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独清诗选

王独清(1898-1940),出版的诗集有《圣母像前》(1926)、《死前》(1927)、《威尼斯》(1928)、《零乱章》(1933)等。

我从Cafe中出来 月光 吊罗马 但丁墓前


我从Cafe中出来


我从Cafe中出来,
身上添了
中酒的
疲乏,
我不知道
向哪一处走去,才是我底
暂时的住家……
啊,冷静的街衢,
黄昏,细雨!

我从Cafe中出来,
在带着醉
无言地
独走,
我底心内
感着一种,要失了故园的
浪人底哀愁……
啊,冷静的街衢,
黄昏,细雨!


月光

 Pes Amica Silentia Lunae
──Vergilius


月儿,你像向著海面展笑,
在海面上画出了银色的装饰一条。
这装饰画得真是奇巧,
简直是造下了,造下了一条长桥。
风是这样的轻轻,轻轻,
把海面吻起了颤抖的叹息。
月儿,你底长桥便像是有了弹性,
忽高忽低地只在闪个不停。

哦,月儿,我愿踏在你这条桥上,
就让海底叹息把我围在中央,
我好一步一步地踏著光明前往,
好走向,走向那辽远的,人不知道的地方……


吊罗马


  一

我趁著满空湿雨的春天,
来访这地中海上的第二长安!
听说这儿是往昔许多天才底故家,
听说这儿养育过发扬人类的文化,
听说这儿是英雄建伟业的名都,
听说这儿光荣的历史永远不朽……
哦,雨只是这样迷蒙的不停,
我底胸中也像是被才潮的泪在浸润!
──恼人的雨哟,愁人的雨哟,
你是给我洗尘?还是助我吊这荒凉的古城?

我要痛哭,我要力竭声嘶地痛哭!
我要把我底心脏一齐向外呕吐!
既然这儿像长安一样,陷入了衰颓,败倾,
既然这儿像长安一样,埋著旧时的文明,
我,我怎 不把我底热泪,我nostalgia底热泪,
借用来,借用来尽性地洒,尽情地挥?

雨只是这样迷蒙的不停,
我已与伏在雨中的罗马接近:
啊啊,伟大的罗马,威严的罗马,雄浑的罗马!
我真想把我哭昏,拼我这一生来给你招魂……


  二

我看见罗马城边的Tiberis河,
忽想起古代的传说:
那Rhea Silvia底双生儿
不是曾在河上漂过!
那个名叫Romulus的,
正是我怀想的人物。
他不愿同他底兄弟调和,
只独自把他理想中的都城建作。
他日夜不息,
他风雨不躲;
他筑起最高的围墙,
他开了最长的沟壑……
哦,像那样原人时代创造的英雄哟,
在今日繁殖的人类中能不能寻出一个!

我看见罗马城边的山原,
忽想起古代那些诗人:
他们赤著双脚,
他们袒著半胸,
他们手持著软竿
躯著一群白羊前进。
他们一面在那原上牧羊,
一面在那原上独吟……
他们是真正的创作者,
也是真正的平民。
哦,可敬的人们,
怎 今日全无踪影?
──原上的草哟,
你们还在为谁长青?


  三

啊,现在我进了罗马了
我底全神经好像在爆!
啊,这就是我要徘徊的罗马了!
……
罗马城,罗马城,使人感慨无穷的罗马城。
你底遗迹还是这样的宏壮而可惊!
我踏著产生文物典章的拉丁旧土,
徘徊於建设光荣伟业的七丘之中:
啊啊,我久怀慕的「七丘之都」哟,
往日是怎样的繁华,怎样的名胜,
今日,今日呀,却变成这般的凋零!
就这样地任它乱石成堆!
就这样地任它野草丛生!
那富丽的宫殿,可不就是这些石旁的余烬?
那歌舞的美人,可不就是这些草下的腐尘?
不管它驻过许多说客底激昂辩论,
不管它留过千万人众底合欢掌声,
现在都只存了些销散的寂寞,
现在都只剩了些死亡的沉静……
除了路边行人不断的马蹄车轮,
再也听不见一点儿城中的喧声!
爱国的豪杰,行暗杀的志士,光大民族的著作者,
都随著那已去的荣华,随著已去的荣华而退隐;
荣华呀,荣华是再不能归来,
他们,也是永远地无处可寻!
看罢!表彰帝王威严的市政之堂
只有些断柱高耸,残阶平横;
看罢!奖励英雄功绩的饮宴之庭
只有些黄土满拥,荒藤紧封;
看罢!看罢!一切代表盛代的,代表盛代的建筑物,
都只留得些败垣废墟,摆立在野地里受雨淋,风攻……
哦,雨,洗这「七丘之都」的雨!
哦,风,扫这拉丁旧土的风!
古代的文明就被风雨这样一年一年地洗完,扫净!
哦哦,古代的文明!古代文明是由诚实,勇力造成!
但是那可敬爱的诚实的人们,勇力的人们,
现在的世界,他们为甚 便不能生存?
哦哦,现代世界的人类是怎样堕落不振!
现代的罗马人呀,那里配作他们底子孙!
Cato哟,Cicero哟,Caesar哟,Augustus哟,
唉,代表盛代人物底真正苗裔,怎 便一概绝尽!
……


  四

徘徊呀徘徊!
我底心中郁著难吐的悲哀!
看这不平的山岗,
这清碧的河水,
都还依然存在!
为甚开这山河的人呀!
却是一去不回!

这一处是往日出名的大兢技场,
我记起了建设这工程的帝王:
Veapasianus是真正令人追想,
他那创造时代的伟绩,
永远把夸耀留给这残土的古邦!
这一处是靠近旧Forum的凯旋门,
在这一望无涯的断石垒垒中
我好像看见了Titus底英魂:
当他出征远方的功业告定,
回国时,他回国时,
这直达Viasacra的大道之上,
是怎样的拥满了群众,在狂呼,欢迎!
这一处是矗立云表的圆碑,
Trajanus底肖像在顶上端立:
我看了这碑间雕刻的军马形迹,
我全身是禁不住的震慑,
震慑於他住日的盖世雄威!
……

徘徊呀徘徊!
过去那黄金般的兴隆难再!
但这不平的山岗,
这清碧的河水,
都还未曾崩坏!
我只望这山河底魂呀!
哦,速快地归来!


  五

归来哟,罗马魂!
归来哟,罗马魂!
你是到那儿去游行?
东方的Euphrates河?
西方大西洋底宏波?
南方Sahara底沙漠?
北方巴尔干山脉底丛杂之窝?
哦,那一处不留著往日被你征服的血痕?
难道今日你为饥饿所迫,竟去寻那些血痕而吞饮?
你可听见尼罗河中做出了快意的吼声?
你可听见Carthago底焦土上吹过了嘲笑的腥风?
哦,归来哟,归来哟!
你若不早归来,你底子孙将要长死在这昏沉的梦中?
──唉唉,Virgilius与Horatsius底天才不存!
Livius底伟大名作也佚散殆尽!
这长安一样的旧都呀,
这长安一样的旧都呀,
我望你再兴,啊,再兴!再兴!

一九二三年四月


但丁墓前


现在我要走了(因为我是一个飘泊的人)!
唉,你收下罢,收下我留给你的这个真心!
  我把我底心留给你底头发,
  你底头发是我灵魂底住家;
  我把我底心留给你底眼睛,
  你底眼睛是我灵魂底坟茔……
我,我愿作此地底乞丐,忘去所有的忧愁,
在这出名的但丁墓旁,用一生和你相守!
  可是现在除了请你把我底心收下,
  便只剩得我向你要说的告别的话!
    Addio, mia bella!

现在我要走了(因为我是一个飘泊的人)!
唉,你记下罢,记下我和你所经过的光阴!
  那光阴是一朵迷人的香花,
  被我用来献给了你这美颊;
  那光阴是一杯醉人的甘醇,
  被我用来供给了你这爱唇……
我真愿作此地底乞丐,弃去一切的忧愁,
在我倾慕的但丁墓旁,到死都和你相守!
  可是现在我惟望你把那光阴记下,
  此外应该说的只有平常告别的话!
    Addio, mia C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