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非诗选


幻象 极乐鸟 林中路 预言 雪人 热带雨林 二泉映月 月光 虚构图案 极地 轮回(节选) 梵高 无题


幻象


万物从漩窝中产生又消失
欲望在涨潮的月光中沿虹生长

日食之时 怪星君临
你冷冷的声音穿过我的双肩
迷惑的目光成为手势不可穿越的瀑布
昔日如记忆中的五彩泡沫
不堪日与夜的想像 炸开
这时 我的惊呀幻若美丽的空洞

鱼群游离视线
我只能望着淡红的天
天边流荡的情绪是甚么
乱石中缠绕纽曲的又是甚么
各种回答窒息我的灵魂
肉体成为标本悬挂在望天树上
等待着盛开罂粟花的原野
在原野中俳徊不归的童年


极乐鸟


盘坐于雪裹的墓地
垂手而立
看天边远去的彩虹
黄金宫殿隐没在沙漠里
想某些事情 鸟声
由远及近
一只鲸游来 吞噬我
只吐出一串串眼睛

瞎着眼游九十九个村落
远古的陶土凝固秋望的眼波
听你在林中歌唱 欲采
一片红叶
可只有生命之树常青
抬首而旋转
远方浑浊而寂
离开此岸
千帆沉落无语


林中路


当时间
在你吐出的气泡里
长成寂静的树时
花和果便成了世界的名称
我们 不再是水族
不再是陆生物甚至两栖类
无家可归
是我们所处世界的状态

是谁啊 是谁
把我们随意投放在
无际的空白里 苍凉的目光
盲目地叩击虚空的大门
粼粼的回声 能否告诉我们

我们是出土后
又秘葬于地心的几具小鱼骨
是锋利的叶和甜蜜的花蕊
所分解成的几何图形 或是
在水与陆的狭缝里
流血的镜像

像陶潜先生植五株柳树
于千桃中是必要的 喝酒
读书不求甚解是必要的
人间的悲欢离合
在旱天雷里 流向荒漠
流向荒漠

不要用刀去刺
深浅不一的脚步
拔下一根头发丝
在秋天里卷曲为菊花
敲碎使我们忧郁一生的月光
拾起一片齿状语言
刻空我们的心

一只蝴蝶飞起
一群蝴蝶飞起
林中路啊
一只蝴蝶 一群蝴蝶


预言


春天里 谁是歌者
谁在歌唱太阳深处静止的水
是不是因为游出了水面
鱼才有了斑斓的色彩
是不是因为渴望
花才这么快就凋零
春天里
情感的颜色是如何进入我们的心里

春天里 什么是确定的呢
那些黑夜里从郁金香和玫瑰的花瓣上
一掠而过的火焰
那些在春天里萌生
又在春天里冻结的蝴蝶
这些预言轻盈如斯 恍然无形
它们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春天里 生命犹如沉沁在深深的海底
时间是不存在的
光和声音也显得那样遥远甚而虚无
什么静止不动
什么在永恒地运动
春天里 生命犹如没有任何质地

春天 这是一个没有阴影的名字
谁进入春天
谁就只是一面剪影
谁在春天里歌唱
谁就注定在所有的日子里遗忘
春天里 只有孩子们是孤独的

春天 这是一个没有阴影的名字


雪人


面临深渊
背靠虚无
一个人在时间里叹息

下雪了
下雪了
天气不再是
我们想象的范围

堆雪人
堆雪人
我们是雪人
雪人是我们


热带雨林


这个国度
时间若反复折叠的长剑
懈怠地垂下双臂
盘根错结的古藤
把空间分割成无尽的陷阱
疯长的卷须
紫色的小花
把爱引向阴凉的大树下
活着并不要希望
叶落之事件
花谢之事件
都会在根的深处
唤起一次深深的沉醉
一次湿漉漉的撕裂声

