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丹鸿诗选


闷热 清洁日 你可能是我的兄弟……


闷 热


夏天没有带来振作和同情
她无边的奢望使肌肉萎缩
哀求他展翅高飞让洪水再度泛滥
他说:“我紧张……”
大汗从白皙的全身蜂涌而出

豪华的口腔边是胖胖的蝴蝶
我嗜睡的昆虫可有爱情的翅膀?
如果我说:“什么?”蝴蝶就
痉孪一次,白色被挤出了颜料管
谁为填满灵魂的空壳而难过?

闷热的夏夜使我知道
芭蕾的足尖胀疼难忍
蝴蝶临空起舞把一棵小树推倒
不干净的小树像塞满口腔的药渣
令他别过脸去呕吐

粘稠的马路传来卡车急刹的尖叫

挤颜料的尖手也朝钢琴的高音飞奔
不干净的小树砸伤我颓丧的乳房
亲爱的,暴风雨将来自闷热的眼底
如果我哀求:“爱……”并涂上白色
你说:“需要……”洪水涌进成都


清洁日


今天我不会
温暖和柔软
不具有你喜欢的
高难度形状
也收敛了那些
夸张的激动与媚态

我被人心所向地
抚摸过,这类阿映
导致肉体产生了
甜蜜、娇嫩
小心轻放的
贵族式幻觉
恬不知耻地忘记
它藏污纳垢的现状
枯槁腐臭的未来

今天,我比斗牛士的
红布还具桃战性
我将拉开围栏
向你招展,最后

英勇落在你暴乱的
蹄下
一向忠顺的家犬
突然疯了
迎头棒击
狂吠才嘎然而止

今天我热衷于
皮肉之苦的精神享受
多么必要的警告!
我是一堆活动垃圾
供你铲除,我的身体
留下了扫帚的痕迹
我甜言蜜语的下巴
承认了不堪一击
我期待已久的
环境保护运动开始了


你可能是我的兄弟……


你可能是我的兄弟,特别是当黎明
那飘向上空的高兴的牛奶味
像白色的青春安慰着肺

我却让肺向白色示爱
让肺长出了孔雀的翅膀
因为我幼稚,还因为我狂喜

你可能是我的苹果,特别是当今天
氧气在肉中失去了甜酸味
像光阴流逝中的一团毛

唯有中年的喉结劝说我呼吸
劝说羽翎应该和树根结婚
你以事后的思考看穿了这一切

你可能是我的幻影,特别是当午夜

从我的怀里,露出纸上芭蕾
羞涩的一角,像一朵花要求精确的身份

我怎么知道,这一切是她造成的
她可能是玉兰花,精神分裂的花
她像飘在上空的大使的阴道
谁注目,谁就要受到惩罚

原谅孔雀大胆的尾巴呼喊吧
饶恕我的肺,刮着白色的狂风
因为我不自由,还因为我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