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寅诗选


王寅(1962- ),诗作收入《后朦胧诗全集》(1994)。

英国人 想起一部捷克电影想不起片名 与诗人勃莱一夕谈 靠近 我已看见了上帝 寂静的大事 类似 继续 忧郁 翻一翻手掌 记事 音乐 非洲 罗伯特·卡巴 朗诵 送斧子的人 精灵之家(组诗选四)


英国人


英国人幽默有余
大腹便便有余
做岛民有余
英国人那时候造军舰有余
留长鬓角扛毛瑟枪有余
打印度人打中国人有余
英国人草场有余
海洋有余
罗宾汉有余鲁滨逊有余
英国人现在泰晤士河里沉船有余
海德公园铁栏有余
催泪弹罢工有余
英国人种的长腿有余
列农的长发有余
狄安娜公主的婚礼长裙有余
英国人也就是行车靠左有余
也就是伦敦阴雨有余
也就是英国人有余有余有余


想起一部捷克电影想不起片名


鹅卵石街道湿漉漉的
布拉格湿漉漉的
公园拐角上姑娘吻了你
你的眼睛一眨不眨
后来面对枪口也是这样
党卫军雨衣反穿
像光亮的皮大衣
三轮摩托驶过
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
最后掉到鹅卵石路上
我想起你
嘴唇动了动
没有人看见


与诗人勃莱一夕谈


夜色中的草很深
很久没有人迹
很久没有想起你了
你的孤立的下巴闪烁
像天上那颗红色的星

除了夜晚还得在深草中静坐
交叠手指
以便忘记黎明来临
记忆已告别书本多年

一匹白马迎面奔来,一只白蝴蝶
踏过虫声萤光


靠近


我终于得以回忆我的国家
七月的黄河
毁坏了的菁华

为了回忆秋天,我们必须
在一次经过夏天
无法预料的炎热的日子
我们开始死亡的时节

必须将翅膀交给驭手
将种子交给世界
像雨水那样迁徙
像蜥蜴那样哭泣
像钥匙那样
充满凄凉的寓意

我终于得以回忆我的国家
我的鹿皮手套和
白色风暴
已无影无踪


我已看见了上帝


我已看见了上帝,我已不能缺席
一颗心藏在玻璃门后停止了跳动
一个美男子有如冰凉的手指
向葵花俯下身躯,银蛇在羊皮纸上痉挛尖叫
大脑被搬离剧院,靴子塞入诗歌的空洞
割裂了的灵魂不再有任何伪装

夏天都知道,上帝都知道
寂静就在他的嘴唇上
阳光的到来已成定局
我已不能缺席

是歌唱的时候了
是抛下铁锚的时候了
是举起右手的时候了
我已不能缺席


寂静的大事


晴朗的双手,粗糙的花边
穷人的大事多么寂静
责任又多么重要

机杼有效地选取或退避
时间被反复地延迟
青春横跨阴影
花冠转向北方
难以想象的薄暮
在风雪里冻结

顺从无休无止
羞辱无人知晓
唯有灵魂的幸福融化时
我们彼此相知的肉体
才是动人心弦的表达


类似


局部的疾病,废弃的雨丝
炽热的远景阴影绚丽
枕在双手上的头脑无声无息

被迫的孤寂,加倍的安宁
仅有的幸福有别于
全部的自由

阴郁的岁月分崩离析
脆弱的力量依然是勇气
牺牲已使悲痛失去了浮华

阳光来自一片长眠的树叶
我的眼睛正在适应光明


继续


后面的渠道
牧场收缩了
树更多一些
海洋
更近
诗已经很少寒冷
死亡,应更愉快应有更多的
琐事,譬如
中午风下短暂的一觉
就像斜挂的船帆
如我在你梦中
悬垂倒桂,和衣而眠
从你的穿衣镜中
出现
我的百年之愿
如同蓝色的海葵
站满手帕、书、桌子
和树林周围的波浪


忧郁


不安是马鞍的形状
背后没有波浪
我们过分匆忙的时候
手指弯曲的时候
一般而言
已非骑手

黑夜象雨
但我们都没有被淋湿
白天对你和我都更亲近
你在夏天的桌上沉沉入睡
我把一杯水放在你的边上
你将沿河跋涉
你将平静如初

而我在另一间屋子里
把每一只杯子都灌满水
象摘下一个个透明的果实
整个下午就干这个
江水等待我们
等待绿色的水
等待大个鲸鱼喷出的花的藤蔓
水会等待我们

我们会先于水而干涸


翻一翻手掌


鸟在空中动作避开一叶落花
鱼在水下,绕过几丛水藻

剧场夜晚的座位上翻一翻手掌
你在我身边
我们的全部秘密就在于这小小的动作
粟子的香束
手心的热气
你刚刚用手指写上的字
一起传向地心

那儿太远大坚硬太寒冷


记事


成熟的散文,早餐的夹肉面包
一些穿戴漂亮的女人坐在身边
镜子和桌面映出些许光滑无比的天才
馆恕的诗是另一码事
就象悲剧中的年青主角,一身黑色衣裤
象阳光照耀下的斜角
头顶一方蓝手帕,跑过空无一人的大街


