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诗选

伊沙(1966- ),出版的诗集有《饿死诗人》(1994)、《野种之歌》(1999)。

饿死诗人 结结巴巴 聊斋 车过黄河 梅花:一首失败的抒情诗 儿子的孤独 在精神病院等人 《等待戈多》 适得其所 卡通片 教子有方 中国底层 鳄鱼和老水手 导言 20世纪的开始 城市的陷阱 参观记 动物园 俗人在世 感恩的酒鬼 空白 性爱教育 情敌与爱情 观球记 原则 鸽子 告慰田间先生


饿死诗人



那样轻松的 你们
开始复述农业
耕作的事宜以及
春来秋去
挥汗如雨 收获麦子
你们以为麦粒就是你们
为女人迸溅的泪滴吗
麦芒就像你们贴在腮帮上的
猪鬃般柔软吗
你们拥挤在流浪之路的那一年
北方的麦子自个儿长大了
它们挥舞着一弯弯
阳光之镰
割断麦杆 自己的脖子
割断与土地最后的联系
成全了你们
诗人们已经吃饱了
一望无边的麦田
在他们腹中香气弥漫
城市中最伟大的懒汉
做了诗歌中光荣的农夫
麦子 以阳光和雨水的名义
我呼吁:饿死他们
狗日的诗人
首先饿死我
一个用墨水污染土地的帮凶
一个艺术世界的杂种


结结巴巴



结结巴巴我的嘴
二二二等残废
咬不住我狂狂狂奔的思维
还有我的腿

你们四处流流流淌的口水
散着霉味
我我我的肺
多么劳累

我要突突突围
你们莫莫莫名其妙
的节奏
急待突围

我我我的
我的机枪点点点射般
的语言
充满快慰

结结巴巴我的命
我的命里没没没有鬼
你们瞧瞧瞧我
一脸无所谓


聊斋



夜间苦读
真盼来一女鬼
老子寂寞
给我安慰
宽衣解带
打洗脚水
恩恩爱爱
一夜酣睡
要吸我的血
您就吸吧
要吃我的心
您就吃吧
亲爱的鬼儿
快快来吧
耐心的等
心诚则灵
今宵十二点
飘来一张
鬼脸 女的
面容娇好
身材窈窕
长裙曳地
还会说话
音色迷人
——先生 什么
也不要您的
只要您
照价付费
多多关照


车过黄河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我 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作眉檐
眺望 象个伟人
至少象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帐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功夫
黄河已经流远


梅花:一首失败的抒情诗


我也操着娘娘腔
写一首抒情诗啊
就写那冬天不要命的梅花吧

想象力不发达
就得学会观察
裹紧大衣到户外
我发现:梅花开在树上
丑陋不堪的老树
没法入诗 那么
诗人的梅
全开在空中
怀着深深的疑虑
闷头向前走
其实我也是装模作样
此诗已写到该升华的关头
象所有不要脸的诗人那样
我伸出了一只手

梅花 梅花
啐我一脸梅毒


儿子的孤独



半岁的儿子
第一次在大立柜的镜中看见自己
以为是另一个人

一个和他一样高的小个儿
站在他对面
这番景象叫我乐了 仿佛
我有两个儿子——孪生的哥俩
“天伦”的兄弟是“地伦”

