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宇诗选

出版的诗集有《备忘录》、《腹语术》和《摩擦.无以名状》。

甜蜜的复仇 乘喷射机离去 乃悟到达之神秘性 某些双人舞 你正百无聊赖我正美丽 疲于抒情的抒情方式 鱼罐头————给朋友的婚礼


甜蜜的复仇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乾

老的时后
下酒


乘喷射机离去


总会遇见这么一个人的有一天
隔邻的桌子 阴暗的小酒馆
陌生的语言当中
笔直的对角线 分别属于
完全相反的象限 有这么
一个人 放下行囊 耐心的
用餐巾折叠船只
和女人 非常之
精致无聊的餐巾
这样一个人
和我
没有任何明显的理由
在同一个屋子里
倾斜的影子远远的
守著,在偶然的移动间
会合,落在一个
罗马尼亚人的皮鞋上
罗马尼亚人的胡疵像雪
革命后的第三场雪
如此不够,远处
游行的行列走过
七支鼓锤兴奋激昂的
断裂,何人缝制的鼓
春天里那样强烈
可怖的贞洁 啊蜻蜓 蜻蜓
飞了出去,舞者走进来
无话可说的人继续喝茶
黄昏里一声叹息,沿著
温暖的空气传递
应该是无意的,但也不妨
一些了解一些
能量不减——遇见这个人
会的
总有一天
可能
非常可能
在彼此忧患的眼睛里
善意的略过 无法
多做什么
四下突然安静,唯剩一支
通俗明白的歌
(乘喷射机离去)
哼著哼著
想让自己随意的悲伤
在浅薄的歌词里
得到教训
你知道有一张邮票
自从离开集邮册
就再也不曾
回去,有一个盖子
仪器了它的锅
我想把你的地址写在沙滩上
把你留在我的睡袋里
在睡前玩一遍
填字游戏
藏匿你 在我的书包里
连同一本新编好的诗集
连同我的登山鞋
望远镜和
潜水艇
我对世界
最初的期待
我秘密的爱
当所有的花都遗忘了你睡著的脸
星群在我等速飞行时惊呼坠落
最后的足迹被混淆消灭
风把书本吹开
第八页第9行
(事情就是这样决定了)
决定了
句点下面
浅浅的西瓜渍,西瓜生长
在沙地里,在最炎热时
成熟爆裂,如同你曾经
之于我,如同水壶
在炉火中噗噗
烧开,是的 那么
一个人 有一天 忽然
我完全明白,和他
我们在各自的
不同的象限里
孤单的
无限的 扩大
衰老 死掉
永远永远
不能有
交会——
沮丧的中国女子散步回来
坐在窗前练习
法文会话:『这是一匹马呢
或是这是一顶草帽?』
这是一枚炮弹
炮弹在黎巴嫩落下
激烈的改革者温驯的
回家吃晚饭
等边三角形切过
圆的时候
鸡和兔子不明白
为什么它们会在同一个
笼子里:
[而且,邮局在银行的对面
在医院的左边
河水在桥下流过
人在桥上走]
我们是否可以放任自己
在会话里
在银行的对面
在桥上走
或者
乘喷射机
离去
回到开始
阴暗的小酒馆
陌生的语言
罗马尼亚人
游行行列
会的
总有一天
完全可能
有人读到这里
有人会问我:
[你是鼓还是鼓锤?]
唉那是愚笨的问题
而且不是我的意思
我只想说我可能遇到的一个
一开始我是诚心诚意的

而且是悲伤的
但后来事情有了变化
事情
总有一些
变化
有一天
可能
非常可能


乃悟到达之神秘性


推窗望见深夜的小城
只有雨让城市倾斜
只有风是椭圆的城楼
只有我
在身体的第六次方
我穿墙而过



某些双人舞


香泠金猊
被翻红浪
起来慵自梳头
任宝奁尘满
日上帘钩


当她这样弹著钢琴的时后恰恰恰
他已经到了远方的城市了恰恰
那个笼罩在雾里的港湾恰恰恰
是如此意外地
见证了德性的极限恰恰
承诺和誓言如花瓶破裂
目光斜斜

在黄昏的窗口

游荡的心彼此窥探恰恰
他已经到了远方的城市了恰恰
那个笼罩在雾里的港湾恰恰恰
是如此意外地
见证了德性的极限恰恰
承诺和誓言如花瓶破裂
目光斜斜

在黄昏的窗口
游荡的心彼此窥探恰恰
他在上面冷淡的摆动恰恰恰
以延长所谓"时间"恰恰
我的震荡教徒
她甜蜜地说 她喜欢这个游戏恰恰恰
她喜欢极了恰恰


你正百无聊赖我正美丽


只有咒语可以解除咒语
只有秘密可以交换秘密
只有谜可以到达另一个谜
但是我忽略健康的重要性
以及等待使健康受损
以及爱使生活和谐
除了建议一起生一个小孩
我没有其他更坏的主意
你正百无聊赖
我正美丽


疲于抒情的抒情方式


4月4日天气晴一颗痘痘在鼻子上
吻过后长的
我照顾它

第二天院子里的昙花也开了

开了
迅即凋落
在鼻子上
比昙花 短
比爱情 长


鱼罐头————给朋友的婚礼


鱼躺在番茄酱里
鱼可能不大愉快
海并不知道

海太深了
海岸并不知道

这个故事是猩红色的
而且这么通俗
所以其实是关于番茄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