音乐


从一首诗到另一首诗不是终点
从这一颗星球到那一颗微尘并不常见
阳光和石头流下山坡,眼睛
斜视也在所难免

拍手击掌,我的每一个愉快动作
每剥一只桔子
每一条在我们的轮波背后出现的
流畅航迹

都象流水歌唱,都象你的微笑
从树叶上从沙子里
生长出来


非洲


夜晚 海岸边缘的
一棵棕榈树
忽然梦见自己
变成
一个手握刀子的男人
一堆篝火
一头狮子

早晨醒来 他看
一头狮子
一堆灰烬
一个死者


罗伯特·卡巴


一个战地摄影记者对我说
雨停了
真的,我们从拐角的餐厅出来
雨停了
只是有了风

但是湄公河三角洲却一直在下雨
三周以后他就死在那儿
死在黑色的雨季
他的脸上从没有伤痕
没有
最后倒在芭蕉树下的时候
也没有
他的左手像握着自己的右手优美地
握着照相机
一片暗绿色的树叶柔软地
在黑皮靴黑夹克上闪耀

当我和他从餐厅出来
雨后的天上
有一块深褐色的斑点
象卡巴夹克衫上的纽扣
不过我们谁也没有说

注:罗伯特·卡巴,美国《生活》杂志摄影记者。


朗诵


我不是一个可以把诗篇朗诵得
使每一个人掉泪的人
但我能够用我的话
感动我周围的蓝色墙壁
我走上舞台的时候,听众是
黑色的鸟,翅膀就垫在
打开了的红皮笔记本和手帕上
这我每天早晨都看见了
谢谢大家
谢谢大家冬天仍然爱一个诗人


送斧子的人


送斧子的人来了
斧子来了

低飞的绳索
缓缓下降的砖瓦木屑
在光荣中颤栗

送斧子的人来了
斧子的微笑
一如四季的轻转
岁月的肌肤
被抹得油亮

被绳索锁住的呜咽
穿过恐惧
终于切开夜晚的镜面

送斧子的人来了
斧子被歌曲中断在它的使命中

送斧子的人来了
我们的头来了


精灵之家(组诗选四)


一、闯入者

闯入者 总是在一侧
就像隔壁的地毯从门下伸入
爬向四壁
就像一扇门向里打开

缓缓抖动的扇子
夏日的火焰
别人的头发
纸上的字迹
盒中的针
餐桌前的第五把椅子
一只断手
无法找到其余部分的皮肉
闯入者那看不见的脸
一如钟表深奥的内部
在安静的同时
总有一种更安静的声音
正在靠近

我总是有所期待地盯着
杯子洁净的内壁
琴弦随时都张着

二、睡眠者

玻璃一样的脸
如一只水母
一片小城之光

黎明的黑暗深处
道路苍茫
和所有相遇的手交错而过
嘴唇张开融化在空气里面
肩膀在被单下了无痕迹
木盆盛满皂液
鞋子陷入沙中
偶然的梦
像野外的床
像一朵花转向无意的方向
你梦见我
梦见我脸上
也长出玻璃
这一切都因为有了风的缘故

黎明时分
道路苍茫
卡车偶尔驶过
你也像树叶上撤落的雨
颤抖不止

三、受伤者

发现你时你已离开水了
你已是一棵树
尾巴忧伤地弯曲的树
手一度冰冷
脚趾发黑如土
口袋里满是霉湿的面包屑
你的刨伤
像一张弓把我们射入
未曾亲临的现场
无人不对你说起你
可你依然一无所知

一只桔子剥开了,遗忘在椅上
一只渡鸦在河中坠落

四、访问者

仅存的手赤裸在桌上
有时颤抖
有时消隐
有时又满含忧伤
仿佛他们明澈的目光
告诉你未知的一切

你被抓进这只手里
像笼中之乌
聆听寂静中
秋天的灯芯缓缓断裂
簧火熄灭
道路上扬起的尘土平静下来
无舌的灵魂
在墙上呈现深蓝的斑点
当你在寂静中听见
血从一根手指
流向另一根手指
你已不能不如是说
玫瑰从何处而来

赤裸的手放在你的耳轮上
桌面早巳冰凉
午餐早已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