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子诗选


免费的夏季音乐会已经结束 流行的苦戏 在地铁的过道中 老屋 真相 祝福


免费的夏季音乐会已经结束


我们走在这公园的外面
短发的女孩
请我陪她回家
她住在一个远离市区的贫民区里
一路上,指给我看她想搬进的公寓
越走越沉默
我们都有些累了
很想上床
整个下午和晚上
我们曾一起坐在地上听音乐
家里已经很久没人。


流行的苦戏


先是一个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然后他们被人赶出了城
然后一个人就喝了迷魂汤
然后另一个人就戳了自己一刀
这时有许多人在暗中大声地喝彩
不止一个人哭得两眼通红
看情形这地面马上就要有事
结果我们就散了
我听说这蹩脚的悲剧居然还很有名
演了好久还在到处上演


在地铁的过道中


走一段不长的路,但速度不同
我和许多人一起跨出
一道道连锁的门,在走廊和走廊的
接口,报摊、酒吧、免税商店外经过的
这支混乱、但迅速的队伍
泡在荧光中、在钢筋的里面呼吸
这深处的热带鱼缸
有人的孩子在哭,有人在喊小张
但也没人回头,没有人回答呼救
在我们的头顶上,也在我们的脚下
有金属敲打的声音
叮!当!?!当!
所有多余的话,好像都砸进了墙里。


老屋


老屋坐在溪上
你走进它的傍晚
鱼在榕树底乘凉
堂屋上摆着
二百年的烛台
你伸手触摸
户外坡上的土地
一如抚慰
逝去的年代里
目光憔悴的母亲
她们默默遥远的牵挂
使你长大成人
你坐在窗明几净的屋里
想起从前的事情

眼中闪着泪花
如窗前清亮的溪水
你叠起无袖衬衫
搭在椅子背上
这时天色尚明
夕阳斜照着床顶
风拨弄着你的长发
蚊帐纤尘不染


真相


我们是不是走进了风?
直速的翅下:身影如云、记忆如叶,我们
是多么利落,而又尖刻。
锋刃,我把玩良久。
飞逝的空中,谁能竖起不毁的手指
而又不怀藏幽恨?所有
家居者的期许,给予和承受
已不再切割我们,不再能触及我们
敏感的部位。身为黄尘的行者(栗林里
微笑、机警的兽),气流的转动
也一定非常的残忍。
一年将终的时候原上的蚤必有一种默契,
它们集体同生同死怎么会又一无所感?
我们可以想像这些漂游性蜉类
如何以花绣口、落草为生,

但又有谁真正掌握了它们,懂得自况?
坐望南山,那在一叶灰草上霜结了羽的
也要在一颗温雨中陨落。
一切是动的。一切都有限期。


祝福



祝福你
身边的碗筷和被子
干干净净
放在该放的地方
不破损
也不破损什么
在你的身旁
满山花开
一片不落
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