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人诗选

南人(1972- ),原名于希,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九零级学生。

衣服泡在水里 黄昏时分,我套上牛车 生命之外 牧羊人 我在游泳的时候遇见鱼


衣服泡在水里

 
衣服泡在水里
像我最要好的一位朋友
昨天刚和我一起吃饭一起散步甚至
一起跳舞一起睡觉
今天 突然溺水而死

我看着洗衣粉投进去
水一下子变得肮脏
我不相信死亡竟是如此不干不净

望着越积越厚的泡沫
想像着朋友生前 那些
不愿提及的伤痛

洗好 晾干
妻子重又将衣服披在我的身上
我怎么也无法相信
我会再一次带着它走向死亡


 
我张开手掌
爱抚地摸着自己的脸

摸摸那两片软软的嘴唇以及其下的
那两排钢硬的牙齿
摸过鼻尖
直摸到眼眶四周那一圈空空的棱骨

刹那间
我手掌发力
有水从指缝间溜过

拧亮电灯
灯光下 两只死鸟躺在我的掌中
口里衔着我的 两只眼睛
瞪着空空的 屋顶



黄昏时分,我套上牛车

 
黄昏时分
我套上牛车
去一块庄稼地
收拾 砍倒一地的麦子

面对这片麦地
想起一个女子曾在这里做爱
想起一座城池曾在这里倒塌
想起一条河流曾在这里流干
而一次次死亡之后
这片割光了的麦地明年又会长出可怕的庄稼

黄昏时分
我套上牛车
满载这一堆能长出尸体的尸体
去养活一个村庄


生命之外

 
掘起一棵古树
洗涤根须(叶子如浮萍流去)
倒立

它 穿戴上我的衣衫和帽子
咬着我的烟卷
朝远处扬长而去

我一低头沉思便倒栽进树坑
头发 被一片水声扯住
四肢分岔 拔节以及长满叶子
开花 结果 枯槁

远处
有伐木声传来


牧羊人

 
我是一匹牵着羊群的狼
它们的祖辈早已被我吃光
因为这一个错误
我不得不将这群可怜的羊儿抚养
青青的草原上我老眼昏花
握紧赶羊的鞭儿
走进那一片夕阳


我在游泳的时候遇见鱼

 
我在游泳的时候遇见鱼
它默默望着我
一句话没说

我在洗澡的时候遇见鱼
它默默望着我
一句话没说

我在喝水的时候遇见鱼
许多许多
它们望着我
一句话没说

我在我的厨房遇见鱼
它望着我
一句话没说

我睡觉的时候遇见了鱼
它望着我


 
亲爱的
当暮色就要来临
请陪我走走

此刻 叶落
光秃秃的树枝上挂满了钟的指针
风起
一阵叶子从我的脚下焚烧过去
打扫街道的人
把一些残骸从地上捡起

亲爱的
当暮色就要来临
请陪我走走

夕阳里的老妇
望着走远的孩子
手里摸着摆了一地的玩具

屋内的灰尘从阳光里走过
我怜悯地朝它望去
它便顺着我的双腿爬上来
直爬到我手里捏着的一只信封里
板凳上的一声叹息被远处的鸦声颠掉在地

窗外雪起
窗外雪起
沿小路两侧
墓中的亡灵坐于坟顶
路边的树上

鸟在沉思
墓中的两具骨架
哪个是男
哪个是女

亲爱的
当暮色来临
请陪我走走

橱窗里人影晃动
黑黝黝的壳从马路上
匆匆驶过
火车远去
卧轨自杀的人从地上爬起
拍拍身上的泥土
朝远处 扬长而去
我摸摸自己的脖子
满手是血

白天关闭的
此刻都裸露着
那些声音 画面 肉体以及灯
一只飞蛾顷刻间绕地球仪飞了几圈
从所有的窗户里都可以看见
女人在洗澡

亲爱的
此刻
当夜色已尽
请陪我走走


 
拿起一把剪刀
朝 照片上长得没有哪儿不像我的那个家伙的
脑袋
一刀剪去

而剩下的事情应该如何了结
就这样手持凶器面对一张剪去脑袋的照片
像一个自杀后的木偶

刚满一岁的女儿走过来
从我的手中将剪刀拿走

在一片空空旷旷的花园里
她用一件凶器当作自己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