两个小人儿一起跳舞
同声咿呀 然后
伸出各自的小手
相互抚摸、击掌
像是一言为定

我儿子的孤独
普天下独生子的孤独
差不多就是全人类的孤独


在精神病院等人



坐在精神病院
草坪前的一把长椅上
我等人

我是陪一个朋友来的
他进了那幢白楼
去探视他的朋友

我等他
周围是几个斑马似的病人
他们各自为政

在干着什么
我有点儿发虚
沉不住气

我也得干点儿什么啊
以向他们表明
我无意脱离群众 不是一小撮


《等待戈多》



实验剧团的
小剧场

正在上演
《等待戈多》

左等右等
戈多不来

知道他不在
没人真在等

有人开始犯困
可就在这时

在《等待戈多》的尾声
有人冲上了台

出乎了“出乎意料”
实在令人振奋

此来者不善
乃剧场看门老头儿的傻公子

拦都拦不住
窜至舞台中央

喊着叔叔
哭着要糖

“戈多来了!”
全体起立热烈鼓掌


适得其所


台风已至
十二级的台风
慈悲为怀

在这座城里
只带走一个人
披头散发的那人
整日在城的边缘游走

他一直渴望
灵魂被别的事物
震撼

这下成了


卡通片


鸭子唐纳游过河去
他吃喝 性爱 恶作剧
鼠朋狗友满天下
对敌人充满仇恨
一只正义的
人性的鸭子
使人长出翅膀
鸭子唐纳游过河去
去和一只母鸭幽会
这才是生活
这才是生活
使我们大乐
并且想飞
从前我们也看过卡通片
三个和尚为一桶水
推推搡搡的
真没有意思啊

[1990]


教子有方


我依照我八位朋友的模样
打制了八个木偶玩具
供我的儿子玩耍
让他觉得:一开始
这个世界是好玩的

第二步:我教他辩认敌人

[1994]


中国底层


辫子应约来到工棚
他说:“小保你有烟抽了?”

那盒烟也是偷来的
和棚顶上一把六四式手枪

小保在床上坐着
他的腿在干这件活儿逃跑时摔断了

小保想卖了那枪
然后去医院把自己的腿接上

辫子坚决不让
“小保,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小保哭了
越哭越凶:“看我可怜的!”

他说:“我都两天没吃饭了
你忍心让我腿一直断着?”

辫子也哭了
他一抹眼泪:“看咱可怜的!”

辫子决定帮助小保卖枪
经他介绍把枪卖给一个姓董的

以上所述的是震惊全国的
西安12.1枪杀大案的开始

这样的夜晚别人都关心大案
我只关心辫子和小保

这些来自中国底层无望的孩子
让我这人民的诗人受不了


鳄鱼和老水手


在六月的四川
眉山宾馆的饭局上
正在和谁嘻嘻哈哈的朱文
像个孩子的似的
经常会变脸的朱文
突然发现
韩东和于坚都穿海魂衫
如今已不多见
像老水手
而我和他的T恤
尽管颜色不同
但都是鳄鱼牌
这是鳄鱼和老水手
同在一桌的晚餐


导言


“诸位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
有很多机会把你们等待
尤其是在这座著名的旅游城市”

在日语系某班的课堂上
我的开场白只能这样

“假如你面对的是三七年或四二年
我们的城市会到处飘着太阳旗
会有更多的机会等着你们”

我瞧着下面迷惘的女生
和男生架着圆眼镜的小白脸

“生存还是毁灭
事情不那么简单
诸位离汉奸只有一步之远


20世纪的开始


一只孩子的
冻皴的
小手
将一块
老旧的
金壳怀表
置于当铺的
桌面
在大雪纷飞的
冬天午夜
三秒钟后
它被拿走
被一只
瘦骨嶙峋的
大手

那精确的怀表
指针转眼
跳过的
三秒钟
这个过程
是一个结束
和一个开始


城市的陷阱


城市的陷阱
仅仅是一些
下水道的井盖
被揭开了 不见了
据说是被偷了去
当作废铁卖掉

城市的陷阱
出了人命
使另一些人
无端负伤
落下残疾

使一个人
在失足跌落
仰卧井底之后
看见了罕有的
城市的天空
他喃喃地说
“是圆的”

没错
这个人
是位诗人


参观记


我以标准的迈步
参观某人的故居
步履沉重、缓慢
流连忘返

故居的主人
自然是个伟人
他住过的窝
因而是伟大的

我在书桌前站了一分钟
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
发现伟人使过的毛笔
不是旧物而是新的

