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昂诗选


情歌没有镜头 怎么让我忘记你 有两个不眠之夜 坐在一幅画的中央 最终的情歌 正面角色 一匹马看见我 蜜月 蜘蛛在忧郁的天气里 也许,我不该写信 水中的树 我想象到的爱情


情歌没有镜头



情歌没有镜头
闪现在微弱的门缝里
我的眼睛眼看就要离开
水果的视线
我的眼睛
被爱情的火焰吞灭
在整齐的海岸上
我叫出一群留级的螃蟹
让它们跟住你
跟住你
在你无比眩亮的声音里
在你无比狡猾的光线里
我暗暗留下
在树丛和阴影
照耀村镇的时候
我的爱人
奇思异想拖累了我
让我无法在现实的空气里
闻到你靠近的气息
你靠近
像牧师靠近他的讲坛
你小心翼翼
不触及我未曾伸展的指头
像朝生暮死的植物
从小拇指开始了
他们艰难无比的恋爱
在透明的甲板上
看五等舱的鱼市
用冰块冷冻我们的肢体
用一把粗笨的称
将我们隔在两头
尽管如此
我爱你

2000/1/21


怎么让我忘记你



怎么让我忘记你
在黄昏的海岸
在流动的水里
紧张的码头
山上的小尖就要睡着
怎么让我安慰你
相逢的时刻就要来临
尽管你无法阅读我的诗篇
我想浏览你
像星光之于大地
我要替代你
像晚上和白天
我不禁相思的疲劳
那是一种碧绿的颜色
没有一盏灯能够企及我们
最最深刻的想念
在黄昏的阴影里
我的心像没有脚的爬虫
我的心到达
灰尘的终端
我想拥抱你
在你头上筑巢
在城堡上仰望
干净的天空
就好象仰望你

2000/1/21


有两个不眠之夜



有两个不眠之夜
带着我想象中的脚步声
渐渐地
我在床上坐了起来
我开门
我看到你
你的头发湿漉漉
树叶带着青涩的气息
你究竟是我的橄榄树
还是我的鸽子
你是我
遗忘在西班牙的草帽
还是叫不出名字的罗马机场

你是哪里来的胡萝卜
你是咖啡的哪种味道
你是糖中的水分吗?
你是为了脚下的月光
还是
晴朗的山崖
留在这里

在这里
北京变得更加明亮
北京的大街小巷
对于我
有了张新地图
我好象没有理由
为了你黯然神伤

因为你
比他们都明亮
你的简单的爱情
比他们都明亮
都要更费我的眼睛

我没有办法让你消失
如果你不愿意
我无法让你点头或摇头
像面对墙角的坏学生
我甘愿
接受你潮湿的亲吻

2000/1/21


坐在一幅画的中央


那样的时光
和殡仪馆一样遥远
我提起灯笼上山
所有曾经在世的人们
在火光里闪现面容

他们不能够没有光亮
因此我及时来临

我贪求一转眼的林木
也贪求一瞬间的河水
所以
迟迟不能到达
让所有的人等待着
空着手等待着

02/01/1999


最终的情歌


我最终归属于这离奇的暖冬
屋内到屋外有一条蛇那么远
松鼠在叫门
一匹马带它走出森林
另一匹带你回来

黄昏已经来临
微凉的暮色里
我用一壶水煮出一杯茶
茶杯是阳光的卧室
我们何处居身?

只是
有你来安抚我
归服的野蜂
在灯光下喧闹
它们就将燃烧
白天将要过去
我把你指给月亮看

06/21/1999


正面角色


偶尔
好人也会厌倦太阳
愿意躲在阴影里
跺一跺脚
脚上的灰尘
因为没有阳光照耀
变得稀少

有时侯,好人情愿
被骗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
看对方的眼睛由黑转蓝
然后高声尖叫着
冲出胡同

这就是一个好人的幻想
不能到民间选几个妃子
却可以去马路上拣几块石头
给它们洗个冷水澡
养在小巧的盆里

好人的生活
只允许议论报上的新闻
点点别处的秋香
好人在温暖的家里
让犯罪望着他的灯光
发呆、羡慕
想要占为己有

跨出家门
好人的鞋就掉了
他赤脚走上街
至少路过的狗发现了
他感到心满意足
“这一天,
过得不同凡响。”

好人决定
从此安分起来
不再往狗粮里掺米饭

09/05/1999


一匹马看见我


一匹马看见我
我经过它的眼睛
走向大路

一匹马看见离奇的动物
她的手臂悬在空中
头顶上没有耳朵

我没有机会和一匹马
长久地呆在一起
所以我伤心
这伤心被人引为笑谈

一匹马
在黄昏看见我
它如此温和
眼睛里有深深的爱情
我在它的路途上站定
无心再走
纵然这世间一切
都已决定离我而去

05/15/99


蜜月


整整一个九月
我一刻不停地跟着他
并且不时地回头张望
惟恐还有一个影子跟着我

岛上的海浪
水中的鱼群
我们渐渐都看腻了
日出日落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餐馆的老板见到我们
就好象见到久违的朋友
可是每一次都能装得那么像
也真是难为他了

我说:面条
他说:米饭
还有一碗公共的汤
蜜月里本该相敬如宾
所以我为他盛汤
他也为我盛

林中有一种奇特的鸟
在夜半就开始鸣叫
我想:又是一天过去了
他想什么
我不知道

漫长的蜜月
那鸟就在林中鸣叫
它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可我就在林中倾听
不敢回头张望
惟恐他就在我身后
取代了我的影子

08/30/1999


蜘蛛在忧郁的天气里


蜘蛛在忧郁的天气里
精心地思虑
它们坐在柔软的网上
对一切都视而不见
我想我枉作为人
竟不能吸引它们的视线

它们在我跟前
肆无忌惮地打开保险柜
取出其中最为重要的几页文件
把它嚼烂把它化作粪便
然后绕开我的肩膀
沿着窗帘爬走了

我悄悄地注视着这一切
想起了悲悯造化的法布尔
我想向他学习
只是蜘蛛渐渐占有了我的家
我站在门口
向它们点头致意
直至暮色黄昏
直至我哈欠连天

10/19/1998


也许,我不该写信


我应该躲在公园里给老虎画像
叫醒最早开放的花朵
给孩子们发一些
零币
让他们去旅行

主说
水路不通
马车也累死了
只好请你们
到教堂去作祷告
千万别忘了带水杯

而我
就是趴在邻座的膝盖上
写完给你的这封信的
据说
当时
他们正在分食糖果
按祈祷时闭眼的分数分

05/04/1998


水中的树


不会再有了
这样的阴天
水中的树摇晃着
我们相互爱恋的样子

我坐在树上
怀着一棵树的梦想
你从树干的另一头飞来
时刻想把我挤进水里

水里
有野禽的羽毛
天堂的倒影
以及我们不可挽留的生命

03/28/98


我想象到的爱情



我想象到的爱情
就是无法触及的风暴
在眼睛深处
在幽灵出没的场所
在“毛豆”的家里
“我都爱上它了”
“感觉好极了”
他们在对话
我想象到的爱情
就是无边无际的
星辰和月光
在广袤的田野上
在无穷的温暖天空里
我在鱼群中
找到你的踪迹
好象一辆车
在未来世界驶过
那就是我梦想中的你呀

20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