根悬坠于空中
从悠悠里吮吸着
嚎叫的欲望

等待着逝去的一切
在湿热的晨雾中
再一次如花绽开
暗红色的鳟鱼
伏在落叶之下
聆听着苍白的音乐
甲虫和卡夫卡
交替变幻

血红的食人蛛
谨慎地游动在
时间和空间的边缘
咀嚼着过去
使发生和没有发生的事件
成为迷幻
成为黑洞
出没于墓穴的蛇
昂首想象着
自由国度里
闪光的金苹果


二泉映月


这是光一样纯粹的渴望
亘古不变地
照在白昼和黑夜的流转之上


月光


在月光中永恒飞翔的是寂静
是秋天的红叶和冬天的白雪
沉落到了无边的暗夜

于是我用鱼的眼睛
来歌唱草原上盛开的花
于是我用祈祷
来倾听黑夜和白昼
奔涌向前的河

在一个不合适宜的时候举手
从而错误地命名了一种植物
一种疾病随着月色传播
一个歌手开始厌恶光明

月光下的静止是消失
月光下的花只开放而不凋零


虚构图案


1,空虚的阳光

在正午的太阳下
我把世界的暗河看成了五彩的虹
潮热的手虚脱无力
大地滑向远方
油绿的大麻叶和紫红的罂粟花
紧紧纠缠着世界的两端

如果仔细倾听
黄蜂和牛角号象湿热的泥浆
在我们的双脚下上升
一种刺痛的感激和热爱
让我在天空里
触摸到了阳光中最深的空虚

2,儿童的阴谋

这个存在于预言中的干旱
一直持续到了寒武纪
三叶虫和比目鱼在午夜前争相死去
预言中的黎明就要来临
所有的希望都注定成为化石

如果冬天过了春天就来
我们必须提前排练儿童的游戏
如果群山后面就是没有边际的湖
我们就要迷失在沙堆里

这是一局策划很久远的阴谋
在春雨里 沙堆的生长速度象风
不久就要掩盖了祭祀的道路

一些证据说神要来了
一些证据说时间就要终止在我们的梦中

3,情人的花园

让我们用青春期的激情
来学习一整套秘密的仪式
在能指与所指之间
春天走进了情人的眼睛
情人的花园是空中的花园

在月光的中心
剑麻的根须口干舌渴
一条诫律就成了一次犯罪的诱因
红珊瑚在水中生长
海葵在玄武岩上缓缓展开
爱情和激情
在瞬间被粘结在手掌里

四月的丁香花
象蛇吐出的风信子
水晶里的世界
有三叶草和细毛蕨
有繁星一样的陷阱

一次亲吻指向一条废弃的道路
相爱象示威和喊口号
永远朝前 不要思考

在伊甸园里
目光相遇就是裸体相遇
在秘密的花园里
目光相遇后
是逃亡的感觉和死亡的激情


极地


那里无云
可坐而冥想
飞落的雪花卷起黄色的泡沫
枯枝依旧抽芽
阴暗之处
透明的影子静立

某种声音远遁
如冰雪在冬日消融
如孤独的狼珊然脚步
更如断弦之音
久游空谷

你站在这里几十万年
鱼游来化为彩蝶
逝者复归
在夕阳中脸泛血色


轮回(节选)


(3)

就让我们祝福和亵渎 痛苦和痴迷
失魂落魄地铭记
杂草 鲜花和泪水混生的土地
生命的复苏和再生
只在星球脱离茫茫宇宙
黑暗和光明 如不可遏止的潮水
向荒漠溃退之时
我们在血田里疯长
却在另一个世界痛哭
泪水轻若飘飞的羽毛

需要播种在天空
才会发芽的树要结什么样的果
需要用水波的荡漾
才打捞得到的
是什么颜色的月光和激情
浪迹所有的城池
穿过一座座空屋
何处才是
我们莫测高深的归宿

多情人于沙漠的枯骨上
插珍奇的紫藤花一株
花萼奇长低垂
在驼铃中摇曳
长达三尺六寸


(4)

在我们进入这个世界之时
一定带来了什么
而放弃了什么
何时 何斯人
植婆娑树
于朝升暮落日之轮回中
于游移在乳白色之沙滩上
不断变幻晕环的月像中
从没睁开过的双睫下
绒绒絮絮 飞飞扬扬
最美的迷梦
总是在离世间的光明
最遥远的黑暗中生长

一切都是梦非梦
谁曾明白过
什么是梦 什么非梦
我们既不是睡着
也不是醒着 只能无奈地
让欢欣和悲伤 美丽和残缺
在尘世越流越弱
只有在冥想的世界里 一切
壮丽若自焚的不死鸟
最为凄凉的心境
却只能表达为
转瞬即逝 不经意的一笑

在浩瀚无际的星空下
存在和不存在
是什么问题所在
在时隐时现的羊鞭下
爱 爱过会有什么样的意义
沿着目光攀沿的人们
都只是沉默之后复为沉默

踏遍青山望断绿水
何流泪为何伤悲

在睁开的双睫中
结着长生果的婆娑树不在
日和月之轮回不在
轻若飞花的离梦不在
那么 何物在其中


(7)

只有坟墓才是终极的花园
面对死亡
寂静醇红如酒
如无时间的死海上
浮泛着一杯黄土
一次惨若记忆的白骨
仿佛 春天
穿过江南江北细密的雨丝
一只热带鸟
在黎明和黑夜间飞起
扑落一片油绿的橄榄枝

离开窒息
离开海面愈远
游忽不定的海岛飘来
温馨的海妖之歌
潮起潮落留下的海藻
在阳光中剥落为破碎的云

神秘莫测的眼睛
一群水晶鱼
游过街心
游过破庙的拐角
使蓝天上的裂缝动人地美丽
秦俑乾裂的眼眶里
开放如雾如露的百合花
让我们想嚎啕大哭
纷芜的错误之下
是人类不可拒绝的真理

落英缤纷
彩虹四起
永不熄灭的篝火
把夜烧的泪一样潮湿
一切在开始就走向结束
天边响起天真的童音
“排排坐 围着树
天上是鲜艳的蘑菇
地下是七彩的花星”

在鲜花和坟墓之间
我们丧失了语言的能力
(曾发表于《新大陆诗刊》)


梵高


穿过了三天三夜的乡村小路
你成了世界的承受者
看遍了世纪的开始和结束
你双眼都是泪水

一切都在沉沦
意义本身只在歌唱着无意义
你只能呐喊和挣扎
为了悬垂在天空和
埋藏在起伏无定山峦下的孤魂
你的心永远驻留在黑暗的中心

你认定在无尽的时间背后
总是爱和空虚的尽头

你是金黄色的火焰
被囚禁在向日葵的花瓣上
以绝对零度的形式燃烧

旋转和上升的光芒
这变化之中最诡异的形式
是你生命的唯一的激情
你所释放的是蓝色的虚无
是渡过千万次劫难之后
还不能解开的唯一困惑


无题


时间就只是时间本身
不再可能是别的什么
宫殿那指向天空的屋顶在塌陷
黄昏里 鸟群惊飞
我们正滑入无底的深渊

这已经到了正午
阳光在屋外停了下来
没有声音 没有阴影
甲虫和黄蜂在飞
盛开的玫瑰向我展示了
另一个世界的门
我坐在屋里
我坐在门外


选自思想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