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舟诗选


灯,黎明的点灯人所唱 谣曲


灯,黎明的点灯人所唱




抚上半截断木,像托住我的半截人生
在烛火尚未点燃之前
双手讴歌,只会使灰尘飘落

灰尘飘落啊,只会使
新鲜的枝条疼痛叫喊
一只蝴蝶压碎了花朵

让黎明早早生还
让嘴唇一再失血
让众鸟环绕远离三月的水面
在星空坠落之前,请求
把我安放在向阳的山坡
那里有世纪的大火和空虚的杯盏

双手如注——-
旧日的恩情击碎双眼
两片荷叶包紧我,一病多年

埋葬半截,单薄的嘴唇
剖开维多利亚漫长的夜晚
入夜的小舟,哪里是海的灯盏?

像一驾马车带来深处的消息
我有五个时辰和一块火石

半截的人生啊,抚上火焰
仰头看是什么——-
看见星空坠落,光明短暂



我同样是这黑暗城堡的陌生人     
等待是一个陌生人——-黑夜的女儿——-
我已把城门推开
我也把街灯点亮
发光的蛇,是我脊背上
握住时辰的王

夜行的牧师 偶然的月光
两个病人抬走一张空床 
如同一群圣歌中的鸟,碰见
冬天的干雷
我敲打自己的头骨

倾听秘密的脚步——-黑夜的女儿——-
一个世纪的情人
我无力躲避自己 

无力触摸这盲目的透明
长街在上
象保罗走进矿区那样

只是一捧灰烬
只是一捧灰烬洒在地上
我热爱所以我在行

浪荡的女人沾满草屑
她微笑:"点灯人, 你好!"   
一粒灯花中我看见的幻象



没有方向,没有四季和四季
的杀伐。 我坐在一根房梁上。

我坐在北方的采石场
我是马槽中一个歌唱的帝王

梦见太阳的一双大手
捆住光芒

或者一只淋漓的心脏
被魔鬼围困中央

旧书中的武士呵——-
请把我照亮

舌尖是干旱,光明是极点
割下头颅接住灯碗

因此一只夜鸟
驮负受难的漂木

半截的漂木,短命的嘴唇
在火中重现:

请黎明早早生还
请歌手劈开大海

黑暗呵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

疼在手中
疼在四面八方



太阳击瞎我
这个天生的哑子

所以加冕的钟声,午夜扶灵之人
两道河水割破我的唇

——-我知道但我绝不说出口

怀揣五个时辰和一块火石
到此刻荡然无存

滚滚消逝的人呵
这就是致命的爱情取走我
——-恰如一支老歌中所唱


谣曲


最小的舌头——
也取不走蜜蜂的甜

最小的手指——
也打不开水的火焰

风吹草低的是谁?
大麦饱满的是谁?

最小的耳朵——
也拢不住风的诺言

最小的嗓子——
也吐不尽哑子的怀念

心哪!是哪一只夜晚开花的心
拿走了我一生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