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光华诗选


石光华(1958- )八十年代中期发动“整体主义”诗歌运动。

炼气士 梅花 听冬


炼气士


身形仿佛水势
吹风的夜晚云气清淡
在镜中你深不可测
薄薄的衣袍日见消瘦
四周林木高远

月亮的气息含在鼎中
你独坐之处一无所有
天空横在眼前
山海渺茫
平和的神色被水土包容

听见天声四起
你起身走进浴身的内室
手指触玉成烟
皮肤化入清纯的空气

无人能够目睹你的枯槁
在镜子背后风高霜洁
冬天你泠然而行
落草一片青秀

1987年夏天


梅花


书卷被素手收拾
屋子里空出花瓶等候
背后雪色深沉
容貌与木器一团和气
衣衫脱在镜中,余香徐徐
旁边石头青黑
在墙外独立一夜,四周清平
水中的影子楚楚动人
下雪的天气正值岁末
日子疏朗,纯洁的玉酿成好酒

打开窗户,绸子表面日益柔软
温和的人和花在一起
夜晚的蜡火置身其中
清香滋润肺腑
花色形成皮肤

一身的寒气从书中散去
开花的山边
看见房中的陶瓷阴深
中堂山水枯黄
折花的手留在花中



晴天白日,夏季的刀隐在皮下
从插花的屋中到达这里
阴柔的水含而不露
在闺房和妻子混淆
窗门闪烁不定
通过流汗,或者借道于手势
杀人的方向总是有金木相克
像入宫三次的人
看不见自己的椅子


有太多的空屋来回走动
头颅软下来
与温柔的花朵共享欢乐
脱掉衣衫,肤色开始接触夜晚
使曾经挥霍的想象
再次经历水的隐秘


那些在空屋中听见水声的人
陆陆续续走进白天
花气吸空了肺叶,他们持刀独立
眼睛在空气里暗笑一天
个个引经据典
用一带绸子避开祸乱

直到秋天世道清平
刀说:割谷杀妻古来之风
面含花色的人从此君临



四月桑子鲜红
深居的母亲剪开绸子
细风吹过窗户
叶子深掩路径
远山的秀色融入雨中

檐外落桑落地
手边绫罗雪白
一柱梅香透过镜子
衔桑的黄鸟回来
声音留在山中
天气将晚,衣衫在水里散开
一夜烛照的房中
母亲面容如春

1987年


听冬


水上,淡淡的寒梅悄然
听落雪低语。疏影以外,是月亮的触及
一片枯苇潇潇如歌
是逝者之回首,是一次寂寞的诉说
与乱更相倾

而望冬的深冬以水为舟
以一次空弦的断裂,为宁静的源头

而水落石出。我想
用血痕写高山之悠远,泪滴清酒
即使是一段离梦,也铭骨为文
把维一的苏醒
作为看云起的时候
看雨洗篁竹的时候

那么,我将踏雪而来
悲哀的日子便相许以心
倘若蓦然相逢,便叩缶而乐
让门外有归者,有花之灿烂
然后开始无边的岁月
在深深的等待中结庐濯身
并仰空若思,在每一株荒草的背后
进入古老的弥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