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诗选


吴晨骏(1966- )现居南京。著有诗集《棉花小球》,短篇小说集《明朝书生》、《我的妹妹》。诗作入选《中国新诗年鉴》、
《中国诗年选》、《中国最佳诗歌》等诗歌选本。曾获2000年度山花小说奖。

亲生的女儿 回到纸上 生日快乐 这个时候——冬天缩在床上的诗 锄草机 鸵鸟 手上将握着一根叉子 熟悉的地方 乡村纪事 旅行 魔鬼和神 谁在为我的笛子抱怨 车站 我的生活 面向 不知名的东西 站在或俯在树冠上


亲生的女儿


听他说起亲生的女儿
当大水从屋前流过
我吊着门框引体向上
听他说起遥远的地方

亲生的女儿像太阳
但他注视东方
他说起亲生的女儿
这是他手里抓着一棵带水的稻穗


回到纸上


这是空白,他去了其它地方
天气冷下来,天空和去年一样
空白的纸,原来也就没有东西
可以写一些字,随便什么
他去的地方我没去过
天气冷得恰好让我想到他
一个朋友而不是敌人
当初空白的纸可以任意折叠
无所谓,远方的他可能
也在想同样的问题
我觉得人多拥挤,字也很密
天空蓝得让人变轻
我看我幼稚不成熟
空白的纸上不应该有字
停止吧,天空下我看到什么
树叶和我没去过的地方
朋友,和他的朋友
他们一溜边靠着墙壁
纸也一样,那么多堆在
破旧的办公桌上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祝孩子们生日快乐
祝父母们生日快乐
祝所有无家可归的人们
祝仍在战火中逃难的人们
祝远处谋生的
经常见面的
祝像田鼠一样生活在地下的
人们,祝天上的雁儿
河里的鲫鱼,寒风中独自哀愁的灵魂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这个时候——冬天缩在床上的诗


我看到
太阳落山
我的心
在最后一片红光里
漂浮,就像
本来我不喜欢
现在我已适应的两只烟囱
上面的轻烟

这个时候
我意识到我
正站在汽车里
从沾满灰尘的窗玻璃
这一边
目视我的目的地——
烟囱附近的工厂
那里有一些
我每天与之打交道的面孔
事隔一年的今天
我觉得他们像我从路边
捡起的一本杂志上的
铅字


锄草机


我逐渐体会到悲哀
像一串梨子皮
仔细地削好放在桌面
阳光给青草另一个姿势
像蜜蜂在花上飞舞
远离朋友如果也算生活
这就是发生奇迹的冬天
一只狗在角落里苦思冥想
一辆汽车
与昔日的情人共享荣耀
而废弃多年的锄草机
正在草地上爬动


鸵鸟


又一次来到水边,胡思乱想
树影里的宫殿若隐若现
一些鸵鸟在屋外乱叫
我把它们赶向沙漠


手上将握着一根叉子


女人的姿势
从汽车中闪过
还有明亮的洋娃娃
站着的铁罐
圣诞音乐
街上飘着的雪花
摇晃铃铛的小狗
大门还没有关紧
灯光在房子里
手上将握着一根叉子


熟悉的地方


我再次来到熟悉的地方
陌生的感觉伴着夜晚降临
为失去的时光
我不断发出悲鸣
我随身携带盛放胶片的盒子
到乡村给孩子们放几场电影
我愉快地经过
对我一无所知的人们
早晨我在阳台上洒水浇花
我写作消遣
为穷人治病
我永远富足和健康


