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诗选


潇潇,著名女诗人,60年代生于四川,曾与人合编《后朦胧诗全集》,在当代诗歌史上意义非凡。现居北京。

天葬台的清晨 伤痛的蝴蝶 焰火的音乐


天葬台的清晨


一颗空荡荡的头颅,一阵风
的迁徙,一群飞翔的白骨之灰
手牵着手,吹进了这个黎明
那些走向天边的皮肉
使阳光伸出舌头,急骤升起来

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歌唱
是铁锤跃时肉体溅出的火星
她的速度
是手指解开衣裳的一瞬
是某个雨夜之人,万念俱灰的清晨

1995.8.28


伤痛的蝴蝶


有一阵子,我内心的伤口
象一个友好的邻居
让我一心一意渴望嫁出去
以至于音容笑貌,烹调手艺
样样都象一个好妻子

就连去年被抛弃的伤痛
在今夜的灯光下
也显得极度自然、美丽
就象一只只扑空的蝴蝶
在世纪末,涂满盲目与死亡的情调里
唯美的,动人的飞翔

从一次感伤飞到另一次感伤
直到这个被伤口滋养起来的女人
在伤痛的光辉中
用唐诗的胭脂,宋词的眉笔
浓妆艳抹,事事成熟懂事
她的气息透过语言的枝叶
从唐诗一直放荡到宋词

1997.6.6


焰火的音乐


清早,旧而挥霍的梦又重现了
洁白的床单异常轻捷,洒脱
像我一个冬天的厚雪
随便地散落,招风
看见梦中的死
一生夙愿就轻易成为纸剪
我仅仅倾听到焰火
从玻璃中游来
短暂地浸入心脏
又非常模糊地疏远了
犹如门外的故人,以及那些伤心事
让我坐在一屋景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