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诗选


献词 下雨 1998年二号 鬼出城 荷花少女 这么一个男人 丧事 那个夏天 回族外婆


献词


我们坐在这里,写一生中
最后的诗
我们的眼晴时而肥胖时而瘦削
等待美人,美人总是迟暮
配合着异域的雨水,冷艳逼人
美人象剑,挂在迎风的树上
我们偶而交流无关痛痒的话题
希望有天挟词汇
乘风破浪深入广阔的海底
看见自己的倒影,高潮迭起
倾倒在一个方向
水草们自生自灭彼此缠绕
现在最后的事情比如说
放弃爱情,秀发落地
越重落得越快
比如还有诗歌,娉婷而来
在树下成熟、迷人,残灯独奏
与我们的身体接壤
体内庭园深深,叶子破碎俯身即拾
意料之中的事情,写诗
守着家门,想象
我们私奔而去的灿烂果实


下雨


下一场雨吧,我在他的嘴唇上
我很弹性,你看我的手指
弹琴的手。

让这位男人讲话,他要到哪里去
我可以离开他的嘴唇
我知道他会走得很快
可怎么样才能从左心室走到右心室

时间太小,我所看望的字体
也瘦可见骨
很久前我在路上,哭诉比较有力
现在下一场雨吧,抑制我
包庇我。

我的衣裳放在手上,和我
有浓雾般的距离

(1997,4,10 纽黑纹)


1998年二号



复制的孩子表情纯真,在家庭潜伏已久
她们怀藏杀机
杀父。这是基因里的信仰。

花园里表演吸血的节目,父亲脖下永远的红字
然后她们报警但
她们不会寻找母亲
她们是被创造者。被创造者无须亲人
一路杀父而来,而去,举止多么活泼

投毒。女性独特的技术,精美无比。
弹指间,鸟飞花落,窃笑的孩子们呵
在夸张地叙事

最后的生母也是复制者
在精神病院,她们同声对她说
我们仅仅是知道你必将到来。


鬼出城




近处失火的房间
男人走来,怀抱无头的身躯
许多的蝗虫,振振有词
振翅欲飞

现实之中
挥动双手扑打从天而降的蝗虫
旋转,不停地旋转
音乐响应,蝗虫
落在地上,竟是树叶



睁开眼,对着强光
闪动,善恶变化不停
回忆,那场谋杀的主谋
牧师是个无头尸

风停止,肉搏的火焰
头先碰壁,一下,又一下
脑髓流露,到街面
进入工厂,成铅笔的芯
吃芯,象吃面条迅速
这最后的晚餐,主呵。



赤裸的胸跃进草丛,释放
空气。什么时候得救、失语
和梦想对峙。

遥远的约会如大雪,吸水
口腔慢板,戏味十足
阅读的快门在一刹那失足
空袭爱情,男人以头代乳以脐为嘴
传说不详,影子飘摇不定



靠近一些,头快出来了
头,在水中上下起伏
风在水下沉默运行,浪花
吹上天的泡沫,慢慢地进入
下水道,重叠纸币
火烧之后都越来越轻



踏过火焰饱满的脊椎
心静如镜,不染风尘
手擎十个指甲,形容生活

还是一块石头压着另一个
石头,花瓶为花朵而存在
花瓶充实



沉溺下去,让火炬照射
在一块木刻上,再使用剪刀
成影,留芳百世
呵,我的花朵,在火中学习

可你是谁的面壁,长时间地松驰



鸟笼集合在地上说不说是
绕口令的迷惑,吹气,吐痰
永远没有年龄的面容,天空
击鼓传花,情人眼里百年的恩怨
如何点血成功

异乡指示一个地址,随即起床动身

(1997.1.19 纽海汶)


荷花少女



一把空虚的木椅
一位怀抱荷花的少女
在上面坐着坐着,
一支受伤的雁子飞过山岗
一位老人在湖边预言洪水的爆发
少女看见
人们随流而下

少女坐着坐着,不动
这姿态如同我们的遗忘是一种姿态
少女从水中而来
水越来越辽阔无边
水朝着陆地不屈地绽放
面积一次次地重复
世界越来越是一面镜子是一个平面
植物和动物再难区别和联系
包括荷花和少女

