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夏诗选


万夏(1962- ),1984年与李亚伟、胡玉、胡冬、马松等共创“莽汉主义”诗歌流派。诗作收入《后朦胧诗全集》(1993)。

豆子 彼女 渡湖 度光阴的人


豆子


偏南地区结满了豆子
镰刀割着豆子,脸儿一齐向西移动
西边堆着豆子
东边是她的厢房,她的器官却朝向你
豆子在古代是菽,在南方是小女人
她和豆子都发生在四月
豆子拥有了她

她的厢房在东边,走廊南北结满了豆子
她绕着柱子收割,东方朝向了南北
鸟儿至西而来,飞得无影无踪
豆子都暴满于自己的花丛
或衔在嘴里,或看见她在河里漂洗豆荚
使你想到豆荚空空
豆子的声音就不是她的声音

豆子就不是菽
而所有的豆子在黑暗中变成了一颗豆子
想象中的豆子才是她
但歌声继续朝向你,帮你用石头把豆子打开

镰刀挂在厢房,西边堆满了豆子
她打开门,所有的豆子对应了她
都以她的手势开放出花朵,变成她的豆子
眼睛、乳头、肚脐和脚趾无一不是豆子
豆荚只剩下了空空的庭院
将豆子堆满厢房和西边
她只得居住南方


彼女


彼女何时有我于你心中的独白
多日的铜皿已无水可盛了
而今你又澡身,以水亲近我
连我的面影也缩在发式里
而许多次哭泣
却与我无关

忧思于昨天的日子
昨夜如此宁静
以至你想死去,成纯粹的表情
再也不能暗伤与自卑
然而哭泣甚今
连我也崇高了

其后,你美貌无比
你的病态使所有的腰身都成了水妖
下雨的日子也正落着杏仁
手势已经用完而暗语不断
准确如默契
如你再次诛杀我

想死的女人永远忧郁而美
君临对岸又不敢正视
你是一簇语言倒影在酒器中
以自己的模式开放成花朵与独白
又使布帛盛满皮肤
我无处可寻


渡湖


这片湖你要渡过去
抓紧我递给你的书
你要渡湖,在循环的水中死去
或者不死,穿着我的布帛进入我的体内
由我去渡湖
我在自己的表面死去

而这一切都是假设,水还是依你去渡
这片湖水永远等着你
否则你会真正死亡,因干渴而丧生
那时,我在岸上望着你漂浮的四肢
正如你在水中看到的那样
我因过多的水性溺死岸上

水还是依你去渡
轻松如季节中沐泉
渡湖之时,你挽枝于头上,迟迟不渡
水涉过你,你又赴水而去
我的水性终究会使你丧生
你却渡过了自已


度光阴的人


活着度过一生
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花开在树上
树下的人在香气中想死

女人在枝末中玩弄细节
拥有了各种衣裳
领袖折断枝头,把结果拿走
那个闻到香气的人
却宽恕了意想不到的错事

香气中有花瓶和琐碎
有人打烂陶瓷
有人活着想逃亡
太阳照耀灰尘
反映他从前的形象
正如他每天喝茶
诗是一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