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虬诗选


文虬(1968- ),1988年创办白白诗社。1991年移居北京。1998年移居美国波士顿。著有诗集《向一朵野花低垂》(1992)、《四月的呼吸》(2000)。电子信箱:wqlong@hotmail。com。

野火 鬼朋友 流行病 一页空纸 过冬之鼠 文森逮住了一只白狐 牧师的妻子 她看见光阴如水 1995年冬天 时代 希腊剧场 街上的飞花 野蛮 骑着朝霞看晚霞 猎人·红狐狸 告诉我她的名字 放云的人 邻居 呼吸的人 四月的心理医生


野火


秋天的荒野
落叶飘零 像鬼游行
它眼里有器乐低沉
秋天里寓言帝国灵魂再死
敲钟的帝王

帝王哪里会死啊
他吊在树上的头异常兴奋
爬上树顶叫喊
这棵树,叫着哭木棉
空洞古老,肚子里面黑手舞刀

一把野火 一把野火
火焰秋天
还是熄灭了
土地生殖全部割掉

(1989)


鬼朋友


你羔羊般的恐惧
比寒风还还弯曲
可怜的人,在这里洗礼吧
城市牧羊人形容威严

这里看起来是乡村
有净土 有净水
母亲也在这里埋伏
她是不出声的好人

洗礼最好在晚上
月亮升起来
太阳假死了
我们的鬼朋友都可以来
悄悄庆贺,互留地址

(1989)


流行病


流行病是这个时期的通病
是亲吻的嘴唇传播的
水粉是一堆被虚伪破坏的纸张
还有憋气感菌、枯燥感菌、幽怨感菌
充斥空间,寻找机会
突然发难,人就像被踢飞的皮球

病榻上的人,读读诗
在白纸上划呀划呀
然后脸上一红,哎呀
有意思的下雨天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你的闺房贴着挂历
一个含青草的演员
样子笑着,但有点过分
这个世界谁会笑成那样

(1990)


一页空纸


我爬过来又爬过去
最后到了早晨
我怎么可以惊动你
一页空纸

我说不明白
空纸试图向台灯诉说什么
好像一匹纸马
骑着灯影游历大唐王朝
还有一只呆鸟
长着我的眼睛,生硬地回看
耳朵滑到脑袋后面

(1990)


过冬之鼠


我总是选择中午的时分
来一间旧屋
它简陋而多灰,但墙角
有一滩温暖的阳光
我爱把脸搁在那里
像土拨鼠把身子搁在向阳坡地

有个令我朝思暮想的女子
走过我寒凉的秋天
卷走了全部温暖
致使我走到哪,也只是
可怜的过冬之鼠

(1990)


文森逮住了一只白狐


文森深夜敲门
他的女人
探出头来
两人迅速交换眼色

文森看见一团绿色的火
在女人的眼里烧着
便慌张地掏出一只白狐
说:“这家伙,东奔西逃
终于叫我逮住。”


牧师的妻子


牧师的妻子逝去已久
她是天底下最可爱的一个
常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经常问牧师
她的灵魂是不是已经走了
牧师的家,从窗户可以望见
每天用红手帕擦着她的像框

(1991)


她看见光阴如水


她看见光阴如水
听见光阴如水
从高高的烟囱上
鸽子看见的,也是光阴如水

这一天,她走近树林
忽然想到女妖的衰老
便取出一支细小的蜡烛
照亮微弱的心思
在那里数着树叶

(1995)


1995年冬天


青原的黄土岗
黑黑的妖雾里
埋着破产的法律机器
我们先吃饱饭
然后去太阳下闲扯
昨天黑鸟的怪梦落在
黄土岗。凄凄迷迷
一个纯洁的姑娘
赤足沾着黄泥污水
裤子滴血,沿镇一天
诉状上白纸黑字

我说,青原,知道吗
沿着土城,北平的马路
汽车拖过吓人的鲜花
它们要藏起来,直到又一个十月
要度过一个寂寞的冬天
还有夏天和半个秋天
乌黑的夜晚没有花香

一群年轻的学生
为那个生病的黄土岗
早上开始排队
晚上,黄土岗的姑娘
头发焦黄,悬梁自尽

(1995)


时代


时代的树上
歌唱的嘴都很小
柔软的头上有鸟的可怜
歌声里仿佛乞讨的街头
风吹开流浪女的心悸

那闪亮的姐妹
藏在时代口袋
树上低唱着,仿佛为明日哀告
树下的草,伏下声援的头
掩盖了一群蚂蚁

这就是遗民的时代
听到心跳都不敢经过
卷起的裤管偷偷掩下
绕过蚂蚁去赶集

(1996)


希腊剧场


听见衰风的是他的耳朵
海潮尽退的月下
疲惫的耳朵卷过一层白浪
浪尖上一尾病鱼
平翻肚皮,安静过于死亡

就在这死寂中
海潮的耳朵
听见他衰缓的呼吸
手指的汗珠一点一滴
仿佛离开希腊的夜会
荷马披上纯洁衣裳
像一个处女,眼泪汪汪

噢 希腊剧场
一个处女无法疯狂
一尾病鱼无法隐藏
叼起它的嘴唇
海潮上覆盖过白色的鬼花

(1996)


