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迪诗选

雪迪(1957- ),原名李冰,出版的诗集有《梦呓》(1988)等。

威金人旅馆 遗忘 内部的联系 海滨城市 老歌 重复 收信人 7年 夏令时 我的家



威金人旅馆




沿着成批客轮驶离的方向,
海水象用旧的棉被

沉沉地压在缺觉者身上。
天空在散开的鱼群眼睛里

越来越亮。那座跨过盐水的桥
也跨过中年人大脑里的黑暗,

路途的黑暗,在二个精确的词之间。
独身的母亲悲哀时

就给远行的儿子写信。
孤独的水鸟沿着灯火

向更冷的地域飞翔。这个
夜晚,旅馆房间的调温器

不停止地轰鸣。号码634,
当我拿出钥匙,黑暗中

一些最优秀的人
正在我的祖国消逝。


遗忘



在六年的干旱中
望船。河流变短

在异地的迷路人
说另一种语言

与自己更近
当地的景色:

石头里的烟,晚餐时
进入一扇空墙

那时客人起身
河流在无船的地带

涨潮,与家乡更远
说另一种语言

询问归途。一群灰鸟
带着大陆的干燥

寒冷,从遗忘的水晶体
透明的,陌生的事物中飞来



内部的联系



命名在最白的雪里。
活的形式酷似
冬天的风景。蓝色的马群,

集体弯曲着脖子
在雪里熟睡。
剥芭蕉皮的孩子,

一生长得精瘦,
充满灵性、善意的孩子,
黑暗在好看的,匀称的

四肢里舞蹈。被撕开,
象在光的中心呈现的
全裸的性。和善心

美丽、湿润的女人一起,
向回卷的火。黄鼬结伙
在紧缩的野地里尖锐地叫着。

她的脸闪耀。黑夜
最小的、通灵的孩子,
独自一人时最不和谐的。

日出前返回的山鸡回忆,
野狗在小镇的暴风雪中
出没。叫雪的孤独极的

孩子,终日幻想。
在一年最暴力的一场大雪后,
看见幸福晶莹、分裂的形状。



海滨城市





打开旅馆的落地窗户,
黑云聚拢。巨型玻璃
在三里外的海涛声里翻滚。

同性恋中的海兽坚决地
穿过正在裂开的浪头。
观海的人大口呕吐着,

找不到停车位的病人
咆哮着。他们头上的太阳
象一张挤满死鱼的网。

关于苦难的回忆,象
有病的花朵在他们到达的时候
大片生长。合唱的声音

传播着病毒。侍者双手
带着走兽的臊味。
海洋博物馆管理人的脸

在整个一月里,被港口停车场
那面拧着的停车牌子盖着。
水鸟在记忆里尖叫,

我闻到腥味。当楼上的房客
凌晨6点开始在屋子里走动,
整个城市在黑暗中嘎吱嘎吱

响着。鲸鱼群喷起水柱
在吃肉的欲望中向沉睡人
梦中的栈桥游来。

我在强烈的排泄欲中醒来。
女友脸向下,在深深的睡眠中哭着。
海面上标明方向的警报器

在大雾里的尖声啸叫。
离开城市的唯一出口,那座
使我们晕眩的超量额使用的桥

在清晨的寒冷中
被抛锚的汽车死死堵塞着。



老歌




几只独脚蚊子站在增厚的雪上。
另一种语言的雪,使人在深夜的窗前

哽咽。单频道录音机在水声中
尖锐地唱着。粘呼呼的脏的童年。

客人早已离去,更冷的雪落着。
早年的生活象忘不掉的老歌。

隔着一堵墙有人在洗一堆脏碗。
墙这边是深夜。流亡的人

在零下的气温中竭力唱着。






宠坏的孩子
在想象的苦难中
生活的孩子

冬天的天空,象
一匹怀着死胎
找水的母马

记忆缓慢出血
铁成为回归线上的水
在当地人激昂的祈祷中

姐妹象一场突至的大雪
街道加工厂的铁锤砸着
突然衰老,在机场

狭长的传送带尽头
突然,回忆中
成为不断后悔,乖戾的人

祖国是做不完整的梦
权威的词,象一头黑鹰
尖喙和利爪,插进

陌生人睡眠的额
异乡的憩者,清楚地
呼吸,一动不能动

想到他,想到39年后
这场使现代城市瘫痪的大雪
想到在意念的受苦中

长大的孩子,终生
喜爱幻觉的美
在这样的性格中无家的孩子



重复



活在紧张和美丽的
当地人的爱中

迷路者的脚
在一堵旧墙里走

冬天的花园,使
独居人在睡眠中消瘦

心是一间空的作坊
当小镇里唯一的河

挤满生病的人
雪里的太阳象减肥者

一天中最爱的芒果
记忆也在怨愤中卡住了

背井离乡人看海
怀念中死鱼成群,紧紧

抱住。时间的一副内脏
在异地衰老、烂掉的过程

连诗也在毫无想象的生活中
返回黑暗。象此地

消费以外的尘土
冬天的湖,当地人

指给外来者看的湖
爱恋的人表情平静

他们密密麻麻
在明亮的冰中



收信人



比拒绝成熟的灵魂更冷。
更生硬的手,伸进我的午后。

在深交的人前谈论我的隐私,
他在一场雨里跪着。心怀

歹念的人,在我们难过的往事里
走来走去。并用小眼睛瞄住

我的女人。一股鬣狗奔跑的气味。
一场雨,比另一场雨

带来更多污染物。片刻的
坏念头,深透地伤害长年

在秩序中生活的人。


7年



在碎玻璃的碴上走路。
在不说本土语的城市里居住。

感染的脚,在自己的意志中走。
肉体后面的事物坚持着,让思想

完成。使手停在
黑暗突出的地方。语言

到达我们仍未到达的那些地方。
不断劳动。比一个精确的单词

更孤独。在本地的人群中:
比一种新的语言更坚强。


夏令时




以审美的方式
活在爱和爱打出的死结里
被人类大多数厌恶的
一种虫子,在黑暗里
从一间房子爬向另一间
房子。双层玻璃窗户
向阳的一面,在夜晚明亮
湿气中,颤动。谁在竭尽全力
放松?逼问一再活着的
含义?你放弃一切
放弃强迫地孤独地
迷惑地活在异国的努力
你在深夜中看见
那只虫子,疲倦的
固执的精神,从一片国土
到一片国土。事物的影子
在具体的房间出现
你在空荡中感受耳语
灯光渐渐变亮
你象深夜醒来的人
发觉旅行
在熟悉的不舒服的地方
放弃努力获得的
跟随一条船,穿过石堆
在有水的地方,想象
应当活成的样子
想象:太阳是一条梯子
从东方到东方
一生,怎样在日子的光亮中
一层层向上


我的家


我的家在午后一个温暖的日子结满了葡萄
我的妻子像只红色温柔的小狐狸
把他细细的手
伸入我音乐交错的胸中

窗子的玻璃上趴满蜜蜂
花朵在一个个单词里开放
我的妻空着红色的衣服跑跳着
把朝向阳光的门带得哐哐地响——

而我坐在一把古铜色的椅子里
听着远处的庭园草根吵闹的声音
听一滴水慢慢地渗进一块石头——
一只鸟,在远远的
在我的思想中啼叫


禾子制作,感谢禾子十年来搜集当代汉诗的热情,欢迎访问禾子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