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维廉诗选

叶维廉(1937- ),出版的诗集有《三十年诗》、《留不住的航渡》等。在比较文学方面有突出贡献。

赋格 松鸟的传说 更漏子 听渔 人生


赋格(Fugue)


  其一


北风,我还能忍受这一年吗
冷街上、墙上,烦忧摇窗而至
带来边城的故事; 呵气无常的大地
草木的耐性,山岩的沉默,投下了
胡马的长嘶,烽火扰乱了
凌驾知识的事物,雪的洁白
教堂与皇宫的宏丽,神只的丑事
穿梭於时代之间,歌曰:
                      月将升

                      日将没

快,快,不要在阳光下散步,你忘记了
龙 的神谕吗?只怕再从西轩的
梧桐落下这些高耸的建筑之中,昨日
我在河畔,在激激水声
            冥冥蒲苇之旁似乎还遇见

群鸦喙衔一个漂浮的生命:
                        往那儿去了?

北风带著狗吠弯过陋巷
诗人都已死去,狐仙再现
独眼的人还在吗?
北风狂号著,冷街上,尘埃中我依稀
认出这是驰向故国的公车
几筵和温酒以高傲的姿态
邀我仰观群星:花的杂感
与神话的企图——
              我们且看风景去



  其二


我的手脚交叉撞击著,在马车的
狂奔中,树枝支撑著一个冬天的肉体
在狂奔中,大火烧炙著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荫道融和著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一排茅房和飞鸟的交情围拥
我引向高天的孤独,我追逐边疆的
夜祷和毡墙内的狂欢节日,一个海滩
一只小猫,黄梅雨和羊齿丛的野烟
那是在落霜的季节,自从我有力的双手
抚摸过一张神圣的脸之後
                      他站起来

模仿古代的先知:
                以十二支推之

                        应验矣

                        应验矣

我来等你,带你再见唐虞夏商周


大地满载著浮沉的回忆
我们是世界最大的典籍
我们是亘广原野的子孙
我们是高峻山岳的巨灵
大地满载著浮沉的回忆
荧惑星出现,盘桓於我们花园的天顶上
有人披发行歌:
                予欲望鲁兮

                龟山蔽之
                手无斧柯
                奈龟山何
薰和的南风
解愠的南风
阜民财的南风
                孟冬时分
                耳语的时分

                病的时分
大火烧炙著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荫道融和著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我们对盆景而饮,折苇成笛
吹一节逃亡之歌


  其三

君不见有人为後代子孙
                  追寻人类的原身吗?

君不见有人从突降的瀑布
                  追寻山石之赋吗?

君不见有人在银枪摇响中
                  追寻郊 之礼吗?

对著江枫堤柳与诗魄的风和酒
远远有峭壁的语言,海洋的幽阔
和天空的高深。於是我们忆起:
一个泉源变作池沼
    或渗入植物
    或渗入人类
    不在乎真实
    不在乎玄默
我们只管走下石阶吧,季候风
不在这秒钟;天灾早已过去
我们来推断一个事故:仙桃与欲望
谁弄坏了天庭的道德,无聊
或谈谈白鼠传奇性的魔力……
        究竟在土断川分的
绝崖上,在睥睨梁 的石城上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我们游过
千花万树,远水近湾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我们一再经历

四声对仗之巧、平仄音韵之妙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走上争先恐後的公车,停在街头
左顾右盼,等一只蝴蝶
等一个无上的先知,等一个英豪
骑马走过——
                    多少脸孔

                    多少名字

为群树与建筑所嘲弄
                    良朋幽邈

                    搔首延伫

夜 洒下一阵爽神的雨

1960


松鸟的传说


  一


前行是雪
再前行也是雪
雪雪雪
一片挥刀不入的迷茫啊
我曝晒了太多南方太阳的翅翼
测不出寒冷的气流
游离的方向。
白刺刺的冰晶的光里
温炙的时间
不明来历的兵刃的相错
汹涌的大河的泛滥
彷佛都没入
不辨色泽的浑然里。
我如何
能把记忆中的五岳和潇湘
配入这线路不明的地图上?
况且,况且
我的翅翼已凝霜
逐渐的逐渐的
加重
教我如何
可以
拍动
下沉的
空气


挥刀不入的
迷茫
追寻

凝结在
冰雪的时间里的
孤松?


  二

一只冻寂的鸟
一棵凝结的松
万壑沉寂
鸟鸣裹在冰雪的春心里
松涛伏在记忆的果核中

1976


更漏子


高压电的马达寂然
围墙外
一株尘树
无声地
落著很轻很轻的白花

深夜
加工区
空得


吹入巨大的铜管里


骇然涌出
惊醒
单身宿舍阁楼上的
一群灰鸽子


滴咕
滴咕

水塔上
若 断若续的
滴  漏

1971


听渔 

  
和王维鸟鸣涧
「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

平展的
闲寂:
水面上
云影
点隐点现
如花瓣
无声

在冥沉沉的
黑夜里
夜 静
天 空
无人

无人

残灯
一一
灭去
没有线

没有边

深、广
高、厚
都一样
无法量度

在这黑色的零里
突然
从山的子宫里
跃出
一点
一块
一半
一整圆的
光辉的

惊起
山峰
惊起
岛屿
惊起
渔船
一片
有板有眼的
渔鼓

一些催逼
一些飞腾
好一片
横展的
生机

1980


人生


秋深了


形消骨立

一叶一叶的
病历
如舍不得丢弃的记忆
堆滞在角落
积尘
褪色

高爽的蓝空里
只见一只黑鸟
一闪而过


选自红叶诗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