街上的飞花


我在街上触目惊心
为一朵自由飞花
她是这样高贵,落下之前
里面的奥秘盖过无限
不像我的中国睡眠
有一股枯萎的风情

角落里歌声涌现
乞讨者晃过我的灵魂
他们也如此自由
比那自然风光更具威胁

我伸出手,敲开它黑暗的电闪
去搜索贫穷中的尊严
就像石头的根上一敲
朋友们,你们的心碎了吧

(1999)


野蛮


时间到了吧

一群黑乎乎的手
爬到了屋檐上

下来,下来
我的心在狂跳
这不是时间表
这是一间闺房

听见我的恐惧
被击的野蛮
索性站起来
黑压压的
都用黑布蒙住脸

其中一人声音嘶哑
喝问:“中国在哪里?”

(1999)


骑着朝霞看晚霞


老日子的欢乐这样寓言:
枯酒似茶,骨殖如花

住在这条大街的红楼
刻花的女子,迷恋
一切幸福的美貌
所有高座都挂着梳子
刻花,刻花,刻花

邻居大嘴巴每天对她说话
刻吧,给我刻花吧
鸭嘴帽上 刻一朵
懒汉的心 让它动一动
我家乡有很多病人

刻花的女子,你真的很美
手臂像木匠的酒杯
我是一个唱歌的木匠
看见过石头上的木偶
抱着西瓜吃冬瓜
骑着朝霞看晚霞

骑着朝霞看晚霞

大嘴巴邻居
就要死啦
快告诉他
死了可以刻花吗

(1999)


猎人·红狐狸


红狐狸生在黑森林猎人生在黑森林
下雪的时候
猎人感觉小木屋很沉闷雪天很孤寂
便去寻找故事,去门前徘徊
猎人就看到了许多足印闻着了
狐狸的骚味
就开始追捕
[扛着一杆老猎枪]

红狐狸生在黑森林猎人生在黑森林
下雪的时候
红狐狸发觉雪天很冷林中很暗
便唉声叹气,绕着树林闲逛
红狐狸就看到了许多足印闻着了
猎人的烟香
就开始追踪
[拖着一条红尾巴]

猎人追捕红狐狸红狐狸追踪猎人
红狐狸追踪猎人猎人追捕红狐狸
猎人变成了长胡须的老猎人
红狐狸变成了白狐狸

有一天老猎人走不动了白狐狸走不动了
他们便钻入雪地下休息
一棵树从猎枪上长出
一棵树从红尾巴上长出
不长枝桠不长叶子,结出两束硬果
一枚是白老猎人果
一枚是红狐狸果

(1988)


告诉我她的名字


1
她的样子
白净的身子
金色铜铃响声
迎着微弱的黄昏
很美的样子
她叫什么名字
我要怎样去爱怜她

我住在不远的小镇
隔河望她唤她
隔着激情望她爱她
在水岸坐着
明亮的天空下
一阵阵冲动

2
我想起这个女子
她纯白的裙
撩拨人的心
她在遥远的地方
看水中的帆船
没有注视我的感情
把心交给了寂静

我记不清有几个黄昏
几个早晨遥望
记不清有多少话
对水低低地说

我要去,吻她的裙
我要去,把她抱在怀里

3
忆着我回来的时光
离青春不远
忆着我离开那些好人
来到这河岸

我把手遮盖眼睛
那些树垛里
不安份的声音

是虫子,春天过后夏天又冬天
用它纯洁的声音与我做伴
是流水的影子
在雨后,神出鬼没
静静守着我
一遍又一遍
告诉我她的名字

(1991)


放云的人


放云的人
长着一张衰脸
他不把爱藏起
天黑前,云儿歇息前
娇妻在奶白色的帐篷里
守望,她唱着:
羊群安歇了
夜静无声
美丽草原只一人
心跳多么细微

草原深秋
兄弟死死攒紧皮鞭
南方没有牧羊
傍晚时分,他爬上荒凉的云坡
悄悄看着高老庄
光芒从那里一滴一滴消退
他伸出手,将脚边的血泡抚爱

(1991)


