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禽诗选


火鸡 跃场 长颈鹿 涉禽 无言的衣裳 屋檐 灭火机 逃亡的天空


火鸡


一个小孩告诉我:那火鸡要在吃东西时才把鼻子上的肉绶收缩起来;挺挺地,像一个角。
我就想:火鸡也不是喜欢说闲话的家禽;而它所啼出来的仅仅是些抗议,而已。

蓬著翅羽的火鸡很像孔雀;(连它的鸣声也像,为此,我曾经伤心过。)但孔雀仍炫耀它的
美——由于寂寞;而火鸡则往往是在示威——向著虚无。

向虚无示威的火鸡,并不懂形而上学。
喜欢吃富有叶绿素的葱尾。
谈恋爱,而很少同恋人散步。
也思想,常常,但都不是我们所能懂的。


跃场


满铺静谧的山路的转弯处,一辆放空的出租轿车,缓缓地,不自觉地停下来。
那个年轻的司机忽然想起的空旷的一角叫"跃场"。"是呀,跃场。"于是他
又想及怎么是上和怎么是下的问题——他有点模糊了;以及租赁的问题,
"是否灵魂也可以出租……?"

而当他载著乘客复次经过那里时,突然他将车猛地煞停而俯首在方向盘上
哭了;他以为他已经撞毁了刚才停在那里的那辆他现在所驾驶的车,以及
车中的他自己。



长颈鹿


那个年轻的狱卒发觉囚犯们每次体格检查时长的逐月增加都是在脖子之后
他报告典狱长说:“长官,窗子太高了!”
而他得到的回答却是:“不,他们瞻望岁月。”
仁慈的青年狱卒,不识岁月的容颜,不知岁月的籍贯,不明岁月的行踪;
乃夜夜往动物园中,到长颈鹿栏下,去逡巡,去守候。



记忆中你淡淡的花是浅浅的笑
失去的日子在你叶叶的飘堕中升高

外太空中寻不着你颀长的枝柯
同温层间你疏落的果实一定白而且冷


涉禽


从一条长凳上
午寝
醒来

忘却了什么是
昨日
今天

竟不知时间是如此的浅
一举步便踏到明天


无言的衣裳

一九六○年秋、三峡、夜见浣衣女


月色一样的女子
在水湄
默默地
捶打黑硬的石头

(无人知晓她的男人飘到度位去了)

萩花一样的女子
在河边
无言地
搥打冷白的月光

(无人知晓她的男人流到度位去了)

月色一样冷的女子
萩花一样白的女子
在河边默默地捶打
无言的衣裳在水湄

(灰蒙蒙的远山总是过后才呼痛)

后记:
一九六○年秋,尝与诗友流沙游三峡,宿背街临河旅馆,房子
本架支撑之小楼,半悬于河上,风并水俱流于其下,遂喝米酒
如饮高梁,醉而卧。夜有捣衣声惊梦,推蓬窗视之,月色、萩
花、水光,澄明一片,天地寂然,唯一女子浣衣溪边,磕磕砧
声回响于山际,不胜凄其。因忆儿时偕诸姑嫂濯衣河上之欢,
水花笑语竟如昨日,不禁戚然。欲推流沙再饮未果,独酌寻句
又未得,遂辗转以终夜。后又与秀陶等人醉此小楼,不复闻砧
声,亦未得句。二十年后,诗成,故友已星散,怀想之情不能
自己,是为后记。


屋檐


这是一次夜间施工。第一击吊锤开始于路灯照
亮,当这些有翅膀的兽类滑入夕阳的余晖之
后。老屋解构。

当蝙蝠再度回来,绕着踞坐在客厅中的怪手飞
了几遍,已不再有所谓的屋檐。其中一只降落
在我逐渐缩短的影子中,太阳慢慢上升,我移
动,它也匍匐


灭火机


愤怒升起来的日午,我凝视着墙上的灭火机。一个小孩走来对我说:
「看哪!你的眼睛里有两个灭火机。」为了这无邪告白;捧着他的双颊,我不禁哭了。

我看见有两个我分别在他眼中流泪;他没有再告诉我,在我那些泪珠的鉴照中,有多少个他自己。


逃亡的天空


死者的脸是无人一见的沼泽
荒原中的沼泽是部分天空的逃亡
遁走的天空是满溢的玫瑰
溢出的玫瑰是不曾降落的雪
未降的雪是脉管中的眼泪
升起来的泪是被拨弄的琴弦
拨弄中的琴弦是燃烧着的心
焚化了的心是沼泽的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