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令野诗选

羊令野(1923-1994),原名黄仲琮,出版的诗集有《贝叶》(1968)、《羊令野自选集》(1979)等。


红叶赋 烟雨 竹韵 向南的窗 蔷薇啊,昂首 蝶之美学 甲子祭母亲 秋兴 无题十二行




整个夏天
你的鼓噪不休
那种重复调子
令人思虑的
不知道谁抄袭谁的语言

高枝而
饮露餐风
你的自鸣清高
却在一夜西风里
噤住了自己的一张嘴
说你是懦夫也可以
说你是哲者也可以

不过
最难熬的冬来霜雪
等你脱壳之后
顶多是个空洞的标本


红叶赋


我是裸着脉络来的
唱着最后一首秋歌的
捧出一掌血的落叶啊
我将归向我第一次萌芽的土

风为什么萧萧瑟瑟
雨为什么淅淅沥沥
如此深沉的漂泊的夜啊
欧阳修你怎么还没有赋个完呢

我还是喜欢那位宫女写的诗
御沟的水啊缓缓的流
啊小小的一叶载满爱情的船
一路低吟到你跟前


烟雨



烟雨用细腻的脚步
迈出了山迈出了丛林
迈过了小小的木桥
在你背景上蒙上
一袭乳白的轻纱
让你迈出了那水彩的画面


竹韵



萧疏的竹影
赋除了秋诗里最精致的句子
那是一首激情的月光装饰的秋歌
让向晚的风重复的朗诵
仿佛是筝
仿佛是瑟
调弄悠悠杳杳的和音


向南的窗



你把窗开向南方
南方可有山可有海
可有鸟啼或者花香
向南的窗
就是你手绘的一幅春日画
画中的你是不是也敞开了那扇心扉呢?
为我映出四季的风景


蔷薇啊,昂首



夜陷于瞳睛的仰望。
环佩揉碎一廊屐响。
而贝齿咀嚼不出那婀娜的一瞬;
时间之姿遂凝结在水晶帘上。

蔷薇啊!以你多刺的手,
握住那滚地而来的红日;
刺绣一个燃烧的早晨,
让许多鸟语朗诵。


蝶之美学



用七彩打扮生活,
在风中,我乃文身男子。
和多姿的花儿们恋爱整个春天,
我是忙碌的。

从庄子的枕边飞出,
从香扇边沿逃亡。
偶然想起我乃蛹之子;
跨过生与死的门槛,我孕育美丽的日子。

现在一切游戏都告结束。
且读逍遥篇,梦大鹏之飞翔。
而我,只是一枚标本,
在博物馆里研究我的美学。


甲子祭母亲


仿佛戎服穿成了布衣
布衣穿成了襁褓
此刻躺在六十余年前
你以细柔的亮丽的儿歌编织的摇篮里
梦就像流水回荡着一条迷茫的乡路

三月的杜鹃啼着 开着
贫瘠而荒芜的墓地上
冰雪溶泻你一生的泪水
唤不回一个人世的春天
偶而有云飞过你仰望的天空
莫非要让冷冽的风 
裁剪一袭游子来舞的缤纷彩衣

尘封的妆镜里
依稀隐现你昔日的容颜
莲花样开落着
你以仁慈的双手和一颗悲苦的心
在历史的灰烬上
刺绣着自己的肖像


秋兴


之一

昨夜裸浴在水一般凉的月光里
每一寸皮肤
可以闻及天河汩汩的流动
想必欧阳修怎么也赋不出的秋声
就和血印在红叶的脉络上

之二

昨夜未霜
为什么枫叶就醉满一地
谁来题诗 或者一帖书信
雁还迟迟南回的路上
怎样递给那远方守望的人

之三

红红的雁蹼
踏过青石板铺出的天空
款款的翅膀
总是拍发给世界最惊悸的消息
多么孤独的一个「人」字啊

之四

久久仰测雁字和天河相等的斜度
你的背影是一柄疾驰的箭镞
蓦然间刺向失落的地平线
而我只能默想那归程多么辽远
那梦魂多么深沉

之五

不知道秋意来得太章
还是我的衣衫过于单薄
该当酿些菊花酒了
重阳之后
这颗心寒得不能再寒啦

之六

夏就是这样的绝裾而去
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给你一擎残荷
待到重阳近了
夜夜来听风声雨声

之七

庄子的秋水深浅
怎样测得出一尾鱼的体温
想想莫非自得其乐
泥涂之龟
毕竟要比供奉楚庙活得自由

之八

游赤壁的东坡还未回来
少陵的归帆犹挂在三峡之上
菊花已开过几度了
阿陶你的酒钱呢
为什么痴痴的望着南山

后记:三年前,我曾步杜甫「秋兴」八首的原韵,写了七律八首,
   总觉得难惬人意。此刻秋意已浓,秋兴未减,遂以五行信笔为
   之,短得不能再短了。
   清秋该当有一番佳兴,我非宋玉,亦非少陵,无关忧伤或悲愤
   ,藉此抒我兴味而已。   ──记于七十一年十月永和居



无题十二行

第一帖

每一次走过那峭立的岩壁
你的脚音就摹临出汉魏碑意
铿锵亦如悲凉的志文
重复一则柔美的故事

水准一样清澈的
你的名字回转于那条曲巷里
仿佛三月的羽觞盛着满满的酒香
缓缓流向我的小小的书屋

忙碌的云趁着雨后张罗
吩咐那些高高低低的野树抱山而来
把我们秘藏在春意最深最浓处
祇允许月光入夜酝酿


第二帖

昨夜我的冷冽把你揉成雪
今朝你的体温把我溶为水
究竟想用雪还是水
酿一尊清得澈骨的春酒

等所有的花都开了
等所有的鸟都啼过
剩下一座无声无色的空山
能否赶上一片闲云共住

就让酒还给水
  水还给雪
  雪还给云
云和我们还给天地


第三帖

尽管河床还躺在春雨的梦里
你的弦上汨汨而来的流水
已经漫过了
我心中隐隐飞桥

偶然窥见
掠起的雪裳云裾

缥缈间山水的腰身
远远横陈那最熟悉的背影

若果一星如月
引领陌生的天路走去
该当闻及云的疲倦的脚音
落向岑寂的银河两岸


第四帖

背后一片峭壁飞来
面前一泓清流静止
谁用金属的回声喊你
把你的影子暗中引渡

引渡中的影子
是一袭浮沉的云裳
它的名字
腐蚀在未定的方向

也许霜冷之后
必然雪白
而影子渐渐隐入地平线
而回声淹没了远方潮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