乡村纪事


傍晚我与成年的鸡散步
屋前的柳树在秋天倒下
别的树也一样
大雪天开过来一辆马车
一批流浪汉在雪地上唱歌

我接受家庭赠与的光荣
邀请乡邻们在老屋相聚
妇女一旁编织着毛衣
收获季节刚刚过去
以后的日子人们用来跳舞玩耍


旅行


一些真正的人
仰起头喝水
他们砍断杉树
果子在泥土中腐烂
在他们身上长出暗疮
河床下的水流
受一只白净的手牵引
放牛的孩子也要回家

我是一个外地人
我变得强壮
就是靠吃肉
长期的旅行和剧烈的阳光
会使我的皮肤
变黑然后变红


魔鬼和神


在去村庄的路上
我觉得魔鬼比神更好
来到村里
我遇到一位凶恶的魔鬼
挡住去路
它又高又大又粗笨
令我怀疑这是一只草堆
一个农夫举着一根铁杈
魔鬼沿矮树顶部爬行
它蹲在芦苇穗子上面
消失直到第二次出现


谁在为我的笛子抱怨


谁在为我的笛子抱怨
这个日子里发生的事情
奇怪的黄色只为了招徕蝴蝶
采蜜的乐趣在夜色中

在我的城市蚂蚁繁多
工厂大门打开以后
深深的井中没有回音
花粉飘落或者树叶正在下降
地面仍然缺少潮湿的迹象


车站


人们从车站下面的地道
钻到车站上面
奔向不同的车厢
查票上车
脸上都很潮湿
想把傍晚的气氛
打扮得更加悲切
此时天气同往常一样
好像有些重大的事件
发生在车站
先推出片名
然后是演员表
最后是导演先生
大家卖力地干好本份
心情比其它任何时候沉重
主角走了
配角演得非常出色
车站到处聚集着流窜的人
他们使车站忙忙碌碌
同一个剧情上演无数次
车站就像他们的家
明天熟悉的面孔将重新见到
车站使少女变成情人
歌星变成一流红歌星
这部片子可以问鼎奥斯卡
麦当娜和迈克尔·杰克逊
在车站狂饮啤酒泡沫
火车开出了画面
一切到此为止
大家都喘了喘气


我的生活


我躺在床上,猫给我喂饭
它从桌面跳上房顶
有次它一口气生下了五只小猫
毛茸茸的很可爱
像我这个懒虫大部分时间
就躺在床上
窗户上格子亮了又暗了
一天对我来说仓促得就像
一根针
偶尔我想到外面
有花,有草有树木,还有行人
外面的大路
阳光灿烂
医生
告诫我不可以吹风
实话说我也不知自已
得了什么病
来访的人
(我努力思索他是
怎样一个人)
看到我无药可救
扬起马鞭走了
一天经常是如此
我爬到窗边
看那个从岔路
出来的女孩
我把这种举动当成乐事
下雨的日子我静静地

听雨落下的声音
就像拳头打在胸脯上
一个朋友在任何我想不到
的时刻,到我床前
慢慢地掏出一根木头
用小刀削尖
再削平它
当我入睡后
不知他去了哪里

1992.5


面向


我安全地活在
这个乡村,画画
让我愉快

堂兄在大城市
这附近还有个医生
我得以维持生命
画他们——
普通的男人

在我停笔的时候
我面向窗外的树林

1991.6.10


不知名的东西


从不同的角度
看到的总是这些
不知名的东西
它们掉在路边
它们毫无变化
但它们变化着周围的环境

它们变化着我们的心情
当我们冲到这里
总要停足
当我们还没有冲到这里
总要预算着与它们的距离

为了这些不知名的东西
我们面面相觑
犹疑不定
摸不清它们的底细
到底我们离不开它们
还是它们过分坚强
使我们暂时迷失方向
或者永远找不到任何一个方向

1991.4.3


站在或俯在树冠上


站在或俯在树冠上
向下描述一棵梧桐的生长
只是在宽大的叶子反面
抹上各种花样的图案

薄得只有头发那样细的锯条
切下树皮的几百分之一
细心地研究细胞的组成
看看它几万年来的历史

在乡下的小学里爬上
斜长在校园里的梧桐树干
几个小子光着屁股
幸运儿在枝桠上哇哇地喊叫

199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