪足的日子
晚宴的日子
久别重逢的日子
必将如期来临

17
对日照的白光中
滚动着地球流弋的巨尾
一整个长长的白日过去
一整个长长的黑夜来临

静物的海 宁静地蓝在布上
舒开黄昏的身体
身体在芳香中鼓舞 温暖在醇厚里沉睡
上空有猛兽凿击的盾牌
有鲜血在飒飒飞行

18
这纯黄的浆汁
在跨度上酿造
饱含着希望、失地和回声
依稀地影着牺牲和完美

蜜是全人类
唯一为植物和动物所共同创造的
一种神秘的液体

19
水在大块地潮湿
永动者坐在世界的心里
而陆地 这陆地
这岸
这庄严的黑暗与光明

你要默认自己的诗句:行行重行行
1986年4-5月


女神
-《曙光三女神》



我如巨人
有神明那样的饥渴
却又浑身滋生陶土 隐藏着你
铸造着飞行的胎体 那美和泥炭的胚子

那呼之欲出的 那旋流的时光 性灵与胸怀
你祝福于我 降生于我
我林立于风暴的中心
大团的气流呼啸
水气和尘埃自我的河流激荡
我怀恋你的地名
你浑身的大火
你手掌上痛苦的眼睛

高高地扬起巨轮
扬起那惝恍亘古的形象
向高空延展
面对深渊 水碾投下漫长的阴影
人类坚韧不拔

或在泥中 或在水中
或在鲜艳殷红的谷子里
我经受群龙无首
乱成惊醒恋人的火山
巨石熔化
闪光的肉体在怒吼中围困
滚动着(火只)爱者与劳动者的汗水
扶助着奔逃

我若是战争
该不会惆怅或登高望远
游魂疾走
我的心情迸裂
并在破犁 原子 花粉或尘埃中
长成夺目的灵魂

如今你碧绿了
你这么年轻
令我仰首遥看
一线清水
便从高广的天空注入我的眼睛

如果说
我爱世界
我本是世界的燃料
那世界也就是我的燃烧
当万物烧灼之时
它不在陷入万物有类的界限
万物是很孤独的
我们都被吞没

而我怎能忍看历史的铜版
沉重地掠夺你曙光般的身体
向你索取 占有和蚕食
并使你在永生中被命运抹平
你活动的颈项
如一弯新月
从围歼中发出一声叫喊--

"我是人
我在这儿呢!"

海象我一样催动

我不停止
疲倦得好象一座城门
我定定地站在天空对面 象一个敌手
一手抓着一捧泥土
泥土是满捧的动物
我将洞开我的熔岩 我的深渊
我心里那通红的
至高无上的原浆
沉思地打开那沸动的煤矿
在火焰中
大块地翻滚 并且露天

我清晰地看到你
对笑象一种干净的动物
一种灿烂的火苗
连贯着完整的 无辜的动作
你站在那里
用生灵的双脚 挥动着
生灵的双手
放下人类的粮食
核民间的水
跳火焰的舞蹈
象夜晚一样入睡

我就是大地上的 炙热的火焰
焚烧着 自焚着
穿过一切又熔合一切 不同于一切
我自我震颤的形态
如冲腾的无物之物
如一团燃烧的、飞旋的子夜
我就是那个叫做:焚
的性命,一道自强的光明

父性短暂 剧烈而易死
我将久久地焚烧着
倾听你的潮声起伏不宁
并把创造中的冲动释放在心脏里
在这齐声呼喊的时候
不能看到理想
我感到阵阵心痛
而伟大的幻想 伟大的激情
都只属于个人
随身而来 随身而去
每个世纪都有人触摸它 由此竭尽
哪一首血写的诗歌
不是热血自焚

我感到地下的千泓清水
在火中炼血
在我的眼神里摇漾
并有千只动物大声奔逸
一种光明的固体 阳光激荡
在我的胸底错杂着巨蹄
把我冲倒
把我碾碎
一片朝霞正汹涌奔腾
1986年7月31日


