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君诗选

小君(1962- ),诗作收入《后朦胧诗全集》(1993)。


平静的日子 我要这样 日常生活 冬天 去青青的麦田 整理房间 真相 祖籍 马兰花


平静的日子



爱人
今晚你不要等我
让我一个人安静地想想心事
仿佛已经爱了千年
一千年我们都在相爱
爱的日子里
我知道了疲倦
不再像一个孩子
有过多的渴望
我懂得了宏大的悲哀
因为我只能爱你
注定我们只能相爱
我更懂得
你为我走路
已走了很久很久
人流中
你多么孤单
爱人啊
没有狂风了
它早已在一场暴烈的洗劫后走了
再没有了那声响的惊吓
使我们忘却一切
小树苗也已长大
再不柔弱
再不需要在我们的呼吸中沉醉
只剩下我们
平静的日子
深深地依恋
只剩下我们在相爱
爱人
不要再把我等待
我要让遥远
使我的声音和影子都变得柔和
我要一个人坐在阳台上
送走夕阳
为你悄悄流一会儿眼泪


我要这样


爱人
我要学会过艰苦的生活
我要学会穿男人的衣服
我要变得像你的兄弟
我要和你一起流浪

我要在没人的田野里
披散开柔弱的发辫
插满紫色的小花
让你看
我还爱美
我还是个女人

我要养七八个小孩子
让他们排成一队
让他们真哭、真笑、做真人

很老很老了
我们才在没人知道的地方
找一个安静的小屋子

孩子们都大了
爱干什么就去干吧
种田,做工
流浪也行
打猎也好
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

我扶着走不动路的你
你扶着看不清天的我
每天每天走到小房子外
采会一大堆茂盛的草
让我们的小屋充满生命的味儿


日常生活



我坐着
看着尘土的玻璃窗
心境如外面的天空
阴郁
或者晴和

没有第一个愿望
也没有其它的愿望

某个女朋友
她要远嫁
另外一个
我很想念她

就这样
我的表情
一会很满足
一会很空虚
像窗外的天空


冬天



雪来得多么早
一转眼
雨就变成了雪片
树也白了
明天也许就会结冰

我们分开过的这个冬天
就这么来了,就来了

我不再难受
想念你
就像是我生来就有的
那么宁静、温暖

说不定
我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每天就这样活着
想着我们会有一个家
想着每天工作完了
你坐得舒舒服服
看我做一些清闲的活
也不用多说话
也不用说些聪明话
经常是快乐的
也会生气

我还想
干些不容易的事
我准是比你行
我挺能干

也要到四面八方走一走
去看看好地方
也要看好朋友


去青青的麦田


我要到青青的麦田里去
我要四处走一走
提着结实的小篮子
天热了
就会有风吹来

如果你能看见我
一定会觉得高兴
轻轻地笑得很舒服

我愿意这样
为了劳动和思念你
变得消瘦
晒得皮肤黑黑的

等我变成了真正的妇人
成了妈妈,成了老奶奶
你还能记得
那时我的脸很红
那时我真可爱


整理房间



把被子调一个面
把多余的衣物
搬到别处
像一座山的迁移
白色永远象征洁净

午夜之前
我回来
享受洁净
和洁净背后显示的东西
桌子上一堆新鲜水果
来自一只奇迹的手
把幸福将要延续的路线预示
这是温和
也是洁净

我的全部问题
是要度过时间
不寻求方式
不寻求任何方式的帮助
度过时间
睡眠是很好的一种
它可以从现在开始
无怨无悔


真相



我记得我的衣服
发出一声喊叫
柔和得像我皮肤的衣服
一个翻身将它撕裂
肯定那不是唤醒我的理由
可爱的人,睡得多好
现在醒来还太早
就像我从谁的手里偷来时间
一只绿苹果
它的酸味
镇定了我惊恐不安的身体
甚至还给了我一阵红晕
我对着深潭般的镜子
一圈苹果皮的漩涡
谁能猜出这只收拾好的苹果
它曾是绿的
还是红的

我对真相讳莫如深
我说不
我汗如雨下


祖籍


在我幼小的时候
我曾两次回到那个地方
那里有我祖先灵魂游荡的旧宅
有一村子的人
我总能在他们脸上
看到与我有关的特征
那些穿黑衣服的人
在冬天有太阳的日子里
很懒散
这也与我相似

我久已淡忘了回去的道路
那条结冰时嘎嘎作响的大河
让我痛恨那里
就像我有时痛恨自己
只有那些忠实的
聪明而悲哀的狗
不管我在哪里遇见它们
它们都和我祖先村庄里的狗一样
也许那就是它们

它们远路而来
带着相同的表情
和我的目光相遇
满含特殊的意味
它们用冰凉的鼻子
以及在触摸到它们时
我的手中温暖的感觉
使命中注定的
我故乡的气味重新因来跟随我


马兰花


你爱我
你也爱你的马
你要过一辈子马上的生活
你说
你就是想我
放心不下

走的时候
你留给我一杆长枪
教给我爱惜、保护自己
还留给我一把开山的锄头
让我勤快地过活

称说你一定要早些回来
你说你一定每年都回来
我已经不年轻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
我想
那时候你一定不在身边
听不到你的马蹄声

马兰花还没有开放
山风也许会透过石缝
在我身边打几个旋
它知道我等了一辈子那匹马了
这个女人

这时
你还在远方
还在挂念着我
马兰花还没有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