敻虹诗选


妈 妈 水纹 怀 人 如果用火想 我已经走向你了



其上你无忧愁,汲水的瓷瓶
在案上如在古代,如在泠泠泉边
你无忧愁,你饮其中甘冽

又在深林,千万片叶面欲滴著透明
散步过此,你用瓶汲引清液
诗一一形成

随时倾注,乐声不住地拍动薄翅
我在其中,我是白羽

案上列满期待,一如案上
你凌涉重重的时光前来
取走那瓶



轻轻地拈起帽子
要走
许多话,只
说:
来世,我还要


结婚



为着一丛丛
水芹菜一样的哭
要弯绕好多的路啊
那烟水云雾的
山深处
爱和伤害
同一个泉脉


妈妈

当我认识你,我十岁
你三十五,你是团团脸的妈妈
你的爱是满满的一盆洗澡水
暖暖的,几乎把我浮起来

但是有一度
你把慈爱
关了,又旋紧
也许你想,孩子长大了,不必再爱
也许,根本没有灾难
也许妈妈无心的差错
是我的最大灾难

等我把病病好
我三十五
你刚好六十
又看到你,团团脸的妈妈

好象一世,只是两照面
你在一端给
我在一端取
这回你是流泉,我是池塘
你是落泪的流泉
我是幽静的池塘


1975年12月永和


水纹


我忽然想起你,
但不是劫后的你,万花尽落的你

为什么人潮,如果有方向
都是朝著分散的方向
为什么万灯谢尽,流光流不来你

稚傻的出日,如一株小草
而后绿绿的草原,移转为荒原
草木皆焚:你用万把刹那的
情火

也许我只该用玻璃雕你
不该用深湛的凝想
也许你早该告诉我
无论何处,无殿堂,也无神像

忽然想起你,但不是此刻的你
已不星华灿发,已不锦绣
不在最美的梦中,最美的梦中

忽然想起
但伤感是微微的了,
如远去的船


怀人


为你贮一海的
思,悄静而透亮
你的臂弯围一座睡城
我的梦美丽而悠长

最微的灯,一扇半圆的窗下
你的名字,化作金丝银丝
半世纪,将我围绕

贮一海的思
在那静悄的城池
最美的语音象最没的花瓣


如果用火想


那么,生命是一条走向无所等待的路
两旁树着奇妙的建筑
有睁窗之复眼的时常流溢欢歌的巨厦
有忧郁的小圆屋

那么,沉入惊颤的白玉杯底
是往事之项珠里夺目的红莹
三月与七月
设使储梦的城座起火了,在雨中
我怔怔地站着
观望一个人
如此狂猛地想着
另外一个人


我已经走向你了


你立在对岸的华灯之下
众弦俱寂,而欲涉过这园形池
涉过这面写著睡莲的蓝玻璃
我是唯一的高音
唯一的,我是雕塑的手
雕塑不朽的忧愁
那活在微笑中的,不朽的忧愁
众弦俱寂,地球仪只能往东西转
我求著,在永恒光滑的纸叶上
求今日和明日相遇的一点

而灯晕不移,我走向你
我已经走向你了
众弦俱寂
我是唯一的高音
梦中,落我一身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