邻居


今天我很无聊,给你们讲一讲我的邻居
愿意听的鼓掌,不愿意听的请不要向校长告状

1
看楼上的秃顶人,多神气
出门的眼睛还那样淫气

你们认秃顶作智慧
以为知识都在肚里
但这秃顶人不只是秃鹰
而更是人世里的丑迹
他的长发长在铁轨
跳着黑舞,恋爱主人活动的心
它在那里听声
听生物里的汉奸气味

秃顶的家族时代相传
都自称女子,爱小脚
崇拜勾践的舌头
舌头像阳光一样黯下去
梦里还要点灯做汉奸
一夜一夜做爱闹人
然后白日做梦,满脸媚气
像一只花蝴蝶

2
对门住着一个年轻教师
穿着女人的衣裳
用女人的声音叫人
心里滚着热浪
他没有思想,偷看黄书
明白许多人事

他最爱的是一个男生
爱他的穷生活和衣领上的风纪扣
爱他固执的正统
和农民的走姿,步子很快

有这样的农民多好
教师每天隔着门望
讲台上讲政治,却想着做女人

3
有一个真的女人,住在楼下
每天去市场买甲鱼和乌龟
看见教师和秃顶都要
躲闪,她是单身女人
单是单身两个字,人们就可以
联想,果然很多人夜里来访
但从不能听到她的笑声
只有来访者吃吃地笑

她有一辆自行车,多久不骑
在楼道里生锈蒙灰
买菜前后她必去探视
好像一缕逝去的爱情
也好像其他什么秘密
其实内部档案很清楚
她是一个精神抑郁病人

(到这里,同学们开始面面相觑
好了,好了,我打住,言归正传)

(1996)


呼吸的人


1
说一说,呼吸的人
这气息,是不是有些急促

山岗上谁一念即醒
红花里血脉更张
滴一滴,呼吸的人
那醒的血
是一个恶棍
花芯上打滚

死了
死了

我见到的呼吸的人
都不会说话
去年随我回老家
红墙下转一转
要踩围墙下的花

呼吸的人,你真的死了
呼吸的人,死了也不是碑上的人

2
听一听我的谶语
北洼高,南山低

3
呼吸中的手掌
捏紧了力量
死了
也要去南方
雾里来雾里去
都是在呼吸中

我一伸手握到了呼吸的人
他的体积象棉花堆
他的重量象橡皮筋

4
呼吸再一次急促

“天空要爆炸
不能不说话
不是说你这样的
要速度更快,象海水升潮”

我的同伴提着闹钟
来到这遍地红花草
呼吸的人,不要急
时间已经被掐住

头顶着天,青春
在这里,耐心地坐着

(1999)


四月的心理医生


1

停下来,看看春天啦
有人禁不住要为四月操劳
世界真是很有规矩,每年都要春暖花开

心理医生这个暗示
像号召看铁达尼克,排队买票
世界就是这样,春天也会沉没

春天埋在水里?
春天埋在水里,过去书本上
这样写过,四月的心理医生真是太闲

2

停下看看吗?四月开花了吧?
路过的人们迟疑片刻,心里自问
没有时间多想,停下来的时候
公文包里的全球通电话响了,这是工作时间
脑子里飞着订单和宴会,比鲜花还刺激
每一天路上都挤着汽车,不耐烦的人按响喇叭,快走吧
有人忙中偷闲,匆匆一瞥
树上并没有动静,反而有些晦暗
没有时间多想,电话又响了
是的,我,请说,一切都照我安排的
摆脱它,彻底摆脱,对对对,不要任何牵连
野花和良知同归于寂

3

春天啦,疯人院闲着的一群护士也有
这个念头,她们抬头看外面隔离的水泥墙
这上面并没有开荒,只长着墙头草
这些护士都很漂亮,但不知什么是恋爱
她们想恋爱,半夜里睡不着

那外面呼啸的车里都有什么青年
为什么只听见车轮的声音和嚎叫的音响,而没有他们的声息
想着这样的问题,护士们漂亮的脸上挂起一丝神秘的娇媚

跑啦,跑啦,快醒来
护士们喜笑颜开
回来,回来,回来
可怜的疯子跑的真快
还乱叫:“我爱的不能信,我信的不能爱”

捉住了,护士和疯子一起倒在地上
喘气,每天都有这样的游戏

4

心理医生没有看见这些亲密
也没有留意这些动静
他的生活,都在他继承的诊所,这屋子
原开着两个窗户,一左一右
向院子里的那个用水泥封住
因为疯子们太吵,没完没了地兴奋,有时还加以滋扰
向路边的那个也用玻璃和厚窗帘遮牢
也是太闹,除了汽车,还有这样那样的游行
他鳏居了五十年,思考的都是大事
春天埋在水里?水里还有致命的冰块?
四月是他的治疗时间
停下来,看看春天吧
他一遍又一遍暗示他的病人

医生,你为什么不出门?
为什么只让我看电影里的春天?
春天真的是什么样子?
你是什么样的病人,
四月都有什么类型的病人?
我真的真的不爱你!
心理医生的病人是一个同性恋,老是重复这个回答

5

四月的心理医生蠕动着,掀开窗帘的一角
但透过来的强光,像一个橡皮图章
盖在模糊的嘴上
立即把他的思想堵了回去

这是一个问题,四月的问题
这是一个大的问题,和二十世纪有关
心理医生嘟咙着关上窗户
拉开抽屉,他翻开一本很厚的旧书
噢,在这里,这个叫住老鼠思维
四月的心理医生,完全地知道老鼠
这个城市曾经老鼠为患

(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