一把空虚的木椅依附着
荷花少女,荷花少女在
水下的世界,她走不出水
世界属于水了,陆地在水下
空虚的木椅是陆地的证据是一种生活

荷花少女
水上的悲剧属于异性


这么一个男人


有个男人可能变成了鸟,一只传说中的大鸟
他可能曾经把影子连在墙上与时光同步
这男人时常想着别人,把手套脱下又套上,在冬天
这是他的拿手好戏,重叠的动作使他瘦弱,无辜
终于他找到理由爬上树,他想摸气流的声音
他还想呼吸为之风流。可他没有成家甚至立业的梦想
如何区分开呢?不能再在陆地上行刑那怕是行走
他听见声音从过去从未来飞起来。这时他长出了羽毛
同伴们也在原野上狂跑,脚渐渐离地,
戏剧性地他们的身体
变成飞翔的鸟体。很久以后地上的人们还在寻找他
追问他如何失踪如何死亡。
传奇和流言混淆成轰鸣的风声,孩子们倒欢天喜地,
看电影听故事在他们异想开天的游戏里
他们看到天上的鸟群,人字形排列
他们可以想像人能变成鸟吗?在短促的晴空下,
有无数的可能性
出没、无数的版本演义:一人男人死去或者又活过来了


丧事


事情进行在多风的秋天,大地腹泻
马侧身而卧,满脸的雨水

丧事忽如其来,天机不可泄露
在奔丧的路上
以一颗子弹逃亡的速度

真正的丧事在地里开始,农事诗
出殡,尘埃,唱诗
我随手抓住词汇皮肤就很美丽

灯笼照亮垂死的马
没有声音和钥匙,一切子虚乌有
我看见我的马在我的皮下液化
而我的身体象鸟,一只瘦弱的鸟

丧事是一种精神生活


那个夏天


那个夏天的洪水来得很快,就坐在了我面前
我在水里,我把皮肤给他
他看着我,看到我的血债从水里流了出来
这时刻是惊人的奢侈
我于是更像一位已婚妇女
我认识到危险,我开始化装出没
简单的形状,但很形而上学
我的情人

那个夏天变成一面镜子,反射着阳光
应该无所不明,他们说我们的表现真的很丝绸
我用手感觉许多细节,孩子的命名就在
我的皮肤上完成了,而一些女人特别的面孔
走了很远的路,多少次太阳从背后上升
我的情人

那个夏天的收割早已光芒四散,我还在水中
我不再化装,我的嘴唇我的眉毛,空空如也
重新制造的容貌无法描绘,虽然我手握镜子
我的情人,夏天是那么的遥远,我们只有期待
晚餐的来临,你说骨头
我的情人

(1997.7.16)


回族外婆


回族外婆站在光线之外非常遥远
她的衣衫善良美丽
五十年代和最后一个孤独的冬天
孤独地因饥饿而亡和
挂在树上的死乌鸦,相映成趣
屋外如此媚人的兰花
我想到回族外婆
生命就开始轮回,外婆
梅花树下,欢宴的女孩子们
踏过你的,骨头
那些守灵人唱着
艰深的诅语,我的外婆
岁月注解了更换的风景
奔跑的却是阳光,阳光爆炸
我在夜行的丁字口,尽力活动耳朵
想听懂乌鸦的秘密以便乘风归去
我的回族外婆
翠绿的玉镯摇曳而来,华服、美酒
大家闺秀,富商之妻
无法分解饿死的情节以及因果
但我仍然美丽呵我的外婆
我睡意正浓
你在我的视线之内,天高地远
我们从遥远的地方而来花开花落
外婆站在身后,一动不动
内衣上的梅花不能承受她的体重
饿死的外婆
巨大的命运靠墙而立
尘土,任性地在你的墓地合围
外婆,善恶有报
如同开斋节和闭斋节去去来来
谁是我的,扎根在风中的男人
我的回族外婆

(1996.11.24)


选自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