在一只破旧的沙发上
我坐了两分钟
那种感觉不错
我尽量摆出伟人的谱
惹得导游小姐不悦

最后
在伟人的床前
我浪费了过多的时间
十分钟或者还要多
这是一张宽阔的双人床
令我浮想联翩
想到了不该想的景象


动物园


我有十八年未到过动物园了
再次光临此处
是在我有了孩子之后
我要带他去看看
这个世界不光有人
在虎山 我看到的
已不是十八年前的那一只
那一只是这一只的老娘
死于十年前的夏天
这没什么
我的儿子只需知道
它是老虎就可以了
后来他"呜"的一声
我儿子"哇"的一声
我只好抱着他逃窜
去看梅花鹿
因为我手中
一把青草的逗弄
鹿把其嘴脸
凑到铁栏边
这一次
无畏的儿子抱住了鹿头
并把他的小手指头
恶狠狠地抠进了鹿的双眸


俗人在世


那些早晨
随着汹涌的车流
我骑在上班途中
每一次经过电视塔时
我都埋猛蹬
而不敢滞留、仰望
那高高的瘦塔
悬挂着我的秘密
曾经在一个梦中
我被钉在塔顶
呈现着耶稣受难的
全部姿态和表情
太高了
没人看得清楚
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实在是一种痛苦
我是个不敢成为上帝的俗人
仅仅梦见


感恩的酒鬼


一个酒鬼
在呕吐 在城市
傍晚的霞光中呕吐
在护城河的一座桥上
大吐不止 那模样
像是放声歌唱
他吐出了他吃下的
还吐出了他的胆汁
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驻足 目击了这一幕
忽然非常感动
我想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
对生活的感恩方式


空白


在一座大厦的墙上
有不小的一片空白

那是在西安城的北郊
面朝机场的方向

以前我从未意识到
这是一片空白

我意识到了
是在它被涂满之后

被一幅红色广告
"西安,您的可口可乐来了!"

为什么不是一幅画儿呢
占领这城市的一面墙

商人比艺术家
更早地想到这一点

并填补了这片空白的事实
叫我无地自容

从此再也不以下流的口吻
来谈论可能是肮脏的商业


性爱教育


那是我们不多的
出门旅行中的一次
九年前 在青岛
那是属于爱情的夏天
海滩上的砂器和字迹
小饭馆里的鲜贝
非常便宜 记得
我们是住在一所
学校晨 在夏季
它临时改成了旅店
那是我们共同的
爱看电影的夏天
一个晚上 我们
在录像厅里
坐到了天亮
一部介绍鱼类的片子
吸引了我们
使我们感到
震惊无比
那种鱼叫三文鱼
一种以一次
酣畅淋漓的交媾
为生命终结的
美艳之鱼
九年了
我们没有记住
它的美丽
只是难以忘记
这种残酷的结局


情敌与爱情


两个情敌在谈判
因为相隔太远
我听不清楚
他们说些什么

两个情敌在谈判
谈了很长时间
我只知道后来
他们握手言和
成为朋友
还坐在一块喝酒

我只知道
他们最终
达成了一项协议
谁也别碰
那惟一的女人
将其送上山
送到尼姑庵


观球记


那一天
我在西安
陕西国力队的主场
作为五万名观众之一
作为一名秘密的
不敢声张的诗人
我怔怔地望着
那一片长方形的绿荫
和站在旁边
一位头发花白
穿吊带裤的巴西教练
傻傻地想
我的成功
肯定没有一名主教练
的成功更大
那么
我的失败
也只能比他的失败更小
呼!想到此
我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举起双拳
跟着全场吼起来
吼的是
"换裁判!"


原则


我身上携带着精神、信仰、灵魂
思想、欲望、怪癖、邪念、狐臭
它们寄生于我身体的家
我必须平等对待我的每一位客人


鸽子


在我平视的远景里
一只白色的鸽子
穿过冲天大火
继续在飞
飞成一只黑鸟
也许只是它的影子
它的灵魂
在飞 也许灰烬
也会保持鸽子的形状
依旧高飞


告慰田间先生


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
从电子游戏机上传来
穿过客厅门廊抵达我的书房
伴随人声 那是我的妻儿
在相携作战
相互掩护着
面对他们共同的敌人
后来枪声减弱至一半
那是我的妻子起身去了厨房
因为到了做晚饭的时间
儿子留在客厅里
守在游戏机前
孤身作战
一人难对四敌
他在请求增援
他的呼唤
穿过客厅门廊抵达我的书房
像是动员:父亲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
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