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默诗选


哑默(1942- ),著有诗集《诗选》、长诗《飘散的土地》。

海鸥 家园 图案 形象


海鸥



小小的翅膀上
翻卷着大海的波浪

身子净洁
饱吸露珠、阳光

细长的尖嘴
衔来星空和汪洋

迎着潮汐呼叫啊
唤着沉默的同伴

1965


家园



蓝色的地球仪
缓缓转动的天体

人类、世界、你、我们自己

古老的传说写在羊皮上
——人类往昔的日记

海潮冲上一个古瓶
缄封着声音

史前、公元……本世纪

第一个包进襁褓的婴儿
最先享受真正的文明

给过去的写下历史
给要来的注明航标

留下了史诗,留下了童话
也留下了金字塔
——地球上的伤疤

海洋、陆地……还没有禁区

闭上一只眼睛
即失去半边天地

的确不幸
人,总被分成两部分
——一半向阳
——一半背阴

太阳、银河、河外星系……

大洲,成为历史概念
火箭,去寻找另一些空间

世界已显得不够大
何况我们小小的家

墙、铁丝网、界边……国境线

家啊,你被分成几极
长眠的覆雪层、永久冻土区
荒漠极地还是有生命
藻类、苔藓、地衣……罂粟

拾起一束早开的罂粟
给朋友、兄弟、遥远的邻居……

1977


图案



是海浪
是栅栏
是弯曲的线谱
是竹帘和铁幕

是火焰
是血滴
是燃烧的眼泪
是苦咸的海水

是被封住的嘴唇
是渊沉在海底的声音
是心房微弱的搏动
是静静地凝视着你的瞳孔

1979


形象



我垂下头,在夕阳中
浓密的白发滚动

我看见
草原和大海往一个方向收拢
星群纷纷奔回它们的发源地

水手走过的路没有足迹
只有起点和终点

被埋葬的岁月
没有坟场,没有墓碑
自己才知道它们散失在哪些地方

金字塔,长城都是庞大的现象
我不是
它们在天空划出均整而对称的线条
我不规则

我的阴影很小
尽管
我一直在伸展
它们在剥落

在它们强踞的地盘里
流荡着空虚

我听见新鲜的呼唤
我知道,自己属于年青的日子

浓密的白发
枕在丰满的胸上
仿佛又是一个起点
在荒原上
我哭了

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