诗 歌



那些人 变成了职业的人
那些会走动的职业
那些印刷体字母
仇恨诗歌

我已渐渐老去

诗歌照出了那些被遗忘的人们
那些被挑剔的人们
那些营地 和月亮
那片青花累累的稻麦
湿泣的青苔 即大地的雨衣
诗歌照出了白昼
照出了那些被压倒在空气下面的
疲累的人 那些
因劳顿而面色如韭的人
种油棕的人 采油的人
那些肮脏山梁上的人 海边闪光的
乌黑的镇子
那些被忽视在河床下
如卵石一样沉没的人
在灾荒中养活了别人的人
以混浊的双手把别人抱大的人
照出了雨林熏黑的塔楼
飞过青蝇的古老水瓶
从风雪中归来的人 放羊的人
以及在黑夜中发亮的水井
意在改变命运的人

和无力改变命运的人
是这些巨人背着生存的基础
有人生活,就有人纪念他们
活过、爱过、死过,一去不回头

而诗歌
被另一种血色苍白的人
深深地嫉恨
向诗歌深深地复仇


灿烂平息



这一年春天的雷暴
不会将我们轻轻放过
天堂四周万物生长,天堂也在生长
松林茂密
生长密不可分
留下天堂,秋天肃杀,今年让庄稼挥霍在土地
我不收割
留下天堂,身临其境
秋天歌唱,满脸是家乡灯火:
这一年春天的雷暴不会将我们轻轻放过


白 虎



白虎停止了,白虎飞回去了
白虎的声音飞过北方,飞过冬日和典籍
浸入黄麻多刺的血迹
飞回去了

这是漫长和悠久
大地上成活的人们灾难而美
绿色血液随风起伏
灯和亚洲在劫
装满了白虎的车子

这一年的春天雨水不祥,日日甘美。
家乡的头颅远行万里
白昼分外夺目
冬天所结束的典籍盛大笔直


壮烈风景



星座闪闪发光
棋局和长空在苍天底下放慢
只见心脏,只见青花
稻麦。这是使我们消失的事物。
书在北方写满事物
写满旋风内外
从北极星辰的台阶而下
到天文馆,直下人间
这壮烈风景的四周是天体
图本和阴暗的人皮
而太阳上升
太阳作巨大的搬运
最后来临的晨曦让我们看不见了
让我们进入了滚滚的火海


五月的鲜花



亚洲的灯笼,亚洲苦难的灯笼
亚洲宝石的灯笼
原始的声音让亚洲提着脑袋
日夜做为掌灯人,听原始的声音
也听黑铁的时代
听见深邃湖泊上
划船而来的收尸人和掘墓人

亚洲的灯笼、亚洲苦难的灯笼
亚洲小麦的灯笼
不死的脑袋放在胸前
歌唱青春
不死的脑袋强盗守灵

亚洲的灯笼还有什么
亚洲雀麦的灯笼
在这围猎之日和守灵之日一尘不染
还有五月的鲜花
还有亚洲的诗人平伏在五月的鲜花
开遍了原野


巴赫的十二圣咏



最少听见声音的人被声音感动
最少听见声音的人成了声音
头上是巴赫的十二圣咏
是头和数学
沿着黄金风管满身流血

巴赫的十二圣咏
拔下雷霆的塞子,这星座的音乐给生命倒酒
放下了呼吸,在。
在谁的肋骨里倾注了基础的声音
在晨曦的景色里
这是谁的灵魂?在谁的
最少听见声音的耳鼓里
敲响的火在倒下来

巴赫的十二圣咏遇见了金子
谁的手斧第一安睡
空荡荡的房中只有远处的十二只耳朵
在火之后万里雷鸣

我对巴赫的十二圣咏说
从此再不过昌平。
巴赫的十二圣咏从王的手上
拿下十二支雷管


【文学视界(http://wxsj。yeah。net)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