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鹰诗选


枕木 河里的鳄鱼 深夜的雨 痛苦之歌 深夜火车 有一个人 小雨 大街上的鲸鱼 无聊 滚石 有一个陌生人跟着我 一个雨夜 记忆 我渴望遇见一个陌生人 乐器 等待


枕木


火车一次次在深夜中隆隆驶过
楼房和窗子战栗一样抖动

白天里我曾走近铁道边
在一列火车开过之后,我注意到那些
仍震颤不停的枕木

2000/3/9


河里的鳄鱼


我这么长时间在河边徘徊
就是为了等待
一条鳄鱼的出现?

它突然出现在河面上
张开密布牙齿的嘴
快速地游过来……

我还在惊恐中
它已经慢慢地潜入枯瘦的河水
不见了……

每一条河里都有一条鳄鱼
每一条河里的鳄鱼都等待得太久了
我喜欢它们的突然出现
喜欢它们带给我的突然的惊恐!

2000/8/7


深夜的雨


一场下在深夜的雨
仿佛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所见
为了让睡梦中的人翻身
却不让他醒来

一辆雨中驶过的汽车
就是为了掩盖雨声
为了让我们不间断的呓语
像涎水流出嘴角……

有那么一刻钟
雨,像一阵黑暗中的乱石在敲击
一面旧鼓
随后箭一样射穿了鼓面

一场雨不敲响我的门
却送来了一个女人马路上的骂声
一个女人终于在雨中破口大骂
如果可能,我愿爱上这个深夜的女人

2000/8/8


痛苦之歌


让我爱上痛苦
让我爱上自己的痛苦
让痛苦像陌生人
每天准时送到的一份礼物

让我爱上旧的痛苦
同时爱上新的痛苦
让痛苦每一天都是陌生的
因而痛苦每一天都是新的

让痛苦像女人
让我厌倦又让我留恋
让我把痛苦赶开
赶开后我又把痛苦找回

让痛苦像一群蚂蚁
我的心就是它们进进出出的洞穴
让痛苦像脖子上的绳索
让我最后吐出哑巴的舌头

1999.12.4


深夜火车

深夜的旷野
两列火车一闪而过的瞬间
我看见对面火车上
那个站在车门旁抽烟的人

夜色中
他也肯定看见了我
他和我有同一张脸
同一种脸上的表情

1999.3.13


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
他知道我
他搜寻着
我的消息

有一个人
如果他知道我的地址
他将马上动身
来找我

有一个人
我知道他
我搜寻着
他的消息

有一个人
如果我知道他的地址
我将马上动身
去找他

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
他正在路上
向我靠近

1998.1.8


小 雨


一场小雨不能叫雨
一场不停下着的小雨
仅仅为了证明不是雨

一场小雨仅仅淋着了雨伞
一场小雨如流行歌曲一样矫情
一场小雨连两个恋人也没有淋湿

一场小雨不要期待它浇瞎深夜的路灯
一场小雨不要期待它惊醒冷漠的树木
一场小雨仅仅为了无聊

一场小雨不能冲开哑巴的喉咙
一场小雨让聋子的耳朵依然失聪
一场小雨丧失了可能的冲动

一场小雨对一个人的痛苦是轻慢
一场小雨仅仅为了证明不是雨
一场小雨却没有雨的声音

1999.11.12


大街上的鲸鱼


大街上鲸鱼
不速之客,陌生的闯入者
出现在大街上
为了引起一阵喋喋不休的议论?

大街上的鲸鱼
长五十米,重二十吨
让我们驻足,让我们围观
让我们吃惊?

大街上的鲸鱼
让我们吃惊!
它怎么出现在大街上
我们如何把它弄走

大街上的鲸鱼
让我们束手无策!
这不速之客,这陌生的闯入者
让我们震颤又踌躇

2000.2.25


无 聊


一个独自留在房间里的人
仍然可能是一个无聊的人
正如拥向洗头房的人
那被无聊折磨着的一伙

在隔壁房间里
会有一个同样无聊的人
在千里之外
有同样的一伙正在去洗头房的路上

如果你敲开陌生人的门
他会告诉你他的无聊
如果你抓起电话
电话中将传来被无聊折磨着的诉说

我也是房间里
被无聊折磨着的一个
脱口说出了无聊
并说出了无聊让我们不可救药

2000.3.11


滚 石


一块滚石
猝然滚动在瓦顶
沉闷 持续
仍让我暗暗吃惊

仿佛危险的暗示
仿佛为了让我听到
它的滚动
一个雨夜

一块滚石
我宁愿相信它一直在那儿
而不是飞落瓦顶
我宁愿相信它一直在滚动

只是我不愿听见它
一块滚石
我已经承认了它
为何仍让我暗暗吃惊

我不能让自己喜欢做的停下
就让一块滚石危险地滚动吧
就让我忘记一块滚石
危险地滚动吧

就让我在愿意听见它时
听见它
就让我在不愿意听见它时
听不见它

1997.10.29


有一个陌生人跟着我


有一个陌生人跟着我
当我回头
他躲在了树后
当我走上另一条街
他开始拐过街角

有一个陌生人跟着我
当我在火车的窗边坐下
他就在另一节相邻的车厢里
当我乘上长途汽车
他就是那个压低帽子挡住脸的人

有一个陌生人跟着我
他跟着我出门
他跟着我回家
一个陌生人,我预感到
他将给我带来厄运!

2000/11/17


一个雨夜


一个聋子的耳朵
有可能被一场雨恢复
一个雨夜
我们彻底丧失听力
不再激动,惊奇

一个哑巴有可能
对一场雨脱口而出
一个雨夜
我们沉默,拒绝
我们是否已经厌倦

一个雨夜
冰凉的唇梦呓般
——雨夜,第一次……
眼睛像黑暗中的雨点
明亮地一闪即熄

1996.6.13


记 忆


我们走下铁轨
我们都嗅到了
青草的诱惑气息
一片灌木林,潮湿,新鲜

一列火车轰响着
仿佛从我们的身体上碾过
我们都感到了震颤
夏夜中惊恐的脸

1996.6.9


我渴望遇见一个陌生人


今天,我有一千个欲望
今天,一千个欲望中
我有一个最迫切的欲望
我渴望遇见一个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我渴望遇见他
像他渴望遇见我
我们交谈,但我们只是说出了
对方要说的话

1997.



多少鸟回到夜晚
不同的树枝之上相同的鸟
高处和低处的鸟
厌倦了飞翔却进入了回忆?

多少树木回到夜晚的树林
不同树木的相同的树林
每一根枝条都在白天弯曲过
都在夜晚期待着恢复?

仍然会有树木走出树林
仍然会有鸟从黎明前的树林中飞起
就像命运中仍然会有奇迹降临
那时旷野上的道路尚不为我们所见

1990/6/22


乐 器


黑暗中
我听见有人喊出
“失败的人生”
我赶紧抓起身边的乐器

一件乐器
被我弹奏了一千遍
还将被我弹奏一万遍
不论在白天还是夜晚

一件乐器
我拒绝说出它的秘密
它使一切退远
使欢乐真实,具体

和你们的区别在于
我一生牢牢抓住了一件乐器
而你们没有
甚至永远不能看

1991


等 待


如果一只夜晚的鸟
突然撞响我们的窗

我是第一个
喊出鸟的名字的人

1991.


感谢作者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