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和诗选

王良和(1961-),浙江绍兴人,香港中文大学今文系肄业,曾获青年文学奖、大姆指诗奖及一九入六年度中文文学奖诗组第一名。著有诗集《惊蛰》(1986)。

枪决之前 松子传奇 惊发


枪决之前——
一伊朗兵之独白


为何我不该回家呢?这么晚了
回去美丽的克鲁阿巴多
那里有我善良的族人
黄昏犹在水沟洗衣
哼一曲愉快的歌呢
还是笑谈家里的琐事?
水一定流过我家门前
残黯的青灯下
白发斑斑的母亲
该在赶织绚烂的地毯
歇一会吧,好吗?
早上拷的面包都冷了
晚餐时间已经过去
给妹妹吃一点乳酪吧
她的脸瘦黄得可怜
我答应过,一定带她上市集的
卖了毯,给她买一条红花裙子
为何还不睡呢,母亲?
明早还得顶着铜瓶汲水
把麦料擀成薄薄的饼
毯织不完就算了
纵然我说过
等毯织好,就会平安归来
念我的时候切莫在夜里抬头
听说这是流星陨落的季节
今夜,天会黑得特别快
如果妹妹不肯睡,且对地说
哥哥,哥哥很快就回来了……

为何我不该回家呢?这么晚了
回去美丽的克鲁阿巴多
那里有我善良的族人
年老的母亲和可怜的妹妹
(预备)
这一次离开你们
(开枪)
便不再离开你们了

一九八五三月十八日于沙田
两伊战争有感


松子传奇


山坡到山顶,危危然
屹立多少苍松呢?
数不清果累的松子
况又逢落果季
滚下山坡,掉进木渠
都有意去躲避泥土吗?
碧绿的松针,坠地不久就枯褐
像时间默致在褪色
不知不觉间,许多变异
都准以审视和窥破
也只是个无心的过客
林中独步,忽听得
破突一声松子坠地
印证地心吸力恒存
落者自落,风,都不必惊动
我伫立犹豫
窃想一霎的偶然如缘分
破突的轻响,是一位松子

一颖不甘的心
向过路那冒失的少年呼唤吗?
料它未能忘情地辞枝
山中的一切皆堪留恋
陨落是痛楚的,更怕未来
好奇地我轻轻捡起
带回宿舍去慢慢观察
这果实原属爱氏①
风来时种子都播尽
完成花果全部的意义
却沉默地,躺在我的书架上
在唐诗与宋词里,灯光下
抬头就看见,落魄这孤魂
一年过去了,苍然的空山
又有多少松子掉落呢?
掉落在地上不久就消失
怕不是全给人捡去吧
像泪水一样,莫非
要偿还泥土前生的债
一掉落便渗入其中?
架上的松子,我问你:
百年后灯前的人呢?
料你也不过是本质冷硬的躯壳
也罢,既然地心吸力恒存
落的终归要落
且释然你泥土般的颜色吧
象忘俗的僧人
僧袖一拂我飘过森然的群松
在落果的季节,再听不见
破突一声松子坠地的轻响

①爱氏松。

1985年于沙田


惊发


最玲珑的玻璃镜也照不出
早白的头发,鬼鬼祟祟
是夜里衔枚疾走之兵吗?
攀过岁月二十一个峰头
不疲不累,潜入了我松懈的边防
藏匿于黑黝黝的丛林,邂遮掩掩
依造化布下的军机,悄悄地
要换掉我山头的黑旗
白旗,就是投降的意思了
我原是拙于治国之君,浮生闲懒
一局棋,一张琴,一壶酒
日子就如此从容渡过
闲时为文自娱,赋诗咏物
一轴宣纸之上,墨香淡淡
无论是风花雪月,还是宗庙社稷
孰优孰劣,如人饮水,我何尝
不冷暖自知?
至于我的德性,那更是
毁誊参半了
经常在一群女子的中央
说巫山之事,赋牡丹之诗
赞江山如画全在掌心底下
豪饮之后举止更失仪
甚么风流潇洒等等的形象,那未免
太优美浪漫了
其实我真想沈实如竹
雨中洗灌单纯的青绿
不意此时就惊觉
潜藏的敌兵蠢蠢欲动
三三两两的黑发降成了雪色
杀掉一根而另一根
又叛变了,边境频频告急
遍地的战鼓隐隐擂来,一阵阵
警号一船惊动脆弱之心
连天子,哎,也束手无策了
要变节约终归会变节
纵我懦弱昏庸,又怎愿
屈辱向造化乞和?
如今我只想把诗写好
置文字于炉中,烈火熊熊
烹炼晶莹剔透的诗句
且铸出一柄雕刀
在诗国辉煌的殿堂上
刻下深深的名字
那怕重蹈后主的覆撤——
城门都攻破,兵卒都倒戈
纵一夜间黑发都成霜,成雪
只要我诗永远